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41章:頓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41章:頓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很奇怪,隱青淵竟然也有這種善良的時候。

更加奇怪的是,隱青淵怎麼知道我對整個仙界已經感到失望?

隻是這種失望,比起我要殺他,倒確實是弱了不少。

我抬頭看向頭頂天空的天裂,細紋淡淡,但連貫整個天空,無邊無際。

雖然我不知道這天裂跟我有什麼聯絡,但是隱青淵話說至此,他要是真的求死,我也不能讓他失望對不對?

“你若是求我,我肯定答應,不過你得告訴我,你想怎麼死?”

隱青淵聽我答應的這麼爽快,背手轉身一笑,看向麵前的雲海。

“傾顏不是已經在仙界部署了軍隊嗎?等他部署完成,就是我的死期。”

“不過在這一天到來之前,我希望你能夠像是從前一樣,在越衡天陪我走完我最後的走完我生命最後的一段路。”

隱青淵詭計多端,我被他騙過了這麼多次,這次根本就不敢再相信他。

隻是此時似乎已經輪不到我相不相信。

他已經知道了我和傾顏的計劃,隻要他願意,立即下令徹查仙界所有軍團,我們的計劃就是會失敗,根本就冇有我和他講條件的機會。

“好。”

我同意了隱青淵的要求。

隱青淵見我答應了之後,轉過頭來對我一笑,伸手摟住了我的肩膀,向著他的懷裡靠進去。

此時我被隱青淵抱在他的懷裡,已經冇有了任何的溫情,滿腦子裡想的就是傾顏什麼時候能把軍隊全都部署好?等到時候控製了仙界所有的力量,就算隱青淵不想死,他在我和傾顏還有仙界眾神的威逼下,也不能在這個仙界至尊的位置上坐下去了。

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呆在隱青淵的身邊,監視他的一舉一動,讓他彆有機會揹著我去對付傾顏,又把我矇在鼓裏。

有了之前和隱青淵相處的經驗,現在不會盲目的相信隱青淵,也能隨時的調遣仙界外的宮女去幫我檢視仙界的動盪情況,隱青淵要是想動傾顏,我能立馬就知道。

不過這次隱青淵倒真的像是浪子回頭,在我陪他在越衡仙宮的這段時間,他每天除了讓我陪他彈彈琴,就是賞花賞舞,要麼就是帶我去越衡天的寶庫,隨手就送一些價值連城的但我卻冇什麼興趣的仙寶給我。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仙界一片平靜。

在這期間,我又去了能看見天裂的那座高山。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從答應隱青淵不動仙界,天上的那條裂縫,竟然在短短的十來天內,就已經縮小到二三十餘米,甚至是還有將要完全消退的跡象。

這個現象讓我十分的吃驚,難道這天裂真的和我有關?

如果我對整個仙界的怨念強一分,失望濃烈一分,這天裂就會擴大?

現在我心裡已經把所有的矛頭都對準了隱青淵,無關仙界,而這天裂自然就變小了?

能掌控仙界命運的,隻有洪荒天的萬神之主,可是這天烈又與我的想法息息相關,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想隱青淵肯定知道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帶我來看這天裂,不然他也不會忽然良心發現,心甘情願的準備赴死。

於是我折返越衡仙宮,準備從隱青淵嘴裡探探底。

不過當我再次回到越衡仙宮的時候,一進仙宮,仙宮裡竟然掛滿了凡間的彩色氣球,擺滿了茶點和酒水,一個五層的公主夢幻風的蛋糕,就擺在大殿的正中央!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差點都有點蒙了。

這可是仙界,而且還是隱青淵的神宮,怎麼有這麼多凡間的食物?

不過就在我疑惑的走進去的時候,我看見隱青淵身穿著一襲深色燕尾服,一頭短髮往後梳,將整張精緻的小臉全都露了出來,他正款款的向我走了過來,然後停在了我的麵前,給我行了個紳士禮。

“歡迎火靈長老來參加王嫵小姐的生日宴會。”

生日宴會?

我聽到隱青淵說這話的時候都有點懵逼,我過生日了嗎?

見我冇反應過來,隱青淵則起身對我道:“今天是八月十六,你的生日,獅子座小嫵。”

隱青淵這麼一提醒,我這才明白了過來,冇想到隱青淵竟然還記得我生日!

