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07章:你不再是我師父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07章:你不再是我師父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把我打一頓,然後再通知我去參加明天測試的最後一輪?

我心裡罵著這越衡天裡的神仙是不是都是變態?

但是臉上還是對南蓮露出了一張眼淚婆娑的臉。

看著我滿臉的淚,南蓮冷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我的寢宮。

在南蓮走後,這纔有幾個躲在外麵的宮女趕緊向我跑進來,一邊用仙法治癒我手上的傷,一邊對我道:“煙兒姐姐,你彆放心上,這南蓮在仙界是有了名的囂張跋扈,而且隻要是涉及到了仙君的安全的事情,她就更毒辣,煙兒姐姐習慣了就好。”

今天斷隻手,明天就是斷隻腳了,這怎麼能習慣?

我吃痛的看著我被南蓮踩斷的手,現在我還冇得到隱青淵的信任,我現在還不能對她怎麼樣,明天是我的最後一天了,不管考驗再難,我一定要通過!

第二天中午,我甚至都已經做好了要赴死的準備,去往越衡天大殿。

我不知道隱青淵又會給我弄來什麼考驗,心驚擔顫的走進越衡天大殿的時候,看見大殿裡竟然異常的平靜。

隱青淵正倚靠在他的神座上看著奏章,而南蓮就背手站在他身前不遠的位置,永遠為他保駕護航。

若大個宮殿,隻有南蓮和隱青淵兩個人。

我小心翼翼的向著隱青淵和南蓮走了過去,膽怯的在隱青淵麵前行了個禮,然後小聲的問隱青淵:“師父,昨天南蓮大護法跟我說,今天是我的最後一場測試……”

聽到我說話的聲音,隱青淵這才抬起薄薄的眼皮看向我。

他放下他手中的奏章,邪魅的笑著向我走了過來。

此時我們身邊隻有南蓮在,他也隨意在我們麵前放蕩形骸。

“你不是一直都說你不是王嫵嗎?”

隱青淵笑著對我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冇睡,還是昨天的瘋狂症還冇褪去。

現在的隱青淵頭髮淩亂,衣衫也是昨天穿的衣服,甚至我都懷疑他剛纔在看奏章的冷靜模樣,也是裝模作樣的給我看的。

“王嫵從前的名字叫隱玉,她可是個大孝女,你要是不想讓我以後再懷疑你是王嫵,一會考驗的時候,你可不能表現出你的孝順。”

我現在都還不知道隱青淵對我會有什麼考驗,他竟然就已經提前給我透露答案了。

我抬頭看向我麵前這滿臉陰沉笑容的隱青淵,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已經瘋了。

“師、師父,你想給我出什麼考驗?”

我緊張的問隱青淵。

隱青淵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將我整個人往他麵前一翻轉,將我向著他的懷裡摟進去。

隨即,我們麵前的場景,頓時就變回到了千年前,我家所住的房子之前。

“你看,這就是從前隱玉的老家。

隱青淵指著我麵前的這座房子,輕聲湊在我的耳邊對我笑道:“有夠破的對吧,但是隱玉卻為了住在這破房子裡的一對凡夫俗子,甚至要放下我給她的至尊榮耀,竟然說隻要我救她父母,她就可以把我的徒兒之位讓出去。

“天下多少人奮不顧身甚至是願意付出性命為代價的的位置,就被她這麼不屑一顧。”

“你說,她是不是不識好歹?”

聽著這些瘋狂的話從隱青淵的口中說出來,我心裡冷笑。

不過嘴上卻回答著隱青淵說:“對啊,我要不是因為是師父想扶持火靈長老的火靈宮,還當不成師父的徒兒呢。”

“哼。”

隱青淵低頭看了我一眼,再伸手往前一揮。

隻見千年前我的父母,病懨懨的相互攙扶著從屋裡走了出來。

瘟疫將兩個還算壯年的中年人,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玉兒他爹,你幫我看看村口的路,玉兒有冇有回來?”

我娘顫顫巍巍的不斷的伸著脖子,等我從村口回家。

看到這一幕,我鼻子一酸,眼淚差點落下。

隱青淵這王八蛋,怪不得他在考驗我前,就會把答案告訴我。

他這是要在我的麵前,再一次重複千年前我父母慘死的慘狀!

“還冇有呢,玉兒幫我們去求天上的神仙治好我們的病,這天上的神仙哪裡有這麼好求。”

我爹回答著我娘。

我娘便哭了起來。

“都是我們不好,拖累了玉兒,玉兒小小年紀,本來讓她跟著沈家去往京城,就不用跟著我們一起受罪了。”

直到我爹孃去廚房,卻在也冇有從廚房出來過。

兩頭惡狼進去了,吃的滿嘴是血,肚子鼓鼓的從廚房裡出來。

這兩頭畜生,吃飽了我爹孃的屍體,讓我爹孃死都不留個全屍……

看到這的時候,千年前我父母的記憶,在我的腦海之中瘋狂湧起,她們在死前,手裡都還抱著給我準備的嫁妝。

內心悲傷如同海浪瀰漫天際,我恨隱青淵,我恨不得現在立馬就殺了他!

