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55章:再次相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55章:再次相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瞬間,我都不甘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

“姐姐,我可以吃你的爆米花嗎?我已經三天冇有吃東西了。”

小男孩怯生生的和我說著這些話,眼睛一直都盯著我的爆米花看。

劇場裡的光線不是很亮,我怕我是看錯了,纔會誤以為這個小南海市隱青淵。

於是我儘量的讓我自己平靜下來。

在那個女人的聲音落下之後,我腦海裡整個劇場裡的人的人生全景,全都消退,整個劇院,在我眼裡又恢複了正常的模樣。

我定了定神,看著我麵前的小男孩,拿起我手裡的爆米花,遞給了他。

“你叫什麼名字?”

我問小男孩。

小男孩臟兮兮的小手接過我給他的爆米花就往嘴裡塞,含糊不清的回答我:“我叫琛琛。”

“琛琛啊。”

我重複了一句這小孩的名字,藉著舞台的燈光,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小男孩。

這身上衣服破爛的就跟幾個月冇洗一樣,湊近了聞,還能聞到淡淡的垃圾桶裡的臭味。

儘管如此,這小男孩長得倒是異常可愛嬌氣,看起來就像是有錢人家的孩子,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像隱青淵的原因,小孩五官看起來也十分的秀氣俊美,一看就知道長大以後一定是個大帥比的類型。

“你家在哪?”

我又問這小男孩。

那個女人跟我說隱青淵冇死,這小孩該不會是隱青淵變成的,他又在想什麼詭計想害我?

“我冇有家。”

“小時候跟著橋下的老爺爺長大,這幾天爺爺去外麵撿破爛還冇回來,我就自己出來找吃的了。”

聽起來倒是挺慘。

看著這張簡直就是隱青淵縮小版的臉,我實在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像隱青淵的人。

“那你又是怎麼進來的?怎麼這麼多人,你就朝我要爆米花?”

小男孩把手裡的爆米花吃完,眼神又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我手裡的爆米花。

“我最喜歡吃的就是這種焦糖味的爆米花了,可是冇有錢買,剛纔看見你買了,我就一直偷偷跟著你混進來了。”

“我個子小,隨便一躲大家就看不見我。”

看著這小男孩的眼睛就像是長了勾子似的盯著我手裡的爆米花看。

於是我乾脆把我整桶爆米花都給了他。

“都給你,你快走吧,身上臭死了。”

小男孩聽我說他身上臭死了的時候,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忽然一暗,神色哀憐,像是有點傷到他自尊了。

雖然我懷疑他是隱青淵,纔對一個孩子出言不遜。

但是怎麼說這也是一副小男孩的模樣出現在我的麵前,而且看起來還怎麼可愛,他神色暗淡的時候,我心裡忽然就有了一種很強的負罪感,本想再跟這小男孩說幾句好聽的緩解下,但是小男孩隻是弱弱的接過我遞給他的爆米花,小聲的對我說句:“謝謝姐姐。”

然後轉身落寞的離開了。

看著小孩離開的背影,我自己真的想給我自己來一巴掌,要是這小孩隻是恰巧和隱青淵長得像呢?他已經這麼慘了,我還說他臭,我也太不是人了吧?

台上孫藝洲還在表演,我卻因為小男孩冇心思看下去了。

如果隱青淵冇死,現在的他應該在魔界。

魔界冇有直通人間的通道,所以他就算是活著,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來到人間。

那個小男孩隻是臉上有顆小小的淚痣,恰巧五官又和隱青淵有那麼點相似,我就把他當成隱青淵,是不是有點壞了?

畢竟把隱青淵這種大魔頭的名號冠壓在一個看起來純良無辜的小男孩身上,這簡直就是禽獸。

小男孩孤寂的背影離開了劇場。

我看著他那小小的身影消失了後,屁股如坐鍼氈。

在我實在是忍不住的時候,我抓起包起身,轉身就向著小男孩追了過去。

一齣劇場外,街上車水馬龍,我卻冇看見小男孩的身影。

心裡有點失落,不過卻聽到保安在叫罵:“哪來的臭要飯的,趕緊走!”

我轉過頭一看,真是琛琛被保安驅趕。

我趕緊向著琛琛走了過去,對著保安道:“保安大叔,你怎麼為難一個孩子啊?”

保安冇好氣的看了一眼琛琛:“這孩子在這溜達已經好幾年了,冇爹冇媽的,跟著他爺爺住在橋下的一個棚子裡,經常來劇院要彆人的爆米花吃,趕過好幾次了都不走,真是有爹孃生,冇爹孃教!”

保安一頓臭罵,讓我差點想開口懟這保安怎麼能對一個可憐的孩子這樣,但是看見琛琛估計剛纔是被保安踢了,眼睛裡還有點淚花,於是我也懶得跟這保安計較,於是帶著叫琛琛跟著我,來到了賣爆米花的店門口。

“你喜歡吃的話,我請你多吃點吧。”

說著我要老闆給我兩桶大的爆米花用塑料袋打包起來,遞到琛琛手裡。

琛琛像是從來就冇有吃過這麼多的爆米花那般,看見我遞給他爆米花的時候,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

看著此時琛琛可憐卻又無比激動的模樣,和我腦海裡隱青淵的模樣重疊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卻是莫名的心酸,眼淚就在我的眼眶裡打轉。

如果這個琛琛真是隱青淵,變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小凡人,和從前過著天差地彆的生活,我不知道他能怎麼熬過來。

“你還喜歡吃什麼?”

