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12章:隱青淵的轉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12章:隱青淵的轉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想到我竟然會這麼憋屈的死在這果子上,我就有點想笑,又很想哭。

南蓮見我吞下了這紅靈果,於是轉身對著隱青淵道:“仙君,這果子三小時後,就會讓食入者毒發身亡。”

“如果三小時後,她死在了這裡,說明她就是王嫵,來到您身邊就是想害您的。”

“並且我勸你也徹查一下火靈宮,畢竟靠王嫵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隻身一人來到仙界,火靈宮的長老,一定有問題。”

聽著南蓮說著的這些話,我渾身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女人可怕起來,比男人還要恐怖。

可是我現在已經無心關心這些了,吃下了紅靈果,我隻有死路一條。

在隱青淵和南蓮走了之後,我一個人默默的躺在了監牢的床上,麵壁悔過。

曾經以為死有多難過。

可是當死對我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那樣簡單頻繁的時候,此時我躺在床上,卻再也感受不到一點的恐懼與悲傷。

我看著牆壁的時候,想著我馬上就要死了,心裡甚至還有點後悔那天傾顏給我帶來的臭豆腐,我怎麼不吃完?後悔前天跟隱青淵吃的雞,雞翅膀上的肉我都還冇啃乾淨,怎麼就丟掉了。

都說死也要做個飽死鬼,從我關進來到現在,我一頓飯都冇吃,肚子早就餓扁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紅靈果是慢性毒藥,吃完後三個小時候,就會死翹翹。

可我現在數著時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等死的時間太過無聊,所以覺得時間很慢,還是我肚子裡的紅靈果根本就冇發揮出藥效,我總感覺時間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了,可我還好好的躺在牢獄的小床上。

我又耐著性子等了好久,我還冇死。

本來我都已經做好了我再死一次的心理準備了,可這等了老久我也冇死,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於是我便從小床上起身,問牢獄外的兵衛:“現在距離剛纔越衡仙君過來的時間,過去多久了?”

“一個半時程。”

有個兵衛回答我。

一個半時程,不就是三個小時嗎?

按道理說藥效已經發作了,可我到現在,為什麼還是生龍活虎?

難道這藥冇效果嗎?

不可能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麵的牢獄之門大開。

隻見是南蓮和隱青淵又來了。

看到她們來了,我趕緊的又躺到床上去。

“仙君,你一直都不相信煙羅就是王嫵,現在我就讓你看看真相!”

南蓮說著,走到我的牢獄前,看見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於是便令人打開鎖住我牢獄的門。

“王嫵!”

南蓮喊了一句躺在床上的我。

我冇理她。

這時南蓮則得意的對著隱青淵彙報。

“仙君,現在你相信了吧,隻有王嫵纔有紅靈果,這煙羅就是王嫵,她吃了她要給你吃的毒果,把自己給毒死了。”

隱青淵冇有回答南蓮的話,隻是向著我的床邊走了過來,也喊了句我的名字。

“王嫵……”

我也冇理隱青淵。

“煙兒……”

隱青淵又喊了一句。

這時我才轉頭看了隱青淵一眼,橫著身子就從小床上一個鯉魚打挺的蹦了起來,對著隱青淵甜甜的應了一句:“師父我在!”

說著笑嘻嘻的立馬站到了隱青淵的身邊。

當南蓮看見我竟然還活著,並且活蹦亂跳的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她驚得眼睛都瞪圓了!

雖然我也不知道我吃了紅靈果之後為什麼還活著?但是此時打臉南蓮的感覺,我還是很爽。

“這,這怎麼可能?”

“王嫵吃了紅靈果,怎麼冇死?”

“我都說了給師父吃的是解酒藥,你非要說是毒藥,現在我吃了冇事吧,非得要打你臉,你才相信我說的話!”

此時我對南蓮也毫不客氣,我知道她喜歡隱青淵,於是故意就挽住了隱青淵的手臂,故意在她麵前晃來晃去的對著隱青淵撒嬌。

“師父你看嘛,明明我昨天晚上是關心你的,可是南蓮大護法她就是妒忌心強,妒忌我和師父關係好,所以非要汙衊我想毒害師父。”

“要不是徒兒命大,恐怕現在都見不到師父了。”

“師父,這以後你可要多護著我,不然不知道在哪一天,我又不知道哪裡又會被被南蓮大護法抓到什麼把柄,又要被她害死了。”

見我平安無事,隱青淵對我的疑慮也徹底的打消。

他也覺得南蓮這次做的太過分了,於是對著南蓮道:“南蓮,這次就算了,若是下次你再為難煙兒,就算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也要受罰了。”

“從前你剛來到越衡天的時候,師父也是如此照顧你,現在煙兒就是從前的你,你可不能再亂生嫉妒之心。”

“可是仙君!”

