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85章:回憶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85章:回憶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牙齒啃噬我血肉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趙水英此時已經變成了食人惡魔,在瘋狂的啃噬我的身軀。

我殘破的身軀,躺在山頂之巔,還能感受要尖利的牙齒刺進我血肉中的每一絲痛苦,我還能感受的到,山頂的風,吹拂過我肌膚的輕柔。

眼淚混著我眼睛裡的血水滾滾而落。

在我即將死亡的時刻,我的腦海裡,彷彿有無數的記憶正在甦醒。

一個跟我長得一樣的小姑娘,跪在染上瘟疫躺在床上的爹孃麵前。

“爹爹、孃親,我聽說越衡天上的越衡仙君,神通廣大,他一定可以把爹孃的病治好。”

“可是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孩兒已經對著蒼天求了七七十四十九天,也不見他顯靈下凡。”

小姑娘說著這些的時候,抹著眼淚哭了起來。

“不過爹爹孃親你們先不用著急,我還聽說越衡仙君每隔十年,就會在仙山選一位凡夫俗子,隨他去往越衡天,當他的關門弟子。”

“今年就是十年之期,孩兒已經收拾好了包裹,準備前往仙山,隻要我成為了越衡仙君的弟子,我就可以求他來救你們。”

小姑娘說完這些話,跪在床邊又給床上的爹孃磕了幾個頭。

“爹爹孃親,你們一定要等孩兒回來,孩兒一定能帶來越衡仙君,救你們的性命。”

說罷,小姑娘從地上起身,擦乾眼淚,前往仙山。

天上神仙招收弟子,那就等於不用修煉,就能與同歲。

這麼大的好處,去往仙山想成為神仙弟子的凡人數千數萬。

小姑娘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在浩浩蕩蕩的人流中,如一葉薄舟,曆儘千辛萬險,終於抵達了仙山,後又經曆了無數的考驗,才碾壓了數萬前來求師的凡人,終於成為了越衡仙君的弟子。

而這記憶裡的越衡仙君,就是隱青淵剛纔飛昇時的模樣。

記憶中千年前的他是什麼樣子,剛纔他在我麵前重返天界的時候,也是什麼模樣。

千年前的小姑娘看見越衡仙君的第一眼,就是雙膝跪在了越衡仙君麵前。

“仙君,我聽說你神通廣大,我千裡迢迢來到仙山,想成為您的弟子,就是希望能見您一麵,求您下凡救救我的爹孃。”

“村子裡爆發瘟疫,村子裡的人全都死了,隻有我爹孃和我活了下來。”

“可是他們也已經染上了瘟疫,如果再冇人救她們的話,他們也會死去。”

“求求越衡仙君,救救我的爹孃吧,求求你了。”

小姑娘說著,又不斷的給越衡仙君磕頭。

諸位仙界長老都在身旁,越衡仙君聽到小姑孃的要求時,眉頭一皺:“你在這一批弟子之中,成績是最好的,你不顧一切的想當我的弟子,隻是為了要我救你的爹孃?!”

“回答仙君,是的,隻要仙君願意救我的爹孃,我願意把我的名額讓給其他想跟著您修煉成仙的弟子,隻求仙君能救我父母!”

曆屆所有來到仙山拜師的弟子,都以能成為越衡仙君的弟子為豪,以越衡仙君為豪,能跟著越衡仙君留在越衡天,這是積攢十輩子也積攢不到的福氣。

千年前的我,不想成仙,也不想享受那至高無上的榮耀,隻想著家中的父母,隻希望越衡仙君能夠小小的動動手指,就讓自己的父母起死回生。

可是儘管越衡仙君法力無邊,但是卻冇有答應我這對他來說小如螞蟻的要求。

“你纔剛成為我的弟子,便要求我為你治病救人,你何來的資格?”

“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若你能在三個月之內,打敗一層天的武神,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說罷,越衡仙君帶我去往越衡天,隻是把我丟在越衡天裡,便不再管我。

三個月的時間裡,唯有越衡天裡的那棵八千海棠陪伴在我身邊。

三個月的勤學苦練,在約一層天的武神比試時,我打敗了對方。

此事驚動了整個仙界,也驚動了越衡仙君。

但是越衡仙君並不想把此事鬨大,對外宣稱是他關愛愛徒,渡了靈氣給我,纔將一層天的武神打敗。

這件事情纔在仙界不了了之。

越衡天的八千海棠之下,我跪在越衡仙君的麵前:“仙君,徒兒已經完成了您的要求,您可以跟我回家救救我的父母嗎?”

“家裡預留的糧食肯定快要吃完了,如果我再不回去,我爹爹孃親不被病死,也要餓死了,求求仙君救救爹孃吧!”

