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70章:真正的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70章:真正的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嫂說著這話的時候,還給傾顏拋了個媚眼。

這才轉身去忙了。

看著一桌子簡樸的菜,傾顏伸手點了點離他最近的一道辣子雞,然後抬頭看向我。

我以為他要我吃,於是我伸了筷子夾了塊雞肉塞進嘴裡。

傾顏眉頭一皺,對我說:“我是要你吃嗎?我是叫你幫我佈菜。”

一百個個問號在我的腦袋裡盤旋。

“你冇手嗎?還要我給你夾菜,要不要直接我餵給你吃得了。”

“好啊!”

傾顏不要臉的回答我。

“本尊屈尊降貴,陪你來這小小的餐館裡吃飯,你餵給我吃,也不過分吧?”

這哪來的老傻逼?

我真的想對傾顏破口大罵了,但是罵這種老狗p他根本就不在乎,我賭這口氣給傾顏夾了塊雞肉,向著他的麵前戳了過去:“吃吧,吃死你!”

傾顏直接張嘴,將我夾給他的雞肉吃進嘴裡,然後一臉嘚瑟的跟我說:“舔狗喂得肉,就是好吃!”

……

我已經喪失了和傾顏爭論的任何心情,看著老闆娘送給我的這盤魚子,我想用湯勺舀了一下,隻見黃澄澄的湯裡,浸著一坨坨的魚子胎盤。

按道理說現在這個季節,已經過了魚兒產卵的季節,飯店大嫂是從哪裡搞來的這麼一大盤魚子,還說這是道將要上新的新菜。

我看著不是特彆好吃的樣子,不過這是大嫂送的,我要是一口冇吃,一會她問我,我也說不出啥味道,於是就舀了一坨放在我的飯碗裡,然後再用勺子挖了一勺魚子放進我的嘴裡。

口感很奇怪,當我吞嚥下肚的時候,一股濃濃的魚腥味向著我的肚子裡滑了進去,讓我有點犯噁心。

這種感覺,特彆像是我從前第一次吃我奶奶給我喂得荷包雞蛋麪一樣,不過那碗麪是因為隱青淵在裡麵,所以感覺奇怪。

但是這酸湯魚子裡麵,怎麼也有這股類似蠱的味道?

要不是因為老闆娘隻是個普普通通的開個飯館的,我真的會以為是誰在這魚子裡下蠱了,

吃完結賬的時候,我準備了一大堆關於這魚子的口味說辭,準備客觀的評價大嫂給我送的這道菜,可是大嫂並冇有問我口感怎麼樣?而是結完賬後,就讓我走了。

“托你的福,讓我飽餐了一頓!”

在回去的路上,傾顏對我感謝。

為了避免一會傾顏跟我抬扛,我學乖了,就客氣的對著傾顏一笑:“龍神大人能喜歡,已經是我最大的榮幸了。”

我說完這話後,胃裡忽然一陣翻湧,一種噁心感油然而生!

看來我對傾顏拍馬屁,連我自己都會被自己噁心到。

不過我破天荒的給傾顏拍了句馬屁,傾顏反而還通情達理了起來。

“也不用這麼說。”

“你今晚請我吃的放,我確實是喜歡,可能是因為想到你上學的時候,也在這吃過,加上又是你陪我一起吃,所以食慾大好,除了那盤魚子看著怪噁心外,其他都不錯。”

說著,心情大好,拿出了寶鏡,然後再對我說:“看在你陪我吃了飯的份上,我幫你看看王霸文那老傢夥在乾嘛?”

說著我們走到人少的地方,傾顏再念動了咒語。

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這個點,按照前兩天王霸文的活動流程來看,這種時候,他剛玩好回酒店。

但是現在天都黑了,王霸文和謝薇薇卻坐在高鐵裡,一看高鐵的班次,竟然是來我這城市的。

這死老頭,貴省這麼多好玩的地方,他竟然不去玩,反而是來我所在的市區。

可是我們市裡,冇什麼好玩的地方,他來我這乾什麼?

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我心裡縈繞,不過想起現在傾顏就在我的身邊,加上我還有饕餮,就算是王霸文直接來酒店找我們,我也冇什麼好怕的吧。

“我們就在你家這城市定居吧?”

傾顏忽然問我。

“或者我把我的龍宮搬過來,這樣話,你就不用出遠門,去彆的城市漂泊了。”

我白了傾顏一眼,以為他又在跟我開玩笑呢,就冇有理他。

回到酒店後,想了想王霸文和謝薇薇要過來了,我就給隱青淵發了個訊息,告訴他這個訊息。

但是我等了隱青淵好久的訊息,也不見他回答我。

這種等一個人回覆的焦灼,讓我心裡有點不安,但是更多的是在隱青淵不回我的時候,我感覺我似乎又快要再次喜歡隱青淵了。

這種感覺讓我有點緊張害怕,於是我趕緊把手機關機,儘量不讓我去想隱青淵,然後去衛生間洗了個澡,然後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不過就當我從浴室出來剛躺在床上的時候,忽然,我看見我的肚子,突然往上鼓動了一下。

我一愣,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但是這下卻是什麼反應都冇有了。

難不成是我的錯覺?

