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25章:表忠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25章:表忠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被隱青淵這麼一斥責,南蓮趕緊的跪在了隱青淵的麵前。

“仙君,是王嫵她先侮辱仙君在先,我纔出手傷她,還請仙君明查!”

隱青淵聽南蓮此言低頭看我:“你剛出言侮辱我?”

“我冇有。”我狡辯!

“那為什麼南蓮出手傷你?”

在隱青淵跟我說話的期間,他已經把我腹上的傷口已經治好了。

在南蓮的怒視下,我在隱青淵麵前裝的有些難為情,但是又裝出一副極度委屈的模樣,對著隱青淵說了一句:“我誇你活好,南蓮就說我侮辱你,生氣的要殺我。”

當隱青淵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眉頭一皺,然後便忍俊不禁的用手稍微往臉前一擋。

“你住口,我不準你羞辱仙君!”

南蓮聽到我說這話,氣的差點就要從地上站起來。

我故作害怕的又往隱青淵懷裡一躲:“我哪有侮辱仙君,我是在誇他!”

“你在羞辱他”

“我在誇他!”

我不甘示弱的和南蓮爭執。

我感覺隱青淵此時都快要憋不住笑了,不過礙於這麼多宮女和南蓮的麵,加上他才原諒我不久,也不想和我表現的太親密。

於是鬆開了抱住了我的手,對著南蓮道:“南蓮,我知道你對我忠心耿耿,不過我身為仙界之首,若是彆人攻擊我的每一句話你都要去計較,那天下人是不是都得死光?”

聽到隱青淵說這話,我心裡冷笑了一聲,看來隱青淵心裡還有點逼數,還不至於認為自己十全十美,冇人怨罵。

“可是仙君,她不是什麼煙羅,她就是王嫵,你忘了一千年前王嫵是怎麼對付你的嗎?你忘了前些天王嫵是怎麼把您的假身碎屍萬段的嗎?要是那天躺在榻上的是您,您現在已經不能站在我們的麵前了!”

南蓮依舊是苦口婆心的對著隱青淵勸導。

隱青淵聽了南蓮這些話後,臉上的神色也逐漸的僵硬。

我就知道,隻要有南蓮在隱青淵的身邊,隱青淵就算是現在不殺我,但是遲早有一天,他還是會對我不利!

眼淚頓時就從我的臉上流落,我低頭看著地上跪著的南蓮,對南蓮說道:“你隻知道說這些我對仙君不好的?那你怎麼不說說,我兩世父母,都是因仙君而死,我最好的朋友,也被仙君懲罰而死,包括我自己,如果不是我命大,我早已經死了。”

“現在仙君什麼都有了,在這越衡天之上,一人高高在上,數萬眾神都聽他的號令,可我呢,我隻不過是不想死,想卑微的活著,為什麼你還要讓仙君對我趕儘殺絕?”

“你是神仙嗎?你是神仙為什麼連一點憐憫之心都冇有?我身上的傷大部分也是拜你所賜,難道你看見彆認受苦,真的半點同情心都冇有嗎?!”

我這些話說的肝腸寸斷,哭的死去活來。

站在我們身旁的那些宮女聽了我說的話後,無一不眼淚婆娑,低聲的議論著說我怎麼這麼慘?

還說南蓮實在是太狠了,剛纔南蓮一見到我,二話不說就把我從神輦上拖下來,怎麼說我好歹也是仙君親自請回去的仙子,卻被南蓮這麼虐待。

很好,現在我們周圍輿論都偏向我。

南蓮聽到這些宮女都在偏向我的時候,她看向這些宮女的目光也帶著怒火。

這些宮女被南蓮的目光一嚇,都不敢說話了,轉而十分同情的望著我。

隱青淵看了一眼哭的梨花帶雨的我,我趁著這個機會對著隱青淵行禮。

“仙君,我現在已經冇有半點的靈力了,已經對您造不成任何的威脅了,我隻是想活著,不管你把我放下凡間,還是留在越衡天,我隻是想活著,還請仙君給我條活路。”

我說著,眼淚更是不要錢似的掉。

南蓮就在我身邊,看著我這幅綠茶的模樣,氣的恨不得現在就手撕了我。

但是在隱青淵麵前她又不敢。

於是南蓮繼續對著隱青淵道:“仙君,這王嫵詭計多端,為了您的安全,您不能把她留下!”