我問琛琛。

既然保安大叔說琛琛在這裡好幾年了,那說明琛琛是隱青淵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

看在他長得像是我前任的份上,看他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再帶他去吃點好吃的吧。

“姐姐你請我吃了爆米花,還要請我吃彆的嗎?”

琛琛膽怯的問我,像是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心的人要請他吃好吃的。

“是!”

我回答了一句琛琛:“所以在我改變主意之前,你想吃什麼就說,不然就不請你了。”

“我想吃紅燒肉、肉包子、大肉麵、還有肉餃子!”

琛琛高興的對我道。

我一聽琛琛喜歡吃的,怎麼都是一些肉麵肉餃子。

於是就對琛琛說:“說點貴的吧,特地請你吃這些冇意思。”

琛琛則是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

“我不知道什麼最貴誒,我吃的最貴的就是肉餃子,爺爺過節的時候就會賣給我吃。”

看著琛琛水靈靈的大眼睛,不韻世事的語氣,加上這種淒慘的身世,在我心尖一碰。

都冇吃過的好,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最貴。

琛琛的眼神特彆像隱青淵,在隱青淵冇有壞心眼的時候,他的眼神也一樣無辜純良,因為眼瞼下的那顆淚痣,又為他帶來了幾分嬌弱,惹人忍不住憐愛。

之前我就是被隱青淵裝出來的這種無害表情給騙了。

現在再次看到琛琛也有這種表情的時候,眼見著我馬上就又要被淪陷進這種眼神裡,這張相似的臉蛋上,我趕緊的在我自己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叫我自己清醒點。

現在我隻不過是看這琛琛長得像是我前男友,所以纔會請他吃飯的。

“行吧,今天姐姐請你吃紅燒肉,請你吃肉包子肉麪條肉餃子,走吧!”

說著我帶著琛琛去往一家飯店,而琛琛高興的就像是隻小麻雀那般,在我身後歡呼雀躍的跟著我。

我揹著琛琛,眼淚卻莫名其妙的從眼睛裡流下來。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哭。

好像琛琛的出現,觸動了我心裡那根隱藏的哭弦,讓我想起一些馬上要想起,但是又不願意想起的往事和情感。

“姐姐。”

琛琛小朋友在我點完菜後,又小聲的喊我的名字。

“你又怎麼了?”

我問琛琛。

“姐姐,我可以打包帶回去吃嗎?”

“為什麼?”

我奇怪的問琛琛:“現在天都涼了,你要是帶回去吃就冷了不好吃了。”

“爺爺還冇吃過這麼多好吃的呢,爺爺對我最好了,以前又肉餃子都留給我吃,我也要留給爺爺吃。”

看來還挺孝順。

我伸手摸了摸琛琛的頭髮,答應了他,叫老闆幫我把菜都打包起來。

隻不過老闆家做的菜分量實在是太大。琛琛一個孩子提不動,也就難為我為琛琛提到他住的橋底下去了。

橋底離我們打包菜的地方,大概兩公裡左右。

我走的腳都快要斷了,就後悔冇打個車。

但是琛琛之前都是跑步來到這裡來玩的,也不知道他住的大橋在哪裡,所以我隻能跟著他走,按照他會的路線走。

走了大概三十來分鐘,總算是到了跨河大橋底下。

遠遠的望過去,已經是郊區了,一個用麻袋和塑料袋搭起來的小窩棚,就立在一堆雜草裡。

“姐姐,那裡就是我和爺爺的家了!”

琛琛看到了家,趕緊的提著爆米花跑過去。

“爺爺爺爺,我回來了!有個好心的姐姐給我買了好吃的!”

我也跟著琛琛往前走。

拐過一片土包,我卻看見有幾個警|察在琛琛的窩棚麵前。

隻見跑在我前麵的琛琛剛纔還高興的喊著爺爺,忽然就冇了聲音,然後就是一陣哭嚎的聲音從琛琛嘴裡發了出來。

“爺爺……”

我預感事情有些不對,趕緊跑過去,隻見窩棚的前麵的地上,躺著一具老爺爺的屍體。

老爺爺渾身都濕透了,手裡還緊緊的握著一個白色的外賣盒,盒子裡散落出來幾個餃子!

幾個警察看見我帶著琛琛回來了,於是就抬頭問我:“你是這老爺子的什麼人?剛纔有人報警說河裡發現有老頭落水了,救上來後,人就冇氣了。”

琛琛哭的撕心裂肺。

我隻不過是送琛琛來的一個好心姐姐而已,不想惹事。

這老頭死了,我第一反應就是想走。

不過就在我轉身的時候,琛琛忽然眼淚迷離的對我轉過頭來,問我說:“姐姐,你可不可以救救我爺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