看著我滿臉露出來的驚喜,隱青淵對我盈盈一笑,伸手過來扶我:“今天,就讓我為王嫵小姐服務,陪你過完十八歲的最後一天,十九歲的第一天。”

十八歲,十九歲。

當我口中喃喃的念著我的年紀的時候,我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怎麼才這麼小?我怎麼可能才這麼小?

可是要是拋卻我從前的記憶,我的真實年齡,還不到二十歲。

“這是我為你準備的禮物牆,喜歡嗎?”

隱青淵帶我走到一麵全是禮物盒堆砌的牆壁前,笑著問我。

我冇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著整個生日宴會的佈置,隱青淵應該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此時的隱青淵笑的人畜無害,溫暖善良,就和從前我剛認識他那時一模一樣。

他的這種笑,頓時就把我的回憶拉到了從前。

那時候對隱青淵還各種排斥,每天跟著他去看事賺錢,他就像是我身邊的毒藥。

我知道不能碰,可是最終還是冇耐住他的勾|引,一步步淪陷進他編織的絕命之網。

初次心動的悸動,和從前隱青淵一次次將我救出水火的感動,現在想起來還是記憶猶新。

那些回憶,讓我的心臟無端端的劇痛起來。

我這麼愛他,為什麼隱青淵要這麼對我?

為了所謂的神位,殺我一百次也無所謂嗎?!

眼淚在我看著周圍的這些宴會場景時,不動聲色的掉了下來。

儘管我已經對隱青淵厭惡到極致,可是隱青淵在表現出他對我無害且寵溺的那一麵的時候,我又忍不住想去擁抱他,想倚靠在他的懷裡嚎啕大哭,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隻愛過他一個,可是隱青淵為什麼要把我弄的遍體鱗傷?

“仙君何必呢?”

我抬起頭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笑著問了隱青淵一句:“把這些人間的蛋糕裝飾禮物運到越衡天,又把自己打扮成酒店服務員的樣子,仙君花費了不少心力吧?”

我出言不善,隱青淵也隻是笑了笑,他並不介意此時我對他說什麼,依舊是笑意盈盈的走到蛋糕麵前,將蠟燭點上,然後對我道:“既然我準都準備了,你就吹個蠟燭許個願,就當是走個生日儀式。”

我看了隱青淵一眼,本想抗拒他,但是身體卻還是聽了他的安排,走到蛋糕麵前,在蠟燭亮起來的時候,閉眼許願。

許願之時,隱青淵就在我的身邊為我唱著生日快樂歌。

安靜輕柔的歌聲,穿破我的耳膜,直擊我心臟。

隱青淵的聲音,就像是一雙溫柔的手,在這種時候,將我心臟上的裂痕,一點點的撫平。

那種溫暖,讓我差點奔潰,眼淚滾滾從我的眼睛裡落下,我甚至都開始希望時間能夠永遠停留在我被治癒的那一刻,我甚至想問問隱青淵我們能不能丟下過去的所有,重新來過?

——不行!

回憶裡的屈辱,不允許我再這麼做!

我不能讓我自己在淪陷進隱青淵的虛假溫柔,我要儘早殺了他,隻有他死了,我纔不會再被他蠱惑!

我要殺了他!

我要殺了他!

我要殺了他!!

隻有隱青淵死了,我才能安心的做我想做的一切事情!

隻有隱青淵死了,我才能踏踏實實的和傾顏在一起,履行我對傾顏的承諾!

當這個想法在我腦海裡瘋狂的洶湧出來的時候,我的眼淚也愈發流的瘋狂!

殺氣滔天,我對隱青淵的愛意滔天,恨意滔天!

而就在我忍耐到極致,渾身都在顫抖之時——

就在這個時候,時間似乎忽然禁止,我似乎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隱青淵這麼執著殺我的原因,為什麼他會在我死後,又會瘋狂的原因!

恨生愛,愛生恨,愛恨交織到了極致,就會讓人瘋狂,讓人失去自我,讓人變的如同惡魔那般恐怖!

在這一刻,我忽然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脈那般,我忽然不再執著想去殺隱青淵。

愛又怎麼樣?恨又怎麼樣?

以後他是他,我是我,各自走各自的路,不更好嗎?

我的心情在這個時候瞬間平靜了下來。

睜開眼睛再次看向隱青淵,眼裡冇有了對他的恨,也冇有了對他的愛。

“隱青淵,你是不是還很愛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