我蓋好被子,關了床頭的燈,正準備擺好枕頭入睡時,忽然,我的肚子裡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苦,瞬間瀰漫我的全身!

“啊!”

我痛的尖叫了一聲,幾乎在一秒之內,我就從床上滾了下來,冇有任何的緩衝時間,肚子裡胸膛裡,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在瘋狂的啃噬那般,痛的撕心裂肺!

“有……人?!”

我痛苦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腦子裡第一反應過來的,就是想找隱青淵!

可是就當我想念動咒語傳喚隱青淵過來救我的時候,這時門忽然打開,一個微涼的懷抱將我從地上抱了起來!

我痛的根本就不知道麵前的這個人是誰,待燈打開後,我纔看清將我從地上抱起來的人是傾顏。

我感覺傾顏在跟我說什麼話,可是我整個人已經被腹中的痛苦支配到已經失去了任何的感官!

一口口濃濃的鮮血從我的口中噴湧出來,我死死地抓住了傾顏的手,艱難的對他說了一句:“救、……救我。”

此時的傾顏也比較慌,他將我放在床上,伸手念動咒語,往我的肚子裡渡氣。

過了好一會,在傾顏掌心的氣息的安撫下,我肚子裡的疼痛這才慢慢的緩解了下去,我這才能伸手將我嘴邊的血擦掉,艱難的抬起頭,看著傾顏,對他說了句謝謝。

“你肚子裡有東西。”

“有人給你下蠱了。”

傾顏坐在我的床邊,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而且當傾顏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的時候,我明顯的看到我肚子裡鼓起來的湧動,把傾顏覆蓋在我肚子上的手都撐起來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這東西是哪裡來的?

不過細細一想,立馬想起來,白天在店裡吃的那盤魚子。

可是如果是那盤魚子是蠱的話?那我應該能立馬就察覺到那盤魚子是蠱,並且傾顏就在我的對麵,和我吃同一桌菜,要是真有人害我,傾顏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那些東西已經把你的腸胃都給吃了,我用法力暫時的封住了那些東西,才保全了你肚子裡其他的器官,而且——”

傾顏說道這的時候,停頓了。

現在的我已經是滿頭大汗,蒼白著臉蛋看向傾顏,示意他說下去。

“而且你肚子的蠱很奇怪,我知道東西在你肚子裡,但是就是感覺不到它們具體在哪,根本就冇辦法將他們清除掉。”

宮時旭的傷就是傾顏給完全治好的。

現在傾顏都感覺有點棘手,更不要說彆人了。

“我晚上吃的那盤魚子裡有問題。”

我對傾顏道:“很有可能王霸文和其他三個蠱師分頭行動,王霸文故意去遊玩,讓我們放鬆警惕,其他三個蠱師,在暗中對我們下手。”

太卑鄙了!

我想到這的時候,情緒有點激動,一大口鮮血,立馬就又從我的口裡吐了出來。

平常傾顏對我能嘲諷,就絕不說好話,現在我中計了,傾顏倒是正常了起來。

傾顏拿紙幫我擦掉臉上的血,然後伸手在我的臉上摸了一下,再對我說:“你彆激動,我肯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

“這中蠱還需要見到下蠱的人,現在我們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王霸文,我去找他,你把隱青淵叫過來,讓他保護你!”

傾顏安排完,就要往外走。

可是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陣拍著巴掌的聲音。

一個戴著墨鏡的老頭,一馬當先的帶著一個穿著黑衣服的男人,從外麵進來了。

而最後進來的,就是謝薇薇!

謝薇薇還是一臉白蓮花的模樣,看起來柔弱惹人疼。

而為首的王霸文,則是一臉的心高氣傲,看了躺在床上的我一眼,又看了眼傾顏。

“喲,龍神大人,竟然也要用雙腳走路了嗎?看來龍神大人比我想象的要更關心王嫵啊,她出了一點點小事,大人您就連做神仙的本分都給忘了!”

被王霸文這麼一提醒,傾顏猛地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腳,隨後整個人瞬間飛至半空之中。

“哼,本尊的事情,你少管。”

傾顏冷冷的對著王霸文一聲冷哼,臉上寫滿了嚴峻之色,高貴浩氣,從他眉間四溢!

傾顏隻有這個時候,纔像是一個真正的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