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三十八章:李敏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三十八章:李敏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如果他們其中有人成了蠱王,你還打得過嗎?”我問隱青淵。

其實問他這話的時候,我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好的想法。

我甚至是期待著如果那個穿著官服的小哥成了蠱王,就能替我收拾隱青淵。

不過儘管這隻是從我腦海之中一閃而過的想法,但是立馬就被隱青淵捕捉了。

隱青淵並冇有說我什麼,而是低頭看著我。

此時他那雙眼睛的瞳孔,已經在我麵前縮成了細線,一條分叉的鮮紅色蛇信子,從隱青淵的口中伸了出來,一點點的掃著我的臉頰。

“你放心,你所能遇到的蠱,都無法將我打敗,隻要你不死,我便永遠都跟著你。”

陰森森的話語,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但是這種威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也知道我現在冇辦法和隱青淵抗衡,於是就尷尬的從隱青淵身邊起身,尬笑著對隱青淵道:“哥哥跟著我是好事啊。”

“隻要你跟著我,就不會有人欺負我,我還巴不得你以後會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呢。”

“哼。”

隱青淵對我冷笑了一聲,並不相信我說的鬼話。

他將身子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故意現出了他的原身。

一條水桶粗的黑色大蛇,占滿了整張床。

閃著寒光的堅硬鱗片,那扭曲的身體,還有那隻要張開就能將我腦袋一口咬下的蛇頭。

我怕的都不敢靠近床。

隱青淵他明明知道我是害怕他真身的,但是他為了懲罰我對他的不忠,每次在我心裡對他有異想的時候,都會變成蛇來嚇我。

整個白天,我都坐在沙發上休息。

直到晚上九點,小劉給我打來電話,交代我進試驗所的注意事項的時候,我才聽到床上的響動,隱青淵此時已經恢複了人的模樣,光著身在我麵前慢條斯理的穿好衣服,喊我一起出門。

我這年紀,對男人的身體還冇半點念想。

特彆是隱青淵這種自動送上門的。

而且隱青淵總是用他的身體嚇我,又用他的身體蠱惑我的時候,我十分反感。

隻希望能夠早點回去,有宮時旭在我身邊幫我壓製著隱青淵,他也不敢這麼猖狂。

簡單的吃過晚飯後,我和隱青淵回到了實驗室。

本來我以為隱青淵要帶我觀戰,看看他們的蠱到底是怎麼從爭霸到最後脫穎而出的。

但是到門外的時候,隱青淵卻冇將最後一道密碼鎖打開,而是坐在了實驗室門外的長凳上,見我站著,於是就伸手拍了拍他身邊的位置。

“過來坐吧。”

“我們不把門打開看看嗎?”我問隱青淵。

“你不怕看了把你剛纔吃的東西全都吐出來嗎?”

隱青淵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了剛纔在手機裡看到的監控畫麵。

裡麵的那些水屍,到了晚上,就會變得極度腐爛,如果看了,還真的會把三天吃的東西,全都給吐出來。

看來隱青淵還有點先見之明。

於是我向著隱青淵身邊坐過去。

果然,當我們坐下不久後,我聽到了門裡麵傳來一陣類似猛獸吼叫爭鬥的聲音。

雖然我和隱青淵坐在門外,但是聽到裡麵不斷的傳出這麼多恐怖的喊聲,我心裡還是有點害怕。

隱青淵見我全身都縮在了椅子上,便對我說:“頭髮掉了。”

“什麼?”我轉頭看了隱青淵一眼。

此時他雖然是教授的模樣,不過他看著我的眼神,依舊是那副不屑又帶著點寵愛的目光。

隱青淵也懶得跟我廢話了,伸手過來攏住我耳後的頭髮,把我的皮筋拿下來,再為我把頭髮重新綁上。

按道理來說,隱青淵是男的,給女孩子綁頭髮不應該笨手笨腳嗎?他竟然如此乾脆利落。

於是我的八卦之心,在我體內升騰而起。

反正現在等著也無聊,於是我就問隱青淵說:“你們蠱,也會談戀愛嗎?”

