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58章:相識的呼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58章:相識的呼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個身上穿著極為簡單的女人,從屋子裡衝了出來!

李漢生一看這個女人,趕緊的就向著這個女人跑了出去:“老婆,這是怎麼回事啊?!”

整個鬼城裡的其他女人,都被吊在了樹上,但是隻有這個女人是脫離了這顆巨大的海棠樹,像是個人那般長出了雙腿,瑟瑟發抖的看著我們麵前這棵巨大的海棠,嚇得渾身哆嗦。

“快走,快走!”

“你帶了生人進來,再不走就要被雨樓王母懲罰了!”

“冇事,彆怕,老婆,我帶高人進來,就是為了收拾這雨樓王母,帶你和女兒出去的!”

剛纔還嫌自己老婆不夠漂亮的李漢生,此時在他老婆麵前,表現的倒是很有擋當。

八千海棠樹上的仙光還在不斷地外擴,巨大的樹冠遮天蔽日!

那一點點的仙光,像是螢火蟲那般,不斷的往我們的身體裡鑽。

隨著仙光進入我們的身體,我的思維就像是逐漸一點點的被抽空那般,讓我們幾個人的神情都開始恍惚。

在這恍惚之中,我的意識裡似乎出現了一個潔白的身影,正在一片廣闊蒼白的天際之間略過。

這身影纖瘦修長,頭帶碧玉流仙冠,裙紗翩翩,並且在我這恍惚的意識中,我看著他的時候,他也在天空之中轉過一張雪白小臉看向我。

一顆細小見我尤憐的淚痣,輕點在他的眼瞼之上。

我看著這顆淚痣,心裡反應過來,這不是隱青淵嗎?

可是我從來就冇看過隱青淵這身打扮,此時的他看起來嬌弱,卻又貴不可攀,像極了那種活在九重天外的高高上神!

隨著仙光不斷的侵入我的身體,這一眼的對視,讓我心裡眼裡,隻有隱青淵的這雙眼睛。

隱青淵此時還緊緊的握著我的手,我彷彿聽見他在喊我的名字,但是又不確定,仙光在不斷的侵蝕我的意識!

隱青淵轉頭看了我一眼,立馬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伸手幻化出一把雪白色的古琴,橫架在他的麵前,五指往琴絃上轉手一撥!

一陣清脆卻攻擊力十足的琴音,化成一道氣波,瞬間就從琴麵上向著八千海棠樹飛速盪漾而去!

氣波所到之處,仙光破碎,我麵前恍惚的幻象,也隨著這些仙光破碎。

再看向我麵前的隱青淵時,隻見他仍然是一頭為了方便在我們人間活動,而打理的精緻的短髮,一身休閒的黑色西裝,腳下踩著的,也是一雙價值不菲的皮鞋。

“宮時旭,你保護小嫵和李漢生上樓,我來對付這雨樓王母!”

隱青淵平時看起來文文弱弱的,但是在這關鍵時刻,他真的是半點都不含糊!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到他現在身上瀰漫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好!”

宮時旭領命,帶著我和李漢生和他妻子向著樓上跑上去。

跑上樓之後,才發現李漢生的女兒,此時正躲在門後麵,看見她爸爸媽媽從樓下上來了,一邊哭著一邊就往李漢生和他老婆懷裡撲。

窗外光芒閃耀,琴音四起!

我和宮時旭趕緊的向著窗邊走過去,觀察窗外的戰況。

隻見隱青淵懸空在我們樓前的半空中,雙手的十紙輕輕撥動琴絃。

那一聲聲嬌弱看似如絲線般易碎的琴音,不斷的向著八千海棠樹上瀰漫過去,整棵海棠樹在這種輕柔的琴音下不斷的晃動樹枝上的花朵,而花朵中心的花蕊女人,則像是毒蛇吐信那般,不斷的從花朵裡探出雙手,齜牙咧嘴的看著隱青淵。

八千海棠樹不同於其他的邪祟怪物,直接拚武力就可以。

此時隱青淵對付這樹的方法,像極了這樹攻擊彆人的方法,不斷的用琴音麻醉對方,然後乘勢一擊!

李漢生和他老婆也向著我們身邊走了過來,和我一起蹲在窗邊,看著外麵。

雖然得到了丈夫的安慰,但是這女人看起來依舊十分的擔心,目不轉睛的盯著隱青淵的每一個動作,似乎隻要隱青淵稍有敗退,她就要趕緊跑路!

“為什麼其他的女人都變成了那棵八千海棠樹的花蕊,你和你的女兒卻好好的?”

宮時旭一邊注視著窗外,一邊詢問就蹲在他身邊的女人。

女人轉頭看了宮時旭一眼,眼神怯生生的,不過還是結結巴巴的回答宮時旭:“我已經結果了,從樹上掉落下來了,所以就不用回去了。”

開花結果?

結果就是已經生兒育女了的意思嗎?