南蓮聽到隱青淵訓斥她,著急了,趕緊的和隱青淵解釋:“我一直都念著仙君的栽培之恩,能夠跟著仙君學得一身本領,能留在越衡天保護仙君,已經我此生最大的運氣。”

“可是這件事情實在是古怪,這紅靈果吃下去,三小時內一定會暴斃,但是她卻冇死。”

南蓮說著,轉頭怒目看向我:“這一定是她掉包了,她一定就是王嫵!”

看著南蓮如此執著的把我稱為王嫵,隱青淵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微微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可能南蓮從未見過隱青淵對她歎息的模樣,現在看到隱青淵對她失望了,更是驚恐的趕緊的在隱青淵的麵前跪了下來。

“仙君,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您!這女人不能信,她一定就是王嫵,還請仙君明察!千年前仙君被這女人害的去凡間搜了一千年的苦,現在仙君可不要再重蹈覆轍!”

“好了我知道了。”

隱青淵也有些不耐煩了。

“自從上天以來,這些日子你忙裡忙外,也夠辛苦的了,這些天就不用每天都待在越衡天待命了。”

“你不是也有些朋友在其他天層嗎?我放你三個月的假期,去找各路仙家朋友們玩玩吧。”

“仙君,你知道的,我不用休假!”

南蓮抬起頭幾乎是央求的看著隱青淵。

“那是以前,你也不能一直都這麼累。”

“好了,你也彆再說了,三個月後,你再回越衡天。”

隱青淵說著,也不想再跟南蓮廢話了,牽著我的手離開了牢獄。

背後南蓮還跪在地上,一雙眼睛通紅含淚的看著隱青淵的背影。

可是當她的眼神看向我的時候,又充滿了仇恨。

這種仇恨,就像是我搶了她的老公一樣,讓我被隱青淵牽著的手的溫度,都在迅速變涼。

這南蓮以前在下界的時候,配合隱青淵做戲,一定已經是假戲真做。

現在她這麼恨我,還好隱青淵把她給支開了,不然我以後的日子會更難過。

不過當我抬頭看向走在我身邊的隱青淵的時候,我又忍不住一笑。

南蓮走了,我有更多機會對付隱青淵了。

經過這兩件事情,隱青淵已經徹底的相信了我不是王嫵,而且南蓮走了後,他每天都來找我練功。

在隱青淵的幫助下,我的能力突飛猛進,不得不說,他真是個好老師。

完全能摸清楚我適合什麼樣的教育模式,給我定製最快成功的方案,現在看著他這樣,我似乎都有點懷疑千年前隱青淵放任我不管,讓我自己練功,是不是也是他的一種特殊的教學方法?

畢竟能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我就能和南蓮打的不分上下,能這麼快的提高我的功力,和我救父母的心切,密不可分。

人隻有在懷著最強大信唸的情況下,纔會突破極限,而千年前的我,就已經突破了極限。

很難想象,要是千年我一直都這麼練下去,練到如今,那隱青淵,會不會已經不是我的對手?

不過往事已經不可追憶,我不也不可能有隱青淵的鐵石心腸,放任我父母的性命不管,隻為更強。

除了這些天隱青淵對我功課比較認真的輔導之外,他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讓我有些不適。

每當我與隱青淵教我練劍的時候,我感覺他在吃我豆腐。

他的手不是握住我的腰,就是貼在我的候審,臉也緊緊貼在我的耳邊或者肩上。

動作氣息十分的曖昧。

儘管我有幾次想躲,但就是躲不掉。

甚至有天晚上,我總覺的有人在親我,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隱青淵坐在我的床邊。

他唇上濕濕的,跟我說正好巡夜,就過來看看我睡得好不好。

種種情況,讓我覺得隱青淵實在是太奇怪了。

之前他還會對我保持距離,甚至是第一次教我練劍的時候,他握住我的手也是隔空而握,並不會觸碰到我的手,可現在……

莫非,隱青淵見我跟王嫵長得一樣,所以對我又起了什麼不好的心思?

不行,不能再這麼繼續下去了。

我得去見一次火靈長老,問問長老有冇有什麼更好對付隱青淵的法寶。

現在南蓮不在,是我下手的好機會,隻要我再搞到一件可以迅速殺死對方的法器,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