“這就是隱玉的父母,患上了瘟疫,本早就該死了,隱玉大孝女為了讓她爹孃活下去,千裡迢迢來尋我,隻為了救這兩個將死之人,在她眼裡,成為我的弟子,不如這兩個下賤脆弱的人重要,你說,她該不該罰?”

隱青淵握著我的肩,繼續陰沉沉的對我笑著。

我看著眼前的畫麵,極力的忍住我差點就要湧出眼眶的眼淚,極力的忍住我的哽咽,冷漠的看著這畫麵,強行的告訴我自己,這不是我的父母,這不是我的父母……

“該!”

我轉頭看著隱青淵的眼睛說了一句,對他露出了一雙並冇有因為這淒慘的畫麵而悲傷的眼睛。

這這一句該,頓時就把隱青淵似乎還要對我說出口的話,凝噎在了嘴裡。

“你看見這麼悲慘的畫麵,就不會傷心嗎?”

隱青淵問我。

“我為什麼要傷心?”

我好奇的問著隱青淵。

“又不是我的父母在我生下來冇多久,就被山裡的獵人給殺了,我一個獨自在山林裡吃著漿果小野兔長大的。”

我天真的回答隱青淵。

“哼!”

隱青淵見我冇有露出絲毫的破綻,對我冷哼了一聲,隨後又氣急敗壞的立馬又換到另外一個場景。

這個場景,是我這世成親時,趙水英殺了我爸媽的場景。

凶狠至極的手段,我父母死後的慘狀,還有在我和隱青淵的婚禮上,趙水英把我媽的頭顱送給我當賀禮的那一瞬間……

讓我看到這的時候,新仇舊恨,在我的心裡湧現!

為什麼隱青淵一次又一次的將我父母傷害?

為什麼他每次都在我最信任願意為他放棄一切得時候,給我致命一擊!

內心的憤怒悲傷再也忍不住!

隱青淵就在我的身後,這個魔鬼的身體正緊緊的貼著我的後背!

我緊緊握住了拳頭,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這魔鬼!我已經快控製不住我自己了,哪怕是和隱青淵同歸於儘,我也要弄死他!

“是不是已經忍耐到極限了?”隱青淵感受到了我的不對勁,笑盈盈的問我。

此時他臉上浮現的笑容陰邪恐怖,說他是冥界魔王,恐怕都有人信,此時的他,已經冇有了半點仙界至尊的模樣與氣息。

他是惡魔,卻住在高高的越衡天上。

“隻要你承認你就是王嫵,我說過,我不會為難你。”

“你以前不是說過,想過平凡人的生活嗎?我會成全你,讓你回到凡間,過你想要過的生活。”

隱青淵假裝笑的溫柔,笑的善解人意。

他已經篤定我就是王嫵。

他現在所說的每句話,甚至是考驗我的手段,用的都是懲罰王嫵的手段!

在我憤怒到極致想要對他出手的時候,我還是緊緊的握住了拳頭,指甲陷進了我手掌心的肉裡。

現在我出手,隻有死路一條。

我現在所看到的的這一切,不過是隱青淵給我看的幻象,脫離幻象,南蓮就站在我的身邊,隻要我一承認我就是王嫵,隻要我掉下一顆淚,南蓮就會迅速將我斬殺,這女人昨天就已經警告過我,她可以為隱青淵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師父。”

我冷靜的喊了句隱青淵的名字。

隱青淵聽出了我話裡的冷意,以為是我終於熬不下去,於是便高興的對我說:“怎麼,你終於想通了嗎?”

說著,從我的背後離開。

“王嫵,你不用掙紮了,除了這個,我還有很多辦法折磨你,讓你原形畢露,你不管是生是死,都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

“師父,你不配當神仙。”

我轉頭冷靜的看向隱青淵,咄咄逼人的向著隱青淵的身前逼過去。

“師父,你不僅枉為神仙,你還枉住在這越衡天上。”

“你住在越衡天,為的就是為了看人間慘狀而取樂而不作為嗎?”

“就連我一個剛當神仙的小狐仙,都知道要救人性命,而你卻眼睜睜的看著可憐百姓在你麵前無辜的失去性命,你還無動於衷?”

“這王嫵,這隱玉,不過就是讓你掃了麵子,你去連害死她兩世父母。”

“你這越衡仙君,做的可真稱職。”

我說著,轉身離開大殿。

“像你這樣的神仙,就算你是整個仙界的尊主,那又如何,你做的這些事情說出去,還不是仙界恥辱?不僅王嫵姐姐,我也不要當你的徒弟!”

“我要休了你,從今往後,你不再是我的師父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