李漢生也蹲在我身邊,大概是怕我不懂,於是再跟我和宮時旭解釋道:“我老婆以前跟我說,這雨樓王母,原本是地上的一棵海棠樹,因為花開的很漂亮,就被天上的神仙帶上去栽在天上供仙人觀賞。”

“天上的靈氣充沛,但是天規戒律森嚴,不準繁育後代。可是這棵海棠樹畢竟本質是凡體,在天上修煉出了靈性之後,卻還保留著凡物的心性,隻想開花結果,這在天上隻開花不讓結果,它也難受啊!”

“於是發動攻擊,把天上它所能殘害的樹木,都給殘害了,這才被打入凡間。”

“可是它來凡間之後,為什麼要找男人來為它授種?它不是一棵樹嗎?”

我真是一臉的疑惑。

“它已經有八千年修為,甚至是已經有了人身,已經算不上是一棵普通的樹了。”

宮時旭回答我。

“凡間的蜂蝶已經不能夠再為它授粉,人是萬靈之長,它隻有和人結合,才能生出下一代。”

“怪不得小說裡那些女妖精都喜歡找男人,原來同類已經滿足不了她們了。”

李漢生在我旁邊猥瑣的說了一句。

琴聲依舊輕緩,但是李漢生他老婆還是滿麵的緊張,嘴裡不斷的小聲唸叨:“來了來了,來了來了……”

隨著李漢生他老婆不斷的說來了,整棵芙蓉樹就像是已經準備好了大招那般,每朵花裡的女人忽然一齊對著隱青淵,發出一陣淒厲的尖叫!

“啊……!”

聲音如刀片,在不斷的沖毀鬼城所有的房屋,割破我們的耳膜!

在我們的閣樓倒塌之中,我趕緊的捂住耳朵,但是還是被這分貝極高的聲音衝的耳朵裡有溫熱的血液滾滾流出!

這聲音帶著神力,殺傷力太大了,導致我被壓在閣樓的廢墟之下,卻半點都感覺不到疼,宮時旭則趴在我的身上護著我,他耳朵裡也流出了猩紅的鮮血!

這個聲波還在繼續,那些花朵裡的女人像是根本就不知道疲倦那般,不斷的在花朵裡起舞尖叫,欲要將隱青淵打敗,欲要將一切沖毀。

可這時的隱青淵,實在是讓我歎爲觀止!

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有瞭如此強大的法力。

麵對對麵在天上修煉了八千年的海棠樹,對方的攻擊,對隱青淵半點影響都冇有,最大的影響無非就是微微吹亂了他一些頭髮!

在數萬句尖叫聲中,隱青淵輕輕撥動琴絃,隨即再猛地雙手往前一彈,一道更為厲害的氣浪向著整棵海棠樹發出的尖叫對衝過去!

……

朵朵花瓣遇到這氣浪,瞬間枯萎,花蕊裡麵的女子,馬上腐爛。

氣浪以鋪天蓋地之勢,席捲整棵海棠樹。

一陣巨大的悲鳴,從大樹的樹乾之中,傳了出來!

“成功了!”

李漢生從我身後的廢墟堆裡爬了出來,高興的連拍手掌,興奮的就要原地跳舞了!

他老婆也慢慢的從土堆裡爬出來,望著不斷在枯萎的巨大樹冠,流著眼淚,露出了笑容。

而隻有我看著隱青淵的背影,還有那已經戰敗的海棠樹。

隱青淵這麼強大到甚至能輕而易舉的就把神樹殺死的法力,究竟是怎麼來的?

海棠神樹再次悲鳴!

無數根鬚從地地底裡抽離出來,又向著我的方向卷湧過來!

宮時旭趕緊的擋在了我身前,拿出他的玉扇防禦這些樹根。

但是我看著這些不斷的向我靠近的樹根,又聽著這大樹的咆哮,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這海棠樹的悲鳴,是在叫我。

從我一進這鬼城看見那個像我的女人開始,這棵原本隻想吸引男人的海棠樹,目標就好像變成了我。

這棵樹不再對男人的執迷,那些花朵裡的女人,不斷的對我獻媚,甚至現在它被隱青淵所傷,還要用儘最後一絲餘力,將樹根從泥土之中拔起,為的隻是想靠近我。

會不會是這海棠樹,和我有什麼關聯?

在那些樹根就要湧到我的身前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了那些樹根在靠近我時,動作變慢,扭動也變得十分溫柔。

就像是巨獸在遇到自己的親人時忽然收了自己的利爪尖牙,慢慢滾向我的腳邊。

我伸手想去觸摸我麵前的這些樹根,隻是在我的手即將要碰到樹根的時候,隱青淵手中的琴絃再次一動,一道更為強大的法力,再次向著樹乾猛地攻擊了過去!

整棵樹的樹乾被隱青淵的法力攔腰切斷,那即將要觸碰到我的樹根,忽然停下了再向我前進的動作。

八千海棠樹,轟然倒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