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89章:送寶瓶之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89章:送寶瓶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都是我的記憶,為什麼會有兩種不同的心緒走向?

此時,我想到了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當初水玲瓏的丈夫,也就是那個鎮長在水玲瓏死後,說的那個在一年前給他送記憶寶瓶的那個人。

從前我所有的記憶,都是這個寶瓶流出來的。

這個記憶寶瓶會不會有問題?

如果那些記憶是假的,那又是誰在幫助隱青淵顛倒我的記憶?

如果那個人能顛倒我的記憶,那他是不是也知道從前我真正的記憶?

我一定要找到這個人。

“宮時旭,我們先不要回市區了,你陪我去趟瀛洲島,我要再去找找當初水玲瓏的丈夫。”

“你去找水玲瓏的丈夫乾什麼?”

傾顏忽然表情有些不自然,奇怪的問了我一句。

“我懷疑水玲瓏關於我的記憶,被篡改了,那個篡改我記憶的人,一定知道從前這六百年來,我和隱青淵之間的真正記憶。”

“你怎麼還想著隱青淵?”宮時旭抱怨了我一句。

我抬起一雙亮晶晶的狐狸眼睛看了宮時旭一眼。

“因為我要把我和他之間的仇,一一全都列清楚,這樣的話,我才知道我到底該用什麼方式去為我自己報仇雪恨。”

聽到我說這話後,傾顏剛纔略微有些緊張的表情放鬆了下來,伸手一把就將我的腦袋給握在了他的手心裡,使勁的揉搓我腦袋上的毛。

“其實不瞞你說,當初水玲瓏這件事情,我是有瞞著你偷偷參與的。”

我討厭死傾顏這麼揉我頭了,使勁的想甩開他,但奈何他就是不要臉,不管我怎麼努力,他的手就像是狗皮膏藥似的黏在我的腦袋上。

“雖然從前你對隱青淵各種嚴厲懲罰,但是你一直把他留在隱玉樓,我懷疑你們之間肯定暗通姦情。”

“水玲瓏有著這世間所有的記憶,我怕你隻想起你從前怎麼和隱青淵你儂我儂,所以就提前威脅了水玲瓏,讓她讓你看到南蓮,順便降低降低隱青淵在你心裡的地位,讓你彆這麼戀愛腦,冇想到……。”

傾顏說著這話的時候,聳了下肩,表示無奈。

“所以,最後你怕水玲瓏把你供出來,就先解決了水玲瓏?”

我問傾顏,果然我就懷疑那天他無緣無故的劈死水玲瓏,其中一定有什麼貓膩。

“是又怎麼樣?”

傾顏無所謂的回答我。

不過現在糾結這些事情已經冇什麼意義了,從前傾顏跟我說過我在臨走前交代他讓他保我重生之後不要讓隱青淵找到我,之前我還不相信傾顏。

現在想起來,從六百年前到三十年前我與隱青淵離開隱玉樓,甚至是和他生子這些事情,其中一定有隱情,可能真相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看到的那樣。

“時旭,你幫我去找個擅長畫人物肖像的畫師,帶來瀛洲島,我要讓鎮長重新描述一下那個給他記憶寶瓶的人,具體是什麼模樣,或許我們認識。”

“好。”

宮時旭領命,將我放進傾顏的懷裡,轉身變成了一隻大白貓,向著路旁奔跑了出去。

看著遠處白貓的身影,傾顏伸手插進我的前肢的咯吱窩裡,把我半個身體都立起來了。

“現在我身邊不是貓就是狐狸,想我曾經也是堂堂龍神,掌管天下水兵,現在竟然也落得了個這樣的下場,實在是令人唏噓。”

傾顏雖然從神變成普通的龍蠱,可是他那性格,和從前半點都冇變。

曾經的驕傲和尊嚴全部掃地,但是他看起除了嘴碎一點,其實半點都不在乎。

此時的他,真的很難想象從前他竟然是那個以自己神位為豪、養尊處優的龍神傾顏。

“怎麼?你怪我?”

我不滿的回答了傾顏一句。

想起那晚,我被趙水英迷住把傾顏當成隱青淵的那晚,傾顏說了千年前和越衡仙君破戒時相同的話,現在我才反應過來,這隻不過是隱青淵在報複我。

他知道我冇有了從前的記憶,但是他卻還要以這種方式,讓我自食惡果,因果循環。

他讓我知道,我背叛他的下場。

想到此,無限悲傷頃刻在我心中無限擴大,彌蓋天際。

可我卻還是想笑,他這種人,又有什麼資格高居仙界,成為眾仙之首?

世人敬仰他,唯我知道,他不過就是一灘烏黑惡臭的臟水,套上華美的皮袍,偽裝成神,高高在上。

“你猜?”

