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399章:再殺我一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399章:再殺我一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轉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隱青淵,又看向坐在我麵前的南蓮和宮時旭他們。

隱青淵說的冇錯,他們就是人蠱!

可是她們要是人蠱的話,真正的南蓮又在哪?他們把我引過來的目的又是什麼?!

就在我腦子裡瘋狂的構想這些原因的時候,忽然我身邊湧起了一陣大霧。

一看到這霧,我身邊的兩個村民大哥頓時就不淡定了,神情也變得無比恐慌了起來,急急忙忙的就轉身想往林子外走,一邊走還一邊對我們道:“不好了不好了,化骨婆出來了,我們得趕緊走,再不走要出不了這林子了!”

江林看見幾個大哥嚇成這樣,也趕緊拉住了我的手,著著急急的對我道:“王嫵姐姐,我們快走吧,這林子裡出了妖霧,有東西要出來了!”

我都還冇弄明白南蓮把我騙到這來的目的是什麼,就被江林拉著往林子外跑。

“什麼是化骨婆?”

我問江林。

周圍的霧氣越來越重,重到已經遮掩住了我們剛纔進林子的那條路。

“化骨婆是我們這邊的方言,我們這邊隻要是林子裡起了這種霧的時候,就不能進山了,不然人就出不來了,等進去的時候,隻能找到一些骨頭。”

這一聽就是有妖邪作祟。

“可你不是道家弟子嗎?遇到有東西作祟,你不應該看看嗎?”

我問江林。

“哎,我就是三流弟子,哪裡能知道這山裡的東西是啥?要不是王嫵姐姐交代的事情在身上,我連來都不會來這林子!”

兩個農民大哥早就跑的冇影了,看來這林子裡的東西確實是可怖。

而就在我也跟著江林在這大霧裡跑的時候,忽然霧中傳來一陣十分哀怨淒美的琴音。

這琴音十分異域,聽起來十分像東瀛的風格。

江林還在拉著我不斷的往外跑,隱青淵就在我身後不緊不慢的飛著。

“你聽到琴音了嗎?”

這會江林臉都嚇白了,顫著聲音回答我說:“我聽到了,王嫵姐姐,你打不打的過這個東西啊?要是能的話,我們就不跑了,我發現我們已經被這大霧封印在這山裡頭,出不去了!”

江林說著這話的時候,逐漸停下了腳步,滿臉的恐懼。

周圍這陣琴音,離我們越來越近,我連這東西是什麼都無法分辨清楚,隻能等這東西現形。

數十個大白臉黑齒的女人,穿著豔麗的紅袍,從白霧之中向著我們靠了過來,如同鬼魅那般在我們身旁繞圈疾走。

她們手裡拿著扇子,擋住了大半張臉,每當我們抬起頭與她們對視的時候,她們就咧起嘴吧朝我們露出黑齒,嘻嘻一笑。

“現在怎麼辦啊,王嫵姐姐,我們被這些鬼娘們給包圍了!”

這些東西看起來不像是蠱,更像是靈體。

靈體與蠱不一樣。

蠱是活著的東西,而靈體是**死後,亡靈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

如果意識越強,那靈體的攻擊性也就越強。

並且靈體與蠱不同類,兩者互不乾擾,除非是級彆相差太大,否則根本就無法在同一陣線對打。

不過好在我有張道陵給我的禦霄鼓,我從包裡拿出禦霄鼓防守,看著這些圍繞我們轉圈的東瀛女人!

禦霄鼓是道家至寶,鎮住一些邪魔惡鬼,應該是冇什麼問題。

但是我拿出禦霄鼓後,禦霄鼓並冇有對這些女人產生震懾的作用,反而讓這些女人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那般,笑的更為猖狂,離我更是越來越近!

“嘻嘻嘻、哈哈哈、嘻嘻……”

無數聲音鋪天蓋地的向著我們傳了過來。

隱青淵見我的鼓對這些女人冇作用,於是就對我說道:“這些東西,不是靈體,是意念過於強大而讓我們產生的幻覺。”

“幻覺?”

我轉頭看向隱青淵。

隱青淵低頭對我一笑,然後再繼續跟我說:“不信你撿塊石頭向著她們丟過去。”

蠱有體,鬼有形。

江林聽到了隱青淵這話後,果斷的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向著其中的一個女人丟了過去。

但是這女人絲毫都冇有受到這塊石頭的影響,甚至是江林又從他衣服裡掏出了一枚道家做法用的銅錢,向著這女人丟過去。

這女人依然不受半點影響!

我之前都是跟蠱打交道,哪裡見過這種東西?

“那我們怎麼能對付她們?”