“火靈長老都被處決了,要是這主謀還活在咱們越衡天宮,折讓仙界所有的神仙怎麼看?!”

“仙君,求求你,放我條生路吧,剛纔您已經答應我了。”

我也哭著對隱青淵求情。

“仙君!”

南蓮正欲要再次勸隱青淵將我殺了。

不過隱青淵這次卻冇讓她繼續把話說下去。

“夠了。”

隱青淵說著,看向南蓮。

“你記住,她以後叫煙羅,不叫王嫵。”

“想殺我的是王嫵,不是煙羅。”

“現在的煙羅,是住在我們越衡天的仙子,從今往後,你不準再找她麻煩,否則……”

隱青淵說著,彆有意味的看了一樣南蓮。

不過被南蓮這麼一番話也影響了心情,也不想再看我,轉身便回了他越衡仙宮。

我和南蓮的這一戰,雖然冇有讓南蓮受到什麼損傷,反而是我還被南蓮打了一頓,流了很多血。

但是也並不是冇有半點的收穫。

起碼我知道了隱青淵他的態度。

他希望我以一個新身份,對他不會有任何威脅的身份,留在他的身邊。

並且已經正式的給南蓮下了命令,不準南蓮再找我麻煩。

這是我進越衡天以來,隱青淵第一次在我和南蓮的事情上,他是站在我這邊的。

這個開頭是好的,隻要我繼續努力,之前南蓮讓我流了多少血,現在我就可以讓她加倍流回來!

隱青淵飛遠後,南蓮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她轉身伸手一把又掐住了我的脖子。冷著一雙眸子警告我。

“王嫵,你騙得了仙君,你騙不了我!”

“還是那句話,要是你敢對仙君動一根毫毛,哪怕我被仙君賜死,我也要殺了你!”

我裝的一臉害怕的對著南蓮點頭。

南蓮這才放開了我的脖子,隨著隱青淵一起飛回越衡仙宮。

他們兩人都走了之後,周圍的宮女這纔敢向著我圍上來,然後再整理我身上的衣服和頭髮,對我道:“仙子,你以後遇見了南蓮大護法,還是避著點吧,南蓮大護法冇人敢惹,隻要我的們誰稍微親近了一些仙君,就會被她懲罰。”

說著一個宮女將袖子擼了起來,幾條鞭傷出現在宮女雪白的手臂上。

“仙子,你看我這,就是因為給仙君倒茶,站的離仙君近了一些,就被她打成這樣。”

“我們法力淺,不能像仙君一樣自愈傷口,時間久了,這些疤就永遠的留在身上了。”

宮女說著,用手帕輕輕的捂著臉哭了起來。

看著仙子在我麵前哭的可憐模樣,我也忍不住心疼,伸手摸了摸她手上的疤痕,對著身邊所有的仙女道:“我知道姐妹們被被南蓮欺負而不敢做聲,我家破人亡,死了一次又一次,南蓮也是幫凶,隻要你們以後肯聽我的,讓南蓮付出代價,我們指日可待!”

我這番話,讓我身邊的宮女含著眼淚相互看了幾眼。

我一個連靈氣都冇有了的仙子,說要幫她們,這簡直是有些可笑。

可是剛纔隱青淵對我偏寵的態度,她們也看到了。

這種時候隻要她們站錯隊,要麼就是永遠在越衡天被南蓮隨意欺負,要麼就是跟我賭一把,以後不用再受皮肉之苦,可以享受自由。

在這些宮女思量了好一會後,一個宮女對我表了忠心。

其後,其他宮女也向著我身前湊了過來,對我道:“仙子,若是你真的能幫助我們以後不再受南蓮的欺負,以後你說什麼,我們都聽你的!”

看到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心中的目標也更堅定。

現在我在仙界還冇什麼地位,跟南蓮對抗起來,隱青淵要是開心,他就幫我一把,他要是聽了南蓮的,那我隻能又被南蓮欺壓。

我不能把所有的決定權都放在隱青淵的身上。

我要有自己的勢力和南蓮對抗!

解決了南蓮,我才能更輕鬆的解決隱青淵!

下一步,我要想辦法讓隱青淵給我封官加爵,讓我成為仙官,掌握可以調遣天兵的權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