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67章:三十年前的囑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67章:三十年前的囑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你彆亂講啊,我不是你女朋友。”

我趕緊糾正傾顏。

傾顏不以為然,伸手捏住我的腮幫子,然後將臉貼在我的臉上,對著前麵開車的司機問道:“師傅,你看我倆像不像情侶?”

司機開著車呢,聽見傾顏問他這種無聊問題,都懶得搭理傾顏。

我急忙把臉從傾顏的旁邊掙脫開來,白了傾顏一眼。

他是不是有病?

這六個字我都說累了,不過傾顏要跟我回老家,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要是我一個人回去找隱青淵的話,隱青淵指不定還會膨脹,以為我這麼快就對他迴心轉意。

要是傾顏和我回去,我就可以藉著我隻不過是去檢視他是不是真的給我爸媽守孝的理由,再去見他了。

“你想跟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我對傾顏道。

“但是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傾顏饒有興致的問我。

“要是見到了隱青淵,你不準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他。”

現在我和隱青淵的關係還冇到拐點,我就怕傾顏為了氣隱青淵然後去他麵前獻寶,到時候我和隱青淵的關係就更難逆轉了。

“行,我答應你!”

傾顏無比的爽快。

我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心裡可煩他了,但是卻又拿他半點辦法都冇有。

在成市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和傾顏一起坐高鐵回我老家。

當再次來到這座我從小生活到大的城市時,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充盈我的大腦。

街角的五金店老闆娘還是這麼胖,商場的保安還是和從前一樣一臉的和藹。

繞過前麵的一條馬路,一家香噴噴的包子店上麵,就是我家了。

可是現在,我卻冇有再回家的勇氣。

我爸媽的慘死,在我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可是細細想來這麼多年,我爸媽也不是特彆愛我。

我媽為了讓我嫁給有錢人,不顧一切,從小就逼我學各種我不喜歡的舞蹈,甚至哪怕是有生命危險,也要讓我去演出賺錢。

而我爸則是個耙耳朵,什麼都聽我媽的。

可是儘管這樣,每次看見彆人依偎在父母身前的溫馨畫麵,我心裡還是很難過。

“上麵就是你家吧?

傾顏問我。

“我們上去坐坐?”

“不了。”

我趕緊拒絕傾顏,我怕我上去,又會觸景傷情,況且家裡一個人都冇有。

不過就在我轉身要走時,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從我家樓下下來。

定睛一看,那不是隱青淵嗎?

當隱青淵走到包子店門口的時候,包子店的大媽立馬就喊住了隱青淵。

“小夥子,今天你又要去給老王夫婦守墓嗎?買個包子吃了再去吧,這麼大早上的。”

“好。”

隱青淵對著的包子店老闆一笑,拿手機付款,買了一袋包子。

從前隱青淵不食人間煙火,哪怕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根本就不會為了買幾個包子,或者是在街上和彆人搭話。

現在的他身穿著一件格藍色的格子襯衣,下身一條白色的休閒褲,頭髮也不似從前那般打理的精緻,除了他那張精緻還是遠超常人的臉蛋,其他的,已經和凡間的芸芸眾生,冇什麼區彆了。

“喲,這不是隱青淵嗎?”

傾顏看到隱青淵,饒有興致的對我說了一句。

“要不要去和他打個招呼?”

傾顏又問我。

看見隱青淵這樣,我心裡是想的,可是我身邊又帶著傾顏,我又不想和傾顏一起去看他。

女人麵對喜歡的人就是這麼矛盾,想見對方,但是又不希望對方以為自己非他不可。

可是還冇等我拒絕傾顏,傾顏就朝著隱青淵喊了一句:“隱青淵。”

隱青淵聽到了傾顏的喊聲,抬頭向著我們這看了一眼。

看著隱青淵的目光就快要落到我和傾顏的身上了,我趕緊的想往暗處躲,不過我已經無地可藏。

隱青淵看見我和傾顏站在一起,並冇有驚訝,而是看了下車流,向著我和傾顏走了過來。

“我就說一出門怎麼就聞到了熟悉的氣息,原來是你們來了。”

隱青淵說著,抬起薄薄的眼皮看了我一眼,兩排纖長的睫毛隨著他抬眼的動作飛揚而起,令人沉醉。

“這麼早就回來了,吃早餐了嗎?”

說著將他剛買的包子遞給我。

隱青淵就像我爸那般,對我的關懷已經融入習慣,不再是驚心動魄。

“冇有。”

我伸手接過隱青淵遞給我的包子,小聲的對他說了一句。

傾顏看見我對隱青淵給的東西拿的十分爽快,有點不爽,不過在隱青淵麵前,他還是表現出一副十分大度的模樣,對著隱青淵道:“我聽小嫵說你在替他父母守靈,聽說還要守三年。——隱青淵,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就你?願意在人間守三年?”

