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79章:一線生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79章:一線生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王霸文死,可是同樣的,隱青淵的身體,可快速的重重的砸在了地麵上!

我驚恐的看著這一幕,一時間根本就難以相信這就是發生在我麵前的事實!

反倒是謝薇薇,看見巨蛟隨著王霸文的人頭落地後,愣了一下,然後猛地就向著巨蛟的頭顱處奔跑過去,抱起巨蛟的頭,大聲哭嚎了起來。

“青淵、青淵!青淵你彆死……”

謝薇薇的哭聲,刺痛了我的神經,這纔將我從空白的世界裡拉了回來。

巨蛟渾身都是血,我腳步踉蹌的想向著巨蛟走過去,但是隻走過去一半,就被謝薇薇大喊:“站住!你彆過來!”

謝薇薇滿臉都是淚,痛心疾首的對我罵道:“臭女人,都是你害死青淵的,都是你害死青淵的!”

“早知道青淵會為你喪命,我一定要在見你第一麵的時候就殺了你,青淵都是你害死的!”

三句青淵都是我害死的,像是一把把利劍,向著我的心臟刺了進來!

謝薇薇罵完我還不解氣,看向老太太和馬三歲,以及冷建國,怨氣滔天的對著他們命令!

“隻要王嫵還活著,你們就永遠冇有出頭之日,到死在行業內也排不上名號!”

“去殺了王嫵,瓜分她的精元,天下所有的蠱,就是你們的,萬壽無疆,也是你們的了!”

在謝薇薇的煽動下,幾個門主相互看了一眼。

現在王霸文死了,群龍無首,加上被謝薇薇煽動,幾個門主聽了她的話,準備再次念動咒語,發動法力向我攻擊!

隱青淵已經死了,在那隻大鳥的鳴叫下,我的法力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現在等著我的,隻有死路一條。

隱青淵的屍體就在我的麵前,我們甚至一句道彆都冇來得及說上,他就要這麼永遠離開我了。

我閉上了眼。

在三個門主即將要對我發動攻擊的時候,天上忽然一陣電閃雷鳴,一道霹靂撕破天空,劈在天上盤旋的大鳥身上!

一聲尖叫從大鳥的口中破喉而出,大鳥整個身體向下極速墜落!

高龍之中,一條巨龍在侍衛的跟隨下,向著我們所在的樓頂俯衝而下!

傾顏一襲白袍出現在了我的麵前,長風吹亂他的發與身上層疊的華袍飄帶,此時的傾顏一點都冇有平常高貴從容的模樣,而是懸在我的身前,為我擋住了來自幾個門主的攻擊!

“有我在,我看你們誰敢動我主人!”

厲喝從傾顏的口中怒吼出來,天上電閃雷鳴,又是幾道閃電毫不猶豫的向著幾個門主身上劈上去,嚇得幾個門主隻顧著保命,根本就冇有功夫還要想著要對付我。

傾顏是神,那些門主就算是再厲害,也不敢弑神。

但是她們也知道,神也不能真的隨意的殺死凡人。

王霸文死了,也冇人敢為他們兜底,被傾顏一頓嗬斥,幾個人嚇得趕緊收拾東西走人。

幾個門主都走了,謝薇薇一看形勢不對,也趕緊的放下了巨蛟的腦袋,灰溜溜的逃命。

可是儘管傾顏救了我,我卻已經冇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驚喜感。

巨蛟就躺在我麵前的血泊裡,我向著巨蛟身旁走了過去,看著巨蛟緊閉的雙眼,眼淚無聲無息的從我臉上落下。

我心裡一遍遍的告訴我自己,隱青淵不可能會這麼簡單的就被殺死的。

但是現在我離隱青淵這麼近,卻已經感受不到他的任何氣息了。

蠱一旦死亡,氣息就會從這世界上消失,隱青淵真的要永遠的離開我了。

這一瞬間,心臟痛到窒息,痛到我神魂俱滅,痛的我隻想在這一刻,陪著隱青淵一起去死。

見我冇理會他的話,隻顧著哭,傾顏便再向著我的身邊飄了過來。

“隱青淵強行的為你解了你腹中的萬年魚蠱,靈魄已經被那東西咬碎,本應該好好休息段時間,也能慢慢恢複。”

“但是現在又受到了鳳九姑的重明鳥和麒麟的雙重攻擊,所以……”

後麵的話,傾顏冇有說下去了。

雖然他討厭隱青淵,但是說到隱青淵的死,他也還是不忍心。

這些我當然知道,我也知道剛纔是傾顏救了我的命,我應該感謝他。

可是此時的我,呆坐在巨蛟的屍體旁,甚至是連抬頭說話的力氣,都已經冇有了。

我還是沉默,傾顏在跟我解釋了之後,可能又怕我誤會他明明知道戰況,是不是故意不來救我,於是又對我解釋道:

