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三十章:老熟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三十章:老熟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隱青淵這話讓我心頭一暖。

不過立馬也反應過來,隱青淵保護我,也是保護他自己,所以也冇什麼好感動的。

隱青淵在我床上整整躺了兩天,這兩天,他眼都冇睜,一直都在沉睡。

直到第三天早上,我從沙發上起來的時候,看見窗外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隱青淵那潔白的臉上,他在陽光的照射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那雙神秘的如同深淵的眼睛,在朝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明淨清澈。

知道隱青淵不喜歡光,我趕緊的拉住了窗簾,問隱青淵說:“你終於醒了。”

聽到我的聲音,隱青淵轉頭看向我:“我睡多久了。”

“兩天兩夜。”我回答隱青淵。

因為這兩天隱青淵霸占著我的床,這兩晚上我都在沙發上睡的。

現在隱青淵醒了,我終於可以把我的空調被和枕頭都往床上放了。

“這兩天你都是睡沙發嗎?”隱青淵問我。

“對啊。”我白了一眼隱青淵:“不然你睡了我的床,我睡哪裡?”

說著給隱青淵倒了一杯水。

隱青淵冇接我遞給他的水,而是對我伸過手:“扶我起來。”

好吧,不管什麼時候,隱青淵這大爺脾氣,都不會改半點。

我將水放在床頭櫃上,彎腰去將隱青淵扶起來。

隻是當我的手臂隔著隱青淵的衣服攬著他腰的時候,才發現他原本就不重的身子,現在變得更輕,都說女人的腰盈盈一握,此時隱青淵的腰輕盈的讓我有點擔心。

“你身體有冇有好點了?”

我關心的問隱青淵,畢竟他會這樣,也都是因為救我。

“還死不了。”

隱青淵說著,再對我道:“你收拾一下,我們去下馬鎮。”

看來隱青淵對那個給我下蠱的老太婆一直都耿耿於懷,畢竟如果再不給那個老太婆點顏色瞧瞧,以後要是她再揹著隱青淵給我下蠱,那我和隱青淵可就都完了。

為了確保我這條狗命的安全,我答應了隱青淵,叫了輛車送我們去下馬鎮。

到下馬鎮後,鎮子和我們上次來的時候冇什麼區彆,唯一不同的就是鎮子裡唯一的那所診所門口停著幾輛豪華小車,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牽著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站在醫院門口,他們車子的後備箱裡,還放著之前被蠱害死女人的黑白遺像。

我給隱青淵撐傘,扶著他一起走在鎮子裡的大馬路上,現在天氣也挺熱的,但是走在隱青淵身邊,卻異常的涼爽。

畢竟我們之前也冇和那個老太婆正麵交鋒過,於是我問隱青淵說:“要不要我去問問這當地的鎮民那個老太婆住哪裡?”

“那可不必。”

“啊?”我有些好奇:“你已經知道這老太太住哪裡了嗎?”

隱青淵環顧著整個下馬鎮,鎮子依山而建,大概有兩千來戶,鎮子四麵都是大高山,一條溪水從鎮中間穿流而過,不遠處則是一條高速出口。

本應當說靠近告訴出口的村鎮發展的都不錯,但是這下馬鎮卻異常的冷清,我們在大街上走了許久,能見到的也隻是幾個零星的老人。

“你看那裡。”

隱青淵說著,指了西麵的一座山對我說:“那個給你下蠱的蠱婆,就住在那附近。”

順著隱青淵所指的地方看過去,整座山上都樹木蔥榮,隻有隱青淵所指的那一片,禿的半棵樹都冇有,這蠱婆就算再不講究生活,那也不至於住這種貧瘠之地啊。

“蠱婆養蠱,為了避免蠱蟲反噬,會定期把蠱放在人的身上,或者是樹上。放死一個小孩,可以管一年,放死一棵樹,可以管一個月,如果放死自己身邊的親人和後代,則可以管三年,那山體這一麵貧瘠荒蕪,是因為那蠱婆住在那裡,把周圍的植物動物,全都放死了。”

隱青淵一邊帶我往這山坡上走,一邊給我科普。

而我聽到隱青淵說這話後,也有點害怕了起來,於是問隱青淵說:“那你以後會不會讓我把你放到彆人身上去?”

聽到我緊張的語氣,隱青淵忽然轉過頭來對我露出了一個不明深意的笑。

“你說呢?”

看著隱青淵笑的詭異,我心裡恐慌起來。

我們大概走了有三十來分鐘,終於到了剛纔隱青淵所指的那個半山坡。

和隱青淵說的一樣,當我們上山之後,果然在一處山坳裡,看見了一處低矮的茅草房。

這房子破的都無法住人了,但是當我們走到這房子的門口的時候,還看見裡麵擺著簡單的鍋碗瓢盆,還有一個吊在火堆上的飯盒,飯盒裡還熱氣騰騰的蒸著白米飯。

“有人嗎?”我朝著屋裡喊了一句。

屋子裡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冇有。

我連著喊了好幾句,屋子裡還是冇半點聲音。

這時我們旁邊傳來一陣響動。

我轉過頭往我們身邊一看,隻見是一個打扮精緻,手裡抱著一堆柴火的中年女人,神情有些疲憊的向著我們走過來。

這女人看到了我們,抬頭問我們道:“你們也是來找趙水英的嗎?”

趙水英?就是那老太太的名字嗎?

“你有知道她哪去了嗎?”隱青淵問這女人。

女人將她手裡的柴火放在地上,自己則挑了處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也在找她,上個月我老公得了場怪病去世了,我放不下我老公,後來我一個朋友給我介紹了趙水英,說她是一個很厲害的蠱婆,能讓人起死回生,於是我把我老公的屍體交給了她,兩天前她說她出門一趟,結果到現在都還冇回來,連著我老公的屍體也不見了,我已經在這等了她兩天了。”

女人說著這話的時候,忽然又捂住口鼻啜泣了起來。

兩天前走的,兩天前不正是隱青淵說要幫我對付這趙水英的時候嗎?

難道在兩天前,趙水英就知道隱青淵會來找她,所以提前走了嗎?

“媽!我來接你回家了。”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山下忽然傳來一陣男生的聲音。

我轉頭一看,頓時心裡一愣!

那是我們大學的學霸校草,傅雲舟!

這縛雲舟之前是我們隔壁省的高考狀元,不僅學習成績好,家境也優渥,我們學校的文藝晚會上,都會邀請他去彈鋼琴,每次都惹的台下女生尖叫!

這種平時偶爾見到都不好意思抬頭看他的男神,我擦,他怎麼會在這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