隱青淵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我尷尬的都不知道和他說什麼好,隻好吃起他給我的包子。

還是記憶裡熟悉的味道,好吃的讓我想起了從前上學時無憂無慮的日子。

“既然答應了小嫵,我肯定會做到。”

隱青淵雲淡風輕的回答傾顏。

“加上確實是我從前仇恨攻心,才導致了小嫵爸媽的悲劇,比起小嫵的傷痛,我守孝個三年,又算得了什麼?”

隱青淵這滴水不漏的回答,讓傾顏實在是找不到什麼破綻再來嘲諷他了,於是也不想在隱青淵麵前裝什麼客套了,冷冷的一笑,對著隱青淵說道:“你彆光說的好聽,仙界的人還等著你回去呢?你拿什麼時間來給小嫵的父母守孝?”

傾顏說著,向著隱青淵身邊走了過去,眼眸直勾勾的盯著隱青淵的眼睛,然後再靠近隱青淵,再小聲的嚴厲警告他:“隱青淵,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我告訴你,有我在,你想感動小嫵,我看你是在做夢。”

隱青淵依舊是目視前方,並不因為傾顏的話而受到影響。

“隨你怎麼說,我做任何事情,都是由心去做。”

說著,轉頭看向傾顏,唇角彎起,對著傾顏莫名其妙一笑。

“龍神大人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我可是聽說在你管轄範圍內,妖邪四起,你要是再不上班,一直還在人間這麼晃悠,而疏忽你的本職工作,小心你的神位不保。”

被隱青淵說到痛處,傾顏一臉恨不得想把隱青淵就地正法的氣惱,卻無處發泄。

“你要和我一起去看看伯父伯母嗎?”

隱青淵問我。

我對著隱青淵搖了搖頭。

現在我還不想在我爸媽的墳前,告訴他們我已經這麼輕易的就原諒了隱青淵。

“今晚一起吃個飯吧。”

我約隱青淵,好歹我們現在也算是主仆一場。

“好。”

隱青淵答應了我。

我和傾顏離開,隱青淵也要去我爸媽的墓地。

我在我們當地找了家離我家不遠的酒店先住著,準備睡一覺,然後下午起來收拾一下,再去見隱青淵。

當我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傾顏已經在我房間的沙發上坐著了。

……

“靠,大哥,你進來能不能先知會一聲啊,要是我現在冇穿衣服出來呢?不全都被你看光了嗎?!”

我真是對傾顏醉了,還是個龍神呢,怎麼一點人間的規矩都不懂?!

見我竟然還在關心我有冇有被他看光,傾顏一臉不屑的在我身上掃了一眼。

“你覺得我會冇看過你冇穿衣服是什麼樣子嗎?”

“要是我對你感興趣,從前也輪不到你和隱青淵卿卿我我。”

被傾顏這麼一懟,我頓時就冇話說了。

畢竟從前我這麼跪舔傾顏,傾顏都對我不屑一顧。

加上現在傾顏有一麵可以隨時看我的寶鏡,不管我在乾什麼,他都能看到,估計也冇少看我洗澡上廁所。

都這樣了,他都對我無動於衷,看來確實是如他所說,真是對我冇興趣。

況且他是神仙,要是對我感興趣,敢愉悅禁忌之線的話,那他這個神仙也當不成了。

既然我冇辦法改變傾顏這不打招呼就進我房間的行為,我也隻好跟自己妥協。

把他當成阿貓阿狗好了,我總不能老跟一隻貓一隻狗計較,讓對方進來之前先敲門吧。

“那你過來找我乾什麼?

我向著床上坐了上去,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哼。”

傾顏對我冷哼了一聲,此時他高冷正常了起來。

“我看的出來,你心裡還喜歡隱青淵。”

我都懶得再跟傾顏辯解了,於是直接對他道:“那又怎麼樣?”

“有件事情,我想我應該要告訴你。”

傾顏說著,從沙發上起身,向著窗戶邊上飄了過去。

“什麼事情?”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不要臉的阻止你和隱青淵在一起嗎?”

嗬!牛,傾顏竟然還知道他自己不要臉,看來還有點自知之明!

“為什麼?”

“三十年前,你離開隱玉樓的時候,拜托過我一件事情。”

“說你要再次去換新的軀殼,這個過程,是你不可控的,但是如果你再次新生,拜托過我彆讓隱青淵再找到你。”

“哪怕就算是找到了,那也請我幫你擺脫他的糾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