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73章:我還冇死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73章:我還冇死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是,可是神仙不是不能和凡人發生這種禁忌嗎?不然是要開除仙籍的。”

我問無序,畢竟就在前幾天,隱青淵還拿這件事情攻擊過傾顏。

他一直以為傾顏喜歡我,所以纔會拿這個話題逼走傾顏。

“確實要開除仙籍。”

無序話鋒一轉:“可是越衡仙君是整個仙界的統領者,他要是開除仙籍了,手下的那些神仙該怎麼辦?”

“而且我這個隻是在外麵聽來的小道訊息,也不知道準不準確。”

“不過千年前越衡仙君開始閉關之後,就一直都冇有出現過,他要是在的話,估計也不會讓這種小道訊息傳開,畢竟人間的人喜歡吃瓜,仙界的仙也喜歡吃瓜,當事人不在,就隨便編咯!”

說的也是。隻不過麵對無序,我還有一個更為奇怪的問題,就是他到底是什麼身份?看起來就像是個普普通通的當代宅男,可是他卻連越衡天上的小道訊息都能打聽的到,這可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做到的。

“你這些訊息,都是從哪裡聽來的?”我好奇的問無序。

“啊?”

無序看了我一眼,然後伸手“啪嘰!”一下打在我的手背上,對我說道:“我這也是千年前路過仙界,無意聽見仙界兩個守門的說的。”

“千年前你就路過仙界大門,那你到底活了多少歲?”

我現在對無序充滿了疑問,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個不修邊幅的男人,竟然在這個世界上活了一千多年?

而且他剛纔對傾顏說傾顏出生的時候,他就可能在了,傾顏起碼也有兩千多年的修為,那這無序,到底在世間活了多久?

談到這個問題,無序又撓了撓腦瓜子,一臉懵逼的對我道:“這個問題,我該怎麼回答你呢。”

說著把從頭髮裡撓出來的頭皮屑,往床邊一彈。

我噁心的看了他一眼:“你能不能注意點個人衛生?!”

“哎,我們都是老朋友了,還講究啥個人形象啊!”

無序雙腿一盤,繼續跟我聊道:“你知道穿越嗎?你聽過生化人嗎?”

“這不是廢話嗎?”我白了一眼無序,這兩個名詞,電影裡都不知道演了多少遍。

隻是這生化人,和穿越,兩者之間能有什麼聯絡?

“如果我告訴你我是未來世界的科學家研究出來的一個生化人,也是一個時空商人,你會不會覺得的我在扯淡?”

我上下打量了一眼無序,感覺他這屁放的可真大。

畢竟現在的科技有限,而且如果他是未來科學研究出來的非人類,可以隨便穿梭在各個時空裡,那他那個時代的科技,火星都有了地球人的移民了吧。

“你的話,我要保持七分的懷疑,畢竟你這事,怎麼聽怎麼不靠譜,你不會是科幻電影看多了,產生幻覺了吧?”

我吐槽無序,畢竟他這不著調的模樣,也不是冇這個可能!

“哎,我就知道你不信,畢竟我說出來,連我自己都不信。”

無序也冇打算讓我信,繼續對我道:“不過我能隨意的來往不同的時空,這倒是真的,而且我什麼工作都接,就好比你從前要我幫你保管的髮簪,對你來說,時間已經過去幾十上百年,而對我來說,不過就是兩三個小時前你交代我的事情。”

“那你能幫我把口信捎回到剛纔我中蠱之前嗎?”我問無序。

“能啊。”無序爽快的回答我。

“但是你要把你最重要的東西給我,我們這叫交易。

擦,剛纔無序說他是個時空商人,我還不信,現在我倒是信了,要他幫忙,就必須支付其他的東西作為回報,這就是一門生意。

現在隱青淵還在我的肚子裡幫我清除魚蠱,我也隻好再對

“最重要的東西?比如?”

說到這個,無序就來了興致,從我床上起身。

“比如你的壽命、你的隱玉樓、你所有的蠱,或者是你的聲音。”

“我收費是按照時間跨度的長短來收費的,前段時間,我剛做了筆買賣,跨度一年,收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不過你這要我把口信帶到中午的時候,這跨度也不過半天的時間。”

無序說著,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比劃了一下:“這麼短的時間,就收你半條手臂就好了。”

……

我趕緊的就把我的手從無序的手裡抽了出來。

“那從前隱玉要你幫她把金簪給我的時候,她用什麼和你交換的?”

畢竟這麼長的跨度,隱玉要將簪子給我,應該也要付出挺大的代價。

“不用啊!”

無序雙手一攤。

“隱玉是我的第一個顧客,第一個顧客免單啦!”

“加上我和隱玉是好朋友,第一單就算是送給她了。”

“那我也是隱玉,你就再幫我免個單唄?!”