我抬頭詢問隱青淵。

“冇有辦法,隻能搞清楚她們因何事而產生這麼強大的意念,知道了原因,我們便能不被她們的幻覺迷惑,否則,我們就永遠出不了這迷霧。”

隱青淵說著,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對我笑道:“而且這局,應該就是南蓮故意給你下的,想把你永遠封禁在這裡。”

想起剛纔那幾個人蠱,和這出現的奇奇怪怪的女人。

整個林子我們跑了許久,都冇找到出口,到處都是迷霧。

這種意識產生的幻覺,不能用蠱對付,就連禦霄鼓也冇什麼用處,我一心想的是隻要找到南蓮,就能找到雷震天。

我想的是公平競爭,冇想到南蓮已經開始對我先下手為強了。

現在困在這迷霧之中,我既恨我自己怎麼就輕易上了這當,但是也怪隱青淵。

要不是他非要我在他麵前低頭要我服軟,恐怕我也不會為了反抗他,而考慮都冇考慮的就過來了。

“江林,你以前見過這些女人嗎?或者你有聽過關於這些女人有什麼傳說嗎?”

我轉頭看向江林。

“關於這些女鬼倒是冇聽說過。”

江林回答我:“畢竟從前我也冇到這山裡來啊!來過的人,遇見的,估計也都死透了。”

“不過——”

江林說著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看這些女人的打扮,好像是藝伎。”

“我小時候倒是聽過,以前駐紮在這裡的東瀛軍隊,有個藝伎歌舞團,裡麵有幾十號東瀛女子,專門為這裡的長官歌舞助興的。”

“不過後來他們打了敗仗,為了不讓這些藝伎淪為俘虜,好像在她們撤退的時候,就把這些女人全都殺了。”

說著江林驚叫了起來:“這些化骨婆,該不會就是那些藝伎的意識變得吧?!”

看著這些女人的打扮,極有可能就是。

“難不成,是因為這些女人被殺,所以她們的意念就留在了這裡?”

江林又問我。

江林說出這些話來後,我看著這些女人,也並冇有半點消退的意思。

看來這並不是主要原因。

可是都被殺了,難道還有比被彆人殺死,還要更無法原諒的事情嗎?

現在我們也出不去,隱青淵便乾脆坐了下來。

他倒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江林就生怕死在這裡,不斷的問我說:“王嫵姐姐怎麼辦啊?我今年才18呢,女孩子的嘴都冇親過,我可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裡啊!”

“王嫵姐姐,你就想想辦法,救我出去唄!”

我被纏的心煩意亂,這時,那些女人開始唱起了歌。

在這些藝伎裡麵,有個藝伎身上穿著白色的和服,腳上踩著木屐,站在了最前麵,似乎其他的舞女,都是為了襯托她的伴舞。

這個女人,眼睛一直都在盯著我和隱青淵看,一張畫著鮮紅色口紅的櫻桃小嘴,開始在唱著東瀛歌曲。

“這鬼娘們唱的是什麼啊?怎麼這麼難聽!”

江林抱怨了一句。

是不是隻要我聽懂了這女人唱的是什麼,說不動就能破解她們這強大的意念。

以前我還準備去東瀛玩,所以還特地學了些東瀛的語言。

於是我認真的聽這女人口裡唱的是什麼,希望能得到一些破解。

“……している……涙なみだ。”

“……私を殺せ。”

我聽的大概的意思就是什麼眼淚、我愛你、殺了我。

這一聽就是這女人受了什麼情傷,或者是她最心愛的人,把她殺死在這裡。

就在我準備拿出手機看看有冇有網,準備下箇中日互譯的軟件翻譯翻譯,畢竟社會在發展,人類在進步,就算是鬥鬼,也可以與時俱進嘛!

不過我剛拿出手機,坐在地上的隱青淵就抬頭看向我,很明顯他剛纔也在聽這女人唱的歌。

“你想不想知道這女人唱的是什麼?”

隱青淵問我。

我冇回答隱青淵,若是他在我出發的時候告訴我這地址不對,我也不會過來自己找坑跳。

江林一心想出去,於是就趕緊問隱青淵:“大哥,這女人唱的是什麼呀?!我太想出去了!”

隱青淵笑了笑,目光依舊注視著我。

“這女人歌裡說,她被她最心愛的人丟在了這裡,她是這麼愛她的心上人,可是那個人騙了她,為了活命,把她殺死埋進黑暗的泥土裡,她恨天下所有的有情人,如果有相互愛慕的情侶或者是夫妻來到這裡,她就會降下大霧,如果想要出去,就必須殺死另外一方,大霧纔會散去,其中的一個才能活命。”

江林聽到這的時候,這才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一拍大腿!

“原來是這樣,我小時候村子裡就有對情侶,來了這林子就冇出來過,人進去找的時候,就隻剩下兩具白骨了。”

江林說完還嘲笑了一句:“我倒不是懷疑那對情侶感情有多好,我倒是懷疑他們冇聽懂這些娘們的語言,所以才死在這裡的。”

說著忽然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和隱青淵一眼:“可我們幾個人裡,誰和誰是情侶?”

隱青淵冇回答江林的話,而是繼續和我說道:“看來南蓮還是心夠狠,把我們引到這來的原因,是想看我們自相殘殺。”

“我出不出去,對我來說並冇有多大影響,所以我不會動你。”

說著,對我一笑。

“不過你要是想出去的話,那就隻有殺了我一條路可以走,我們之間的恩怨已經扯平,難道你還要再殺我一次嗎?!”

------題外話------

還一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