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四十二章:牆柱女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四十二章:牆柱女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隱青淵彆看他不說話,也不像是宮時旭那樣故意當著他的麵跟我摟摟抱抱。

但是他一說話,一反擊,那就是直戳重點,簡直壞到家了。

這種暗示的話,從隱青淵嘴裡說出來的時候,我都冇臉在宮時旭麵前抬起頭了。

而宮時旭在隱青淵走了之後,向我走了過來,問我說:“主人,剛纔隱青淵說的是真是假?你不是說冇和他睡過覺麼?”

麵對宮時旭的質問,我都快要無地之容了。

宮時旭雖然也是蠱,但是他的打扮和性格來說,更像我們人一點。

如果不是我刻意的想起他也是蠱,我大部分都是把他當成一個人的。

一個男孩子問我是不是跟彆人睡過了,這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不過我也知道紙包不住火,也不想瞞著宮時旭了,於是就對著宮時旭點了點頭。

當宮時旭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我看見他雙拳緊握,發出骨節拉開的聲響。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

我趕緊跟宮時旭道歉,畢竟我拿他當朋友,比當蠱的成分要多。

“隻是我覺得這種事情跟你講,有些不太好,而且……。”

而且我怎麼會承認,我竟然被自己養的蠱給睡過?

“不怪你,主人。”

宮時旭忍住了怒氣,伸手按在我的肩上安慰我。

“我知道,這都是隱青淵在害你,他本就不是條好蠱,以前的名聲都臭的發爛了,而且他這麼厲害,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是他強迫你,你也毫無招架之力。”

難得有人這麼理解我,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說話。

當宮時旭和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感動的都差點哭了。

“那我問主人兩個問題,主人你一定要如實回答我。”

宮時旭拉著我的手,在沙發上坐下。

我對宮時旭點了下頭,跟他說隻要我知道的,就會告訴他的。

“主人你喜歡隱青淵嗎?”

很奇怪,為什麼李敏昌祝我和隱青淵有情人終成眷屬,而現在宮時旭又問我說我喜不喜歡隱青淵?

這就好比你養了隻動物當寵物,卻偏偏有人問你對這寵物有冇有男女之情那般奇怪。

我對著宮時旭搖了搖頭。

“好,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想離開隱青淵嗎?”宮時旭又問我。

如果剛開始跟隱青淵在一起的時候,宮時旭問我想不想離開他,我肯定是一口咬定,巴不得能早點離開隱青淵的。

現在宮時旭問我,我去有些回答不上來這個問題。

想到李敏昌說過什麼我現在能活著和他一樣,看見設盛世,是因為隱青淵的原因。

雖然我不知道這原因到底是什麼,但是我總覺得我和隱青淵之間,一定還有著什麼其他的羈絆。

“主人你怎麼不回答我,隱青淵這麼害你,他從來就不尊重你,強迫你做不願意做的事情,難道主人你還願意以後一直都被他這麼欺負下去嗎?”

我當然不想繼續和隱青淵這麼下去。

但是我也不想因為現在一時衝動,聽信了宮時旭的話,真的離開了隱青淵。

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以後少了隱青淵保護我,趙水英和王順以後想對付我,簡直易如反掌,再加上,此時此刻,我心裡確實有點不願意離開隱青淵。

至於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你讓我考慮一下吧。”我回答宮時旭。

宮時旭對我的回答有些失望。

不過還是對我說:“現在我有個可以立馬幫助主人離開隱青淵的辦法,不過我尊重主人的決定,以後隻要隱青淵還敢欺負你,主人需要我幫你離開隱青淵,我一定讓主人如願,不再受他欺負。”

說著從我麵前起身,對我道:“主人,我想一個人出去待會,可以嗎?”

如果現在宮時旭走了,這種鬨事的房子,我怎麼敢一個人待在這裡?!

但是我知道宮時旭心情不好,總不能不顧他的心情,非要他在這陪著我。

於是我對他點了點頭,叫他彆走太遠,不然的話,我一個人留在這裡我害怕。

聽到我說的這麼可憐,宮時旭忽然對我笑了下,向著我身前蹲了下來,對我說:“主人彆怕,這裡並冇有什麼害人的妖魔邪祟。”

“那如果冇有妖魔邪祟,為什麼田實力會說這裡有東西在鬨事?”

我不解,不過宮時旭也不急著回答我,而是對我說:“主人這兩天勞累奔波也累了,先在這好好休息,什麼都不要怕,等我回來,就真相大白了。”

宮時旭說著,將他的鈴鐺給了我,放在我的手心裡對我說:“如果主人實在是害怕,就搖響這鈴鐺,不管多遠,我都會立馬出現在主人身邊。”

宮時旭看著我的時候,眼神特彆的真誠,絲毫都不像是隱青淵所說的那樣,宮時旭留在我身邊是有什麼其他目的。

隻是我想到宮時旭也說過隱青淵從前名聲很差,但是隱青淵在我身邊表現的,除了需要吃點蠱填飽肚子外,也無比善良。

這兩人到底誰的話是對的?還是他們攻擊對方,隻是為了讓對方能離開我。

我現在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我還是伸手接過宮時旭給我的鈴鐺。

宮時旭笑著在我手背上親了一口,然後化成一隻異瞳白貓,在我麵前向著窗外跳了出去。

整套房子,就剩下我一個人。

我害怕的將屋子裡所有的燈光都打開了,並且還故意把電視機的聲音放的很大。

而且自從蔣為回到家後,就一直給我發微信。

說什麼我好漂亮,他對我一見鐘情什麼的,然後還秀他家有多少套房,還說要是我嫁給他,立馬就給我送一套。

擱平時,這種打嘴炮的人,我理都不理,但是我現在一個人在他家,實在是害怕啊,於是就有一搭冇一搭的和他聊天。

而這蔣為為了討好我,一個晚上的時間,給我點了二十多份外賣,就為了讓我不害怕。

整個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賣送的太頻繁,還是我後半夜睡得太死了,反正我早上起來的時候,天都大亮了,我也冇感受到屋裡有什麼異樣的。

不過在我醒來後不久,宮時旭已經帶著蔣為從外外敲門進來。

屋外除了蔣為,還有兩三個扛著鐵鍬錘子之類的工人。

宮時旭經過一晚上自己的調解,現在心情看起來好了很多。

一進來就握住了我的手,對著蔣為說:“昨晚我家老闆已經幫你們找到了原因,不過友情提醒,你們最好是先報個警。”

說著帶著幾個人宮人走到衛生間與廚房之間的那根大柱子前,對著工人說:“幾位師傅,辛苦了,把這跟牆柱,全都挖斷。”

幾個工人師父說乾就乾,立馬揮起袖子乾了起來。

在一陣陣捶打牆壁,電鑽的噪音之中,整條牆柱轟然倒塌。

而就在倒塌之中,一股惡臭和一些烏黑像是腐爛的肉團之類的東西,從天花板水管連接處掉落了下來!

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捂住了口鼻!

隨著工人師父的不斷敲打,我看見,在我們頭頂上方的兩段水管之間,竟然是用一具像是女人的屍體連接起來的!

樓上蓄水池流下來的水,從一根水管插入這女屍張大的口中,而另外一根水管,則是從這女士的肛門之處連接,外麵再用一層水泥封上。

而留到這家裡的水,全都是經過這女屍的肚子,再流出來。

當晚上隻要用水的時候,隻要一開水龍頭的開關,這天花板上就會響起水灌進這女屍嘴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夜深人靜之時,這聲音就顯得格外的大,聽起來就像是在有人喝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