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83章:辱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83章:辱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晚隱青淵,有些粗暴,而且我總感覺,不是從前的那種感覺。

儘管我提醒了隱青淵,他確實也乖乖的對我溫柔了起來,可是那種感覺就是不對。

難不成是因為隱青淵的身體被劈斷過,加上又是死後重生,所以就和之前不一樣?

和心愛之人在一塊,做什麼都是快樂的,我也冇有在意。

一夜暴雨梨花,像是封困已久的洶湧大河開閘,勢不可擋……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腦海裡再次湧現意識的時候,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向著我身邊的隱青淵抱過去,將臉埋在他的懷裡。

這種真實的抱感,讓我心裡無比踏實。

不過現在當我抱著隱青淵的時候,忽然才發現隱青淵身上的氣息不對,我睜開眼睛,看向我抱著的這個人。

隻見當我看到的是另外一張麵孔的時候,我的心跳,似乎都在這個時候停止了!

這時我才發現,我抱得不是隱青淵!

而是傾顏!

我以為是我看錯了,立馬從傾顏的懷裡彈起來,使勁的揉了揉雙眼再看向昨晚和我**的人到底是誰?!

可是當我再睜眼一看,還是傾顏!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我伸手抱著腦袋,不斷的搖頭,我不相信昨天晚上和我一起的人,竟然是傾顏,這一定是夢,這一定是夢?我肯定是還冇從夢裡醒過來。

傾顏被我這麼大的動靜給弄醒了,當他看見我坐在他身邊一直搖著頭的時候,眉頭微皺,不知道我在搞什麼鬼,不過還是對我溫柔的伸過手來,問我說:“怎麼了?”

說罷想拉著我的手往他身旁繼續躺下去!

在傾顏的手快要碰到我手臂的這一瞬間,我幾乎是條件反應,立馬就把傾顏的手拍了下去!

裹著被子遠離了傾顏,一臉驚恐的問傾顏:“你怎麼在我房間裡?”

“我在你房間裡?”

傾顏有些疑惑,然後像是在看孩子惡作劇似的對我笑了一下:“昨天不是你半夜跑到我房間裡來的嗎?”

是我跑到傾顏的房間?

我簡直不可置信,轉頭看著房間的佈局。

這個酒店的房間雖然大部分都一樣,可是這個房間裡除了我灑落在地上的衣服之外,就真的全都是傾顏的東西。

這一瞬間,我感覺天昏地暗,日月在我的腦海裡旋轉翻滾。

我這是怎麼了?我這是怎麼了?

我趴在床邊痛哭了起來,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跑到傾顏的房間裡來呢?

而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此時我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聽到了這敲門的聲音,嚇得立馬就往床裡麵躲。

敲門聲還在繼續,傾顏便穿好睡袍去開門。

門一打開,我就聽見趙水英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王嫵呢?王嫵在不在你這?”

“怎麼又是你?”

傾顏的聲音明顯的不悅。

“當然是我。”

“我來找王嫵,就是想來問問她,事情考慮的怎麼樣了?”

“要是她不願意用她的精元救我主人的話,那麻煩她把我主人的真身還給我,我要帶著我主人的真身回深山老林為他修煉,說不定還能讓我主人早日恢複。”

“不過……”

趙水英說到這話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不過我聞到王嫵的氣息在你的房間裡,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你們兩人之間,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

麵對趙水英的質問,傾顏壓根就不想理。

“我和小嫵怎麼樣,與你無關,你要是不想死,趕緊滾。”

但是就在傾顏話音剛落下,趙水英忽然看準機會,一下就從門外跑進來了!

她一進房間,就看見躲在床上的我。

趙水英是隱青淵的手下,此時趙水英那雙通紅的眼睛,在我的眼裡像極了隱青淵的眼睛。

在她闖進來的那一刻,我嚇得就像是被捉姦的狗男女,倉皇的用被子捂住頭,低聲啜泣。

“奧!”

“被我猜中了!”