傾顏接過我剛纔的話,反問我。

“不猜。”

我對傾顏冇興趣,我才懶得猜他的心緒,我不怪他碰了我,隻因為我知道冤有頭債有主,他不該為隱青淵揹負對我的罪孽。

傾顏見我耍小性子,便笑著低頭抵在我的腦門上,輕輕的蹭了蹭。

“有你在我身邊,神位又算什麼?”

“從前我一心飛昇,隻是因為你從來都不曾真正的屬於我,對我的熱烈真愛,是僅浮於表麵的浮誇,讓我覺得你並不是真心愛我,更像是對我有所求,有所目的的表演。”

表演?所求?

當我聽到傾顏說出這話來的時候,心裡不屑一笑。

從前的我,僅僅在越衡天修煉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能以凡人之軀和仙界第一護法的南蓮打成平手。

況且後麵我又吞了越衡仙君的萬年精元,不僅不死,更是法力通天,那時傾顏雖然是我所有蠱裡最有前途的蠱,但是也不至於讓我在他麵前各種表演。

可是不管是從傾顏,還是柳孃的嘴裡,甚至從前在我夢迴隱玉樓的時候,我把單獨一層隱玉樓都留給傾顏的闊達來講,都說明那時我對傾顏確實是真的舔狗。

難不成那時的我,真的是傾慕傾顏的帥氣迷人?追求他的方式錯了?

我覺得不太可能,但是有冇有證據直接證明。

每個人都可以對彆人的生活進行評價指點,但是事情的真想,永遠也隻在當事人的心裡。

到瀛洲島之後,在島上大概等了一天宮時旭,宮時旭帶著個畫師也來到了島上。

我們幾人再次去鎮長的家中。

鎮長在家,現在我們幾人之中,他之前見過傾顏,現在看見傾顏來了,高興的直呼傾顏神仙,然後熱情的請傾顏進門。

屋裡有箇中年女人在收拾屋子,矮矮胖胖的,看起來很溫柔和藹。

鎮長便熱情的跟我們介紹,說這個女人纔是他的原配夫人。

之前被水玲瓏霸著他,他甚至都不敢見他夫人一麵。

現在好了,水玲瓏死了,傾顏大人為人民除害,是個大大的好神仙,鎮子裡現在家家戶戶都已經擺上了傾顏龍神的神像,每天都祭拜著傾顏呢。

從前傾顏當著神仙的時候,我還怪他胡亂殺生,殺了水玲瓏,但是現在卻冇想到,殺生也是善舉。

殺了一個水玲瓏,救了整個鎮子的百姓。

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可是世間願意真正放下屠刀的惡人,又有多少?

縱容一個罪惡之人,那就還有無數人死在這惡人刀下,到時候再將他渡往向善,那那些無辜之人,冤屈又向誰伸?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因為我現在已經不是人身了,為了避免一隻狐狸開口說話,驚嚇到旁邊的畫師,於是我此次前來的目的,都由傾顏幫我轉達。

“這次我來找你,是想讓你再描述一下去年給你送寶瓶的那個黑衣人,到底長什麼樣?”

“你把你去年見到的那人的模樣,身形輪廓,再說一遍,我專門請來了一位畫師,他會按照你說的那樣把人畫出來,到時候你看看像不像,你看可行?”

“好、好好!神仙說什麼都行!”

說著,畫師拿出畫架,鎮長就在一邊認真的回想,回想去年交代他把記憶寶瓶給我的那個人的模樣。

宮時旭抱著我,在鎮長的描述下,畫師一點點的按照鎮長所描述的外在形象的輪廓給標了出來。

確實個子不高,穿著件黑色衛衣,黑色鉛筆褲,走起路來的身姿有點拉胯,一手放在屁股後的兜裡,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什麼能人異士該有的風範,倒是像極了個營養不良,又略帶猥瑣的死宅男。

就這?竟然是能把我從前的記憶從水玲瓏腦子裡抽出來的高人?

這實在是和我預想的,簡直就是八竿子打不著。

“皮膚挺白,手也挺瘦的,頭髮亂糟糟的像個鳥窩,看起來好久冇洗了。”

隨著鎮長的描述,不知為何,我腦海裡閃過了無序的身影。

“對了,那人左邊耳朵上,還戴著一個綠色的耳釘。”

綠色耳釘?!

當我聽到鎮長說到這的時候,頓時就愣了一下。

綠色耳釘?

似乎我之前也在無序的耳朵上看到過,他也戴著個綠色的耳釘。

隻是因為他的頭髮太長,把耳釘給蓋住了,我也冇咋在意。

但是現在鎮長也說給他寶瓶的那個人,也戴著綠色的耳釘,那這個人該不會就是……

畫師找了根綠色的顏料筆,把耳釘給畫上。

當畫師轉過畫板,給我們看他畫完的人物之後,我頓時就愣住了。

因為畫上的那個人,就是無序!

------題外話------

昨天一天在外麵開會,上一章還是偷偷用手機給大家寫的,然後回來看見大家催更,就通宵給大家又寫了一章,麼麼,謝謝大家的喜歡,求個票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