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74章:隱青淵的計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74章:隱青淵的計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瞬間我甚至都有了是不是這條王城的門一打開,時間就天亮了,關上時間就天黑了?

不過想想這也不可能,這裡是魔界,又不是什麼洪荒天上的十八層天,怎麼可能有如此神力。

整扇城門打開之後,整個王城之內宛充滿了燦爛光輝,裡麵的王城大道兩旁,巨大的石人屹立兩旁,數百個侍衛架著車輦,向著我們和隱青淵飛了過來!

“恭迎吾王!”

聲音浩蕩,那些侍衛齊齊在隱青淵麵前跪下,請隱青淵上車輦。

光是給隱青淵抬著神輦的侍衛,就有上百個,怪不得隱青淵墮入這魔界後半點都冇有不開心,在這魔界,他可比在越衡天上當越衡仙君風光多了。

我跟著隱青淵一起坐在轎子裡,沿途欣賞魔界王城的風景。

在天上陽光的照耀下,整座王城都散發出一種無比耀眼甚至是有些聖潔的光輝,太陽一在這座王城出現,整座魔界王城變得更像是神聖的宮殿。

“隱青淵,你把我帶到魔界來,該不會就是為了讓我見識見識你這王城建的有多牛皮吧?”

“怎麼?不可以?”

隱青淵竟然不知廉恥的承認了。

“?你這有意思嗎?”

我悶著氣對著隱青淵道:“你與其有這個時間帶我來魔界展示你的王城,還不如早點幫我對付地母呢。”

“我不帶你來看看,你怎麼會知道身為你男朋友的我,是如何的家大業大?”

“抱歉!”

我打住了隱青淵:“是前男友。”

隱青淵笑了笑,冇理會我。

隱青淵給我安排了居住的宮殿,又親自帶我熟悉他王宮的佈局。

雖然隱青淵表麵說是帶我來魔界,就是為了在我麵前裝逼。

可是按照我對隱青淵的瞭解,他應該不是為了這麼膚淺的理由帶我上來的。

不過在這魔界確實要比仙界好。

在魔界吃的喝的,比起人間更繁雜多樣,甚至是還有很多仙界冇有的寶物,我見都見過。

隱青淵則帶著我在魔界開眼,真是讓我長見識了。

在魔界逛了一天,吃了一天,傍晚城門關閉,不過在王城之內,依舊是亮如白晝。

晚上臨睡前,我在侍女的帶領下,去浴池洗浴。

七八個侍女伺候我洗澡,我看著偌大個浴室裡飄飛的帷幔,以及整個浴室的簡單但是又不失奢華的裝修。

我便問離我最近的一個侍女:“隱青淵在天界當了這麼多年的神仙,在他冇進你們魔界之前,誰又是這裡的王?”

侍女不敢直接提隱青淵的名字,不過我身為一個外族人來到這裡,並且提起了她們的王,這侍女明顯就很自豪。

“萬年前我們的王出生的時候,他就是我們的王,哪怕後麵王不在,我們整個魔界,也依舊聽從他一人的號令。”

“那萬年之前呢?萬年之前魔族的王,是你們魔王的父親嗎?”

我又問侍女。

侍女聽到這個問題後,噗嗤一笑,然後再耐心的回答我道:“萬年之前,我們魔界還是蠻荒禁地,到處都充滿了殺戮,是王的誕生,才讓我們整個魔界有了秩序,讓我們魔界的每個百姓都可以平安祥和的生活。”

這麼說來,隱青淵是魔界的第一個王,怪不得他在仙界萬年,魔界都還能視他為唯一的尊主。

“那在你們魔王不在的時間裡,你們魔族內就冇有任何人想篡位嗎?”

本來這件事情已經有些**了,不過侍女似乎在我麵前也不計較這些。

“當然不會,在我們魔界,誰最厲害,纔有資格當尊主,從萬年前王誕生開始,到現在,他一直都是我們魔族最強大是的首領,冇有誰可以超越。”

侍女剛說完,我還準備想八卦一些其他問題,不過此時的侍女忽然像是受到了什麼感應,忽然齊齊從水中起身,上岸離我而去。

這怎麼回事,我澡還冇洗完呢,她們怎麼就走了?

雖然我也可以自己洗,但是起碼也得把我的衣服給我啊!

我起身想去拿衣服,不過這時,腰忽然被什麼東西捲住了,我低頭一看,竟然是條泛著粗壯蛇尾,隨後緊接著一個懷抱從我身後向我抱了過來。

長長的發向著我的肩膀上輕灑下來,一股無比熟悉的味道將我覆蓋。

我根本就不用轉頭,就知道現在在我身後的就是隱青淵。

蛇尾微動,捲起波光。

在隱青淵的手快要抱我的時候,我趕緊轉身,想要推開他,不過在這一瞬間,隱青淵徹底抓住了我的手腕,將我往浴池邊上壓了過去,激起水花飛濺。

“隱青淵你要不要臉?趕緊放開我!”

我被隱青淵撐住了,背靠在浴池邊上以一種十分不雅的姿勢麵對著隱青淵。

看著他一臉正人君子卻如此下流的模樣,我真是醉了。

但是隱青淵絲毫都不理會對我說什麼,而是問我說:“你不想在浴池試試?”

“你有病啊!”

我使勁的想用腳推開隱青淵,不過隱青淵卻已經向著我身前壓了下來,讓我將他如數吞噬。

隱青淵的手抱住了我的臉,他自己的臉則抵在我的臉前,身上在此時也不斷的湧出道道黑氣,將他和我圍繞,又全都鑽進我的身體裡。

我看著這些在我們身邊飛舞著又向著我身體裡沁入的黑氣,問隱青淵道:“你這是在乾什麼?”

隱青淵低頭看著我,他的纖長捲翹的睫毛已經掛上了浴池裡的氤氳霧氣,小臉雪白,在暖白色的光芒照耀下,顯得如玉晶瑩,本來就熱的池水加上他起伏超凶,密汗已經貼著他的髮絲掉落在我的身上。

“如果我告訴你,我殺不了地母,你會怎麼樣?”

隱青淵貼著我的耳朵,喃喃的對我道。

這一瞬間我心臟一緊,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向了隱青淵。

那他這麼對我,是不是在白嫖?

“不過你可以殺她。”

隱青淵再次對我道。

“什麼?”

“地母的實體,已經在千年前被我銷燬了,但是她的靈魂不滅,所以我隻能將她鎮住。”

“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殺她的,就是你。”

“我?”

我驚訝的看著隱青淵。

要是我自己能殺地母,我乾嘛還這麼作踐我自己來求隱青淵?

隱青淵對我邪魅一笑,伸手勾起落在我唇邊的發含進他嘴裡。

“你本是她在自己心臟上剜下來的一塊肉孕育而成,你與她相生相剋,你要你還活著,彆人就殺不死她,隻要她還活著,她就可以無限製的把你救活。”

“隻有你們對戰,你親自將她殺死,她纔會徹底隕滅,而你也能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活著。”

我從來都不知道這些,我又問隱青淵:

“可是我隻要從你身邊離開,就會被她操控,我根本就冇這麼大的能力對付她。”

“所以我把我的力量全部給你,整個魔界也給你,這樣,你就可以隨意掌控她的命運,徹底將她覆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