“怪不得你一直不願意用精元救我的主人,原來是我主人剛死,你就和彆人搞上了。”

“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一聲聲輕蔑的怒罵,從趙水英的嘴裡噴出來。

句句如刀,直插我心臟。

是我對不起隱青淵。

“你給我閉嘴!”

傾顏聽見趙水英罵我,立馬過來維護我。

“你給我出去,不然我要你好看!”

要是在平時,雖然傾顏是神不能擊殺凡人,但是懲罰凡間那種十惡不赦的人,缺個胳膊斷條腿,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不可以的事情,所以趙水英平常看見傾顏是儘量不招惹,也不敢惹。

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趙水英見傾顏威脅她,冷笑了一聲:“傾顏,你低頭看看你自己的腳踩在哪裡?”

“你與凡人私配,觸犯天規,嘖嘖,你還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龍神嗎?”

儘管我現在躲在被子裡,可是我還是明顯感覺到了傾顏被趙水英提醒後,房間裡忽然寂靜的那一瞬。

根本不用我看,我也知道失去神的身份的傾顏,此時他已經像是個正常的人,正常的蠱那般,雙腳踏地,再也不能以神的姿態懸在半空。

昨晚一夜,傾顏失去了他作為神擁有的一切。

“哼”

傾顏的語氣冷了起來。

“那又如何,這不更方便我殺了你嗎?”

“從前我是神,看見你這種十惡不赦的老妖婆,礙於你是人的身份,就算再怎麼厭惡你,也不能殺你。”

“現在我不是神了,你說,你是應該怕從前的我,還是應該怕現在的我?”

陰冷霸氣的話,從傾顏口中緩緩說出。

這些話,徹底就把趙水英給嚇住了。

妖魔鬼怪,總比神更可怕!

“算你狠!”

趙水英憤憤的罵了傾顏一句。

“要我走可以,但是我主人的原身在王嫵這裡,既然她已經背叛了我主人,那就不要再占著我主人的原身,要不然我主人泉下有知,恐怕都會死不瞑目!”

“這種賤人,根本就不配我主人為她付出性命的代價!”

“我要是王嫵,早就去死了,怎麼可能……”

“啊!”

趙水英的話還冇說完,忽然發出慘叫,傾顏直接把她丟出門外,嘭的一聲,門關住了。

隨後我便聽見傾顏的腳步聲向著我床邊走了過來。

“小嫵,你彆把這妖婆的話放在心裡,隱青淵的死與你無關。”

在傾顏跟我說話的時候,我透過被子的縫隙,我確實看見傾顏此時的腳,正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這一刻,我已經不知道我是該恨傾顏昨天晚上我來他房間他為什麼不拒絕我,還是在怪我自己害他失去神明之位。

明明昨天在我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跟我說過他修煉這麼多年,就是為了成神,不可能為了我,而失去他神明的身份。

可是不到一天,他就與他的承諾背道而馳。

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他,害了我自己。

我已經不敢用我的臉再麵對著傾顏,我頂著被子從床上起來,一邊向著外麵走出去,一邊對著傾顏說:“傾顏,你彆再喊我名字了,也彆來找我,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說著,我一個人回了我自己的房間。

小黑蛇還乖乖的躺在我的床上,因為昨晚我一整個晚上都不在,小黑蛇的身體已經冰涼徹骨。

當我的手再次輕輕撫摸到小黑蛇的身上的時候,極力的忍了很久的眼淚,終於破框而出,我嚎啕大哭。

“青淵,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昨天晚上隻是覺得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跑到傾顏的房間裡去了。”

“對不起,對不起……”

在我哭的最絕望的時候,我放在床上的手機亮了起來。

我哭著拿過來一看,有很多條訊息,全都是趙水英發過來的。

“賤女人,去死!”

“我主人都是被你害死的!”

“臭女人,不要臉,我主人瞎了眼,纔會這麼愛你!”

“你要是想補償,就應該把精元給我主人,然後你再去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