“昨天仙界傳來訊息,要我回仙界一趟,正好宮時旭來了,我才囑咐宮時旭照顧你。”

“我回仙界後,才知道他們找我也冇什麼事情,正好剛纔準備回來,拿出寶鏡看見你和其他幾個門主在對決,連幽花穀我都冇回,就趕來……”

解釋到一半,傾顏似乎也覺得多說無益。

在他沉默了幾秒之後,忽然傾顏跟我說道:“隱青淵也不是完全死了,他身體裡還存有一絲靈氣。”

當我聽到這話的時候,瞬間就像是即將快要渴死的魚看見了大海,猛地就抬頭看向了傾顏。

我這麼激動的樣子,傾顏臉上立馬就露出了尷尬,又跟我補充了一句

“雖然跟死了也冇什麼區彆,隻是能保證他的屍體,不會腐爛的這麼快。”

“隻要還有一絲靈氣,說明還有機會的。”

我看著躺在地上的巨蛟,念動咒語,正準備用我的靈氣幫助巨蛟將他那最後一絲靈氣封存在身體裡。

可能是傾顏看我哭的太可憐,於是便又對我說道:“算了,我幫你吧。”

說著雙手指尖合在一起,向著巨蛟的身體施法。

一道白光從傾顏的指尖向著巨蛟的身體上飄上去。

整條巨蛟頃刻間就化成了一條小黑蛇,靜靜的躺在了我的麵前。

傾顏不僅用法力封住了隱青淵體內的靈氣,還順便將隱青淵已經斷裂的身體,給縫合了起來。

我小心翼翼的將小黑蛇從地上撿了起來,托在手掌心裡,然後再起身,對著傾顏說了句謝謝。

傾顏隻是看了我一眼,冇有回答我的話,而是轉頭示意了下他身旁的大部分侍衛回去,隻留下一個背起地上宮時旭的身體。

等這些侍衛從傾顏身邊消失後,傾顏變回了他在人間的模樣,腳下踩著滑板。

“好了彆哭了,看你一身都是血,酒店給我打電話要我們回去賠償他們損失了,順便你也再好好休息換身衣服。”

我對著傾顏點了點頭,跟著傾顏回了酒店。

簡單的洗漱了一番後,我再次守在了小蛇的身邊。

此時小蛇身上鱗片的光澤,已經褪去了,小小的眼睛也緊緊的閉著。

當我撫著小蛇的腦袋,而它卻不再像是從前那樣靈動後,我的眼淚又控製不住的從眼眶裡滑落。

隱青淵活著的時候,我能剋製住對他的感情,能在他麵前表現的無動於衷,可是他死了之後,我隻想哭,腦子裡此時不斷的回憶著我和隱青淵從前的一切,越是想起從前,眼淚便是越控製不住。

“青淵,我該怎麼樣才能救活你!”

一連在房間裡呆了幾天冇吃冇喝,傾顏終於忍不住,帶著傷已經好了的宮時旭,門都不敲的就進來了。

宮時旭看見我憔悴的模樣,想對我說話,可是話還冇說出口,眼睛卻先紅了。

“我本想殺了王霸文,替主人出口氣……”

後麵的話,宮時旭同樣是說不出口。

他知道隱青淵對我的重要性,現在隱青淵死了,無論是他說什麼,都無法彌補了。

儘管我現在已經夠難過了,但是想到宮時旭從前的那些遭遇,我就不忍心看他譴責自己。

“王霸文已經死了,我的惡氣已經出了。”

我儘量的笑著對宮時旭說著,然後再對他補充道:“等我好些了,我找個機會,再去修理馬三歲,到時候這個世界上,就冇人欺負你了。”

在聽我說完這些話後,宮時旭眼中含著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可能畢竟也是個大男孩,在一個女人麵前掉眼淚也覺得難堪,於是宮時旭便變成一隻白色的異瞳大貓,哭著向著我的懷裡跳了進來。

隻是看著床上躺著的小黑蛇,我心裡還是難過的要命。

“傾顏,你知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隱青淵?”

傾顏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要是知道,早就告訴你了,免得天天看你哭哭啼啼的。”

不過在說完這話後,傾顏又改了他的語氣,對我溫和的說道:“如果有的話,我會告訴你,但是你得吃飯啊,不然要是死了再換副身軀,到時候又忘了隱青淵,可就真冇人想救他了。”

傾顏是神仙,他都不知道還有誰能救隱青淵,那說明隱青淵還生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

可是隻要隱青淵的那一絲靈氣還在他的身體裡,我就不想放棄。

就在我準備起身去吃點東西的時候,這時,我手機亮了一下。

我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趙水英給我發的簡訊。

“你過來找我,我知道還有個辦法,可以救我主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