“這隻不過是第一次試煉,你隻是僥倖贏得了比賽,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若是打敗了五層天的戴勝將軍,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可是仙君……”

“若是你覺得自己不行,那就免談。”

都不等我把話說完,越衡仙君便已經回覆了我,隨後便又從我麵前飛走,又留我與八千海棠為伴。

不過這次和第一次不一樣,越衡仙君會偶爾過來看我的進度。

三個月過去,和五層天的戴勝將軍的比試,我又贏了。

越衡仙君則繼續如法製炮的對外說是他給我渡了靈氣,所以我纔會勝。

我第二次完成了越衡仙君給我的任務,我想越衡仙君一定會答應我,跟我回去救我爹爹和孃親。

直到我第三次跪在越衡仙君麵前的時候,可是越衡仙君,再一次給我佈置了任務。

“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能打得過南蓮,我便隨你回去。”

“南蓮是我最驕傲的弟子,八層天中,除了幾位仙界長老,已經很難有人是她的對手。”

“你若是打得過她,我便答應你的要求。”

又是三個月。

這一瞬間,我幾乎要奔潰,可是想著如果打敗了南蓮,那我在仙界已經冇有其他可以打的對手了,到時候越衡仙君肯定會跟我回去的吧!

於是在這最後一次的信念之下,我又堅持了三個月。

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越衡仙君會經常來看我,給我帶仙界裡的吃的,或者偶爾帶我去看仙界裡的奇珍異獸。

隻是我的心隻在我父母身上,一想到我父母還躺在病床上等我帶回去好訊息,我就更是不分日夜的勤學苦練。

終於三個月的期限已到,我和南蓮比試的地點,就在越衡天。

比賽那天,八千海棠為我搖下數萬朵花瓣,飄灑整個越衡天,為我加油打氣,希望我也能夠打敗南蓮,能早點帶著越衡仙君回家,治好我父母的病。

南蓮位居仙班,是越衡仙君最得意的弟子,又是他的大護法,並且已經陪伴了越衡仙君幾千年。

南蓮是神仙,神仙就算是受傷,血肉也可以自愈,而我隻不過是一個區區凡人,**凡胎,在越衡天的時間還冇待到一年,而且越衡仙君也從來都冇有親自傳授過我法術。

要對付她,談何容易?

但是我知道,打敗南蓮,是我父母唯一能夠活著的機會。

我必須全力以赴!

南蓮特彆難對付,而且出招凶狠,我和她在越衡天打了十天十夜,最終因為南蓮隻是有一隻仙蟲飛到越衡仙君眉間,越衡仙君眉頭一皺,南蓮分了心,這才讓我僥倖打敗了她。

這次的勝利,讓我信心滿滿,以為越衡仙君馬上就要兌現自己的承諾了,他馬上就會和我回家,我的父母有救了!

當我第四次跪在越衡仙君麵前的時候,越衡仙君卻再次對我說道:“雖然你打敗南蓮是僥倖,但是我還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三個月後,你要是打敗了我,我就救你父母。”

越衡仙君的這句話,就像是晴空霹靂,將我劈的半天都不能動彈!

我打敗南蓮已經是僥倖,就算是我修煉致死,我又怎麼能打得過眼前這個統管整個仙界的越衡仙君?

他修煉上萬年,是上古之神,彆說是三個月,就給我三年,三十年,三百年,我也不可能打得過他!

而且我從出來到現在,已經整整兩年。

兩年的時間,我不知道我爹爹和孃親怎麼樣了?

我所學的法術,全都是習武之術,就算是我再厲害,也無法救我的爹孃。

就算是仙界有再多的神仙,冇有越衡仙君的允許,誰也不會去救我的父母。

回到我睡覺的房間,我躺在床上,看著水晶雕琢的房梁,腦海裡不斷的想著我從家裡踏出來尋找越衡仙君的那一刻,路上吃過的苦,在到了仙山,被那些求學弟子暗算過的苦,終於見到了越衡仙君,可是越衡仙君卻一次次的背棄承諾,讓我已經對越衡仙君失去了信任。

明明他救我父親母親,對他而言簡單的不能再簡單,可是他卻要這麼折磨我。

身為仙界最高神明,他卻不體恤民間百姓。

瘟疫在凡間肆虐,而他們還在天上歌舞昇平。

這不公平。

這不公平!

我的父母還在凡間受苦受罪,時時刻刻麵臨死亡的危險。

我的爹爹孃親還在家裡等我回去,我不能再在越衡天耽擱下去了,既然越衡仙君根本就冇有打算救我父母的意思,他不救,那我想辦法來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