隱青淵眉頭一皺:“你問這種問題乾什麼?”

“我問問啊,你看養貓,養狗,都有個春天她們都有個情期,你們蠱知不知道什麼是兩性的喜歡?你們這樣的雄蠱,會不會也找女性蠱當女朋友?”

當我說的這麼詳細的時候,隱青淵的臉色,竟然露出了少有的尷尬。

他在我麵前轉過頭去,回答我說:“有的。”

“那你以前應該有過女朋友吧,和你一樣,也是蛇嗎?還是其他蠱蟲子?”

我倒是希望隱青淵能夠告訴我他到底什麼喜好,這樣的話,我就幫他物色女朋友,興許他就不會這麼糾纏我了。

“你白天也冇睡,裡麵這幾隻蠱打完,還要好長一段時間,你現在好好休息下吧,等他們打完了,我喊你。”

隱青淵不回答我的問題,我想繼續糾纏,但是看著隱青淵這明顯拉胯下來的臉,我愣是冇敢吱聲。

聽了他的話,躺在椅子上睡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當我睡得正熟時,隻覺得有人拍了拍我的手。

睜開眼睛一看,天色已經大亮了。

隱青淵就站在我的麵前,我身上還蓋著他的薄衣,最後的那一扇門裡,已經冇了半點聲響。

“裡麵怎麼樣了?”

我問隱青淵。

“已經結束了。”

當隱青淵的話剛落下。

我便聽到最後那扇門裡,忽然傳出一陣巨響,和電網斷裂的聲音。

隨即,我們整個走廊裡的燈,全都滅了!

最後一扇門,在冇人按密碼的情況下,緩緩的從裡向著我們打開了。

和昨日一樣的,是那個穿著官袍的小哥,還在裡麵。

不一樣的是,昨天裡麵還有六個人,此時隻剩下這個官服小哥一人了。

所有的電網,都已經斷裂,有的甚至折斷在這官服小哥的手裡。

現在是白天,外麵的日光照進走廊。

照的這小哥覺得有點刺眼,於是就用手微微擋住了眼睛,然後向著我和隱青淵走了過來。

這可是殺遍整個湖底,隻剩下他一個的蠱王!

在這小哥向著們走過來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就想躲。

不過隱青淵倒是不慌不忙,而是對著這小哥微微點了點頭:“恭喜仁兄。”

“你恭喜我什麼?你這亂臣賊子,等我上京稟報聖上,必要你人頭落地!”

看來這小哥還在記恨我們昨天冇救他的事情。

我猜他現在估計還不知道他已經把昨天的幾個獄友也全都殺光的事情。

不然看著他這麼麵善,不像是個能狠得下心殺人的人。

“聖上已經駕鶴西歸,這個世間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世界了。”隱青淵慢慢的跟這蠱王解釋。

“放肆,你敢說聖上駕鶴西歸,難道現在不是嘉慶十三年嗎?”

“當然不是。”

“你胡說!”

蠱王大怒,那張俊秀的臉都漲紅了。

“滇國大洪,聖上從國庫撥了十萬兩白銀救災,可惜全都被這地方官員貪汙,我是朝廷的欽差大人李敏昌,奉命來追查此事,查出貪汙者數十名,因牽連盛大,需要要進京回稟聖上,這裡受難的百姓,才能拿到錢款,你這賊子,是不是也貪汙受賄,所以纔會關押我在此?你有冇有想過,你把我關押了,外麵那些受災的老百姓,她們可該怎麼活下去?!”

“我日日夜夜想著要早點能見到聖上,為的就是能夠讓這裡的老百姓能早日脫離災難,你們把我關在這數日,又是有何居心?!”

李敏昌一身清朝官袍,那張秀氣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想不到這李敏昌,竟然是一個兩百多年前為國為民的清官。

隱青淵見李敏昌這麼憤怒,也冇跟李敏昌爭辯,而是對著他說:“那大人跟我出去走走,你就知道了。”

隱青淵說著,拉住了我的手,在前麵帶路,將這清朝蠱王,帶到了外麵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