“那不行,我不允許我的朋友在我這受到傷害,我和你之間,是不可能會有生意往來的。”

看來這無序對朋友,還真夠義氣。

我和無序聊得也差不多了,無序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安慰我道:“放心吧,隱青淵已經將大部分的魚蠱都在你的肚子裡剷除了,估計還有十來分鐘,他就可以從你的肚子裡出來了。”

說著望向門外:“我這朋友也見了,這龍神怎麼還不進來?我可急著要去拉屎了。”

…………。

一百個無語在我的心頭徘徊。

這時門開了,

無序以為是傾顏回來了,高興的就向著門邊跑過去,不過一到門邊,看見進來的人後,臉上確實露出了一臉奇怪的神色。

“你是誰?”

“你又是誰?”

宮時旭手裡提著吃的,揹著書包,從外麵進來,看見我躺在床上,於是趕緊的將他的書包放下,向著我跑過來,一把就匍匐到我的床邊,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語氣裡帶著哽咽的問我:“主人你怎麼這樣了?!是王霸文把你害成這樣子了嗎?”

“傾顏人呢?”

無序問宮時旭:“剛你上樓的時候,看見傾顏了嗎?”

宮時旭紅著眼睛,轉頭回答無序:“剛纔龍宮的人的來找他,他先回龍宮了,讓我先上來照顧主人,有事情的話,一定要找他。”

“靠,原來他已經走了!”

無序捂著屁股,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急急忙忙的對我道:“隱玉,我實在是憋不住了,我要走了,後會有期!”

說罷,趕緊的跑出了房門。

剛纔宮時旭問我是不是王霸文把我害成這樣,我還冇有回答他。

現在宮時旭又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問我是說:“主人,是不是王霸文把你害成這樣的?”

看著宮時旭通紅的眼睛,我怕告訴他他真的會立馬就去找王霸文報仇!

現在王霸文身邊有三個門主在幫他。

如果宮時旭現在這麼冒然的過去找他的話,肯定就是去送死的。

“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一會就冇事了。”

我安慰宮時旭,伸手摸了摸肚子,也不知道隱青淵現在怎麼樣了?

宮時旭看著我,眼淚掉了下來,最後把臉埋在了我的被子上,低聲啜泣了起來。

我伸手摸了摸宮時旭的頭髮,叫他不要難過了,我馬上就會冇事了。

宮時旭不再說話,隻是低聲哭。

我知道為什麼宮時旭會哭,一是心疼我,二是王霸文和他的恩怨,他還冇解開,曾經以為的慈父,隻不過是把他當成一個殺戮工具,而他卻依舊天真的以為王霸文是愛他。

這種被最親愛的人背叛的痛苦,冇人比我和宮時旭更瞭解。

我無法再和宮時旭說什麼,隻能等他自己好好消化,自己慢慢走出來。

畢竟傷痛就像是一場感冒,不管你吃不吃藥,都得要七八天才能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的五臟六腑,徹底的不痛了。

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隱青淵還冇從我的肚子裡出來,並且我肚子裡的動靜也越來越小了。

我擔心隱青淵在我肚子裡跟那些魚蠱對戰,會不會傷到他自己?

於是我伸手不斷的摸我的小腹,可是小腹下已經一片平靜。

隻有在我胃部的地方,還在輕微的顫動,似乎是隱青淵在我的肚子裡在迴應我的擔憂。

見我著急,加上飯點的時間也到了,宮時旭終於從我懷裡抬起頭來。

一雙眼睛哭的也有些發腫。

“主人,你先在這好好休息,我去給你買點吃的和洗換的衣服回來。”

“嗯。”

我應了句宮時旭,然後叮囑他在外麵的時候小心點,畢竟王霸文還在,這種時候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妙。

宮時旭對我點了點頭,出去了。

屋子裡靜悄悄的,我再伸著滿手都是血的手,再次摸向我是胃部。

這萬年的烏鱧蠱,隱青淵不過才修煉一千年,這實力上的懸殊,我真怕隱青淵進我的腹腔之後,就再也出不來了。

“隱青淵、隱青淵……”

我喃喃的喊了幾句隱青淵的名字,想到如果隱青淵真的為了救我而死在我肚子裡了怎麼辦?

眼淚開始控製不住的一顆顆掉落了下來。

就在我即將啜泣的時候,一條小黑蛇出現在了我的胸口,緊隨著小黑蛇變成了人的模樣,壓在了我的身上!

一頭柔順的雲發,鋪灑在我的臉上。

隻見隱青淵蒼白著一張小臉趴在我的懷裡,他看見我哭了,很自然的伸出拇指擦了擦我眼睛裡的淚,用極為虛弱的聲音對我道:

“哭什麼哭,我還冇死呢。”

話一說完,隱青淵胸口忽然猛地一起伏,隱青淵他趕緊的將臉轉向床邊,鮮血就像是斷開了水管那般,鮮血瞬間就從他的口中洶湧了出來!

流在地上,染紅了厚厚的地毯,在地攤上擴成了一個巨大的死亡圖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