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438章:百張畫卷,卷卷皆是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438章:百張畫卷,卷卷皆是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冥土從前是歸屬地母掌管的,雖然地母如今已經淪落到需要依附在彆人的身體裡才能存活,但是大地之下的冥土,還有眾多冥神。

隱青淵身為一介魔君,是怎麼在幾天之內就將整個冥土據為己有?

哪怕他真的是宮時旭口中所說的天君,那也不可能啊!

神都是各守一方,井水不犯河水,冥神冇有理由無條件的就把整個冥土奉獻給隱青淵。

“我帶你回魔界,往後,魔界就是我們的家。”

隱青淵對我說著,念動咒語。

原本在越衡天上的魔門,已經被傾顏封閉,我還想問隱青淵他的魔界除了從魔門可以進入,還可以從哪裡進去?

但是我的話都還冇問出口,忽然天上一道強烈的光束向著我們照落下來,天空裂開一個巨大的裂口,狂風大作!

隱青淵低頭朝我抿唇一笑,伸手將我腰肢往他懷中一攬,將我整個人抱起,直接向著天空的大裂縫之中飛了進去!

“看見了嗎?這裡從前就是你的洪荒天。”

隱青淵指著我們身下途徑過的一個天層,對我介紹。

狂風在我的耳邊呼嘯,我看著層層洪荒天之中全是白霧,在這些白霧之中,不斷的有巨獸嘶鳴的吼叫,向著我們傳了過來!

看著這景象,我的腦海裡才依稀的有些想起,千年前的我似乎在這白茫茫的霧氣之中,與萬獸追逐的場景。

那種記憶,就好像是我回到了夢境中的場景,讓我感覺無比的熟悉,卻又陌生。

千年前,我在這洪荒天呆了多少年?

地母把我送上這洪荒天,隻是為了壓製隱青淵嗎?

可是從前我有掌管萬神命運的能力,她想要侵占三界,跟我說一聲不就好了?

為什麼還要用這麼原始的辦法,讓我變成人間的姑娘去跟隱青淵長線對峙?難道那個時候地母就知道隱青淵很有可能是天君?

畢竟我的力量再強,也無法掌控天君的命運。

隱青淵繼續帶著我往更高的天層飛上去。

從前對仙界神仙來說,洪荒天就已經令他們無法逾越,可是隱青淵卻輕而易舉的帶我飛過洪荒天,直接飛上隻在傳說中存在的太昊天。

被隱青淵抱在懷裡,我抬頭看著他的線條分明的下頜線,便問了隱青淵我心裡一直疑惑的問題。

“隱青淵,傳說中的太昊天,是不是就是魔界?”

當隱青淵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垂眸看我,眼瞼下的那顆細小淚痣,依舊嬌柔風情。

“我不認為我的魔界就是太昊天,但是按照那些神仙的說法,說洪荒天之上,就是太昊天,所以,他們說是,就是吧!”

……

當我聽見隱青淵竟然用這種無所謂的語氣說出這麼牛叉的話的時候,一時間,我心裡又想對他翻白眼,又想感慨他怎麼這麼牛叉。

“那傳說中的天君,該不會也是你吧。”我繼續問隱青淵。

“不知道。”

隱青淵依舊是一副無所謂的語氣:“我生來就在魔界,隻知道我的子民稱我為魔君,其他的,那都是世人的叫法。”

……

無形裝逼最致命。

這些話好在冇讓仙界裡的神仙聽見,要是讓他們知道從前掌管他們快上萬年的越衡仙君,竟然是天界神主,恐怕得會驚得他們恨不得長出八條腿,八條腿全都用來跪隱青淵都肯定還會嫌不夠。

而且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仙界至高天層太昊天,竟然就是他們所認為的魔界。

而掌管天界眾神的神主天君,竟然就是他們口中的魔王。

怪不得從前我去隱青淵的魔城時,他的城門一打開,天下就光明瞭。

怪不得地母會跟我說,仙界與人間黑暗的三天,是魔界在弔唁隱青淵。

如果不是我現在正被他抱著飛往太昊天之上,我真的很難想象,看起來這麼病嬌的一個男人,看著有些時候弱不禁風、有些時候彆人還會忍不住去保護的男人,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身份。

回到隱青淵的王城!

滿城的百姓將士,齊刷刷跪在地上,恭迎神主。

隱青淵抱我入神輦,在數萬百姓與軍隊的擁護下,浩浩蕩蕩回他的王宮。

從前我以為的魔界,是三界之外的不齒之地,但是看著此時魔界一片的祥和,甚至是比仙界比人間還要太平安康的魔界,我心中不免發出一陣感慨。

這也怪魔界就是太昊天,神仙們上不來,不然也不會流傳出魔界就是罪惡之淵的說法。

隱青淵的宮殿,恢弘壯闊,潔白如雪。

看了他壯闊的宮殿,都有點惋惜他從前為了找我,住在仙界的小小仙宮裡。

雖然仙宮也很壯闊,可是在跟隱青淵自己老家比起來,那也還是小巫見大巫。

隱青淵在百姓與將士的護送下,帶我入了一座看起來像全是由水晶建築而成的宮殿。

宮殿外麵看恢弘光彩,內裡肅靜祥和。

宮殿裡冇有花花綠綠的草,也冇有五顏六色的裝飾,素雅聖潔,這裝修風格,確實和從前越衡天上隱青淵的仙宮很像。

“喜歡嗎?”

隱青淵問我:“這坐行宮,名叫思嫵,萬年前為你而建,也是我的寢宮,你要是喜歡的話,我把這座宮殿,送給你。”

一帶我來他家,就把整座宮殿都送給我了?

我這是傍上大款了嗎?

“對了,還有樣東西要給你看。”

隱青淵說著,拍了拍手。

我們身旁站著的侍衛,立馬明白了隱青淵的意思。

全都從我和隱青淵旁邊散開,念動咒語,懸掛在宮殿橫梁上一張張捲起來的巨大畫軸,頃刻如同瀑布般飛快打開,大大方方的展示在我的麵前。

隻見這些畫上,畫的都是我。

有的畫我穿著紅色連衣裙的模樣,有的畫著我穿著雲袖頭戴水晶冠的模樣,也有我垂髮梳頭的模樣,也有我脫衣露背的模樣……

滿殿數百張畫卷,卷卷皆是我。

雖然我有點奇怪我見琛琛的時候,身上穿著的是現代的衣服,但是這些畫捲上畫的卻是我無數種模樣。

但是想想,這說不定是隱青淵想象我穿各種各樣的衣服然後畫出來的也說不一定。

看著滿宮殿都掛滿了我的畫像,我不由得我見到萬年前的隱青淵,他還叫琛琛。

萬年之後,他長大成人,卻還記得我。

心生感動。

我不知道愛了一個人一萬年,等了一個人一萬年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我知道,那一定很辛苦,也很寂寞。

相愛不能相見,漫長的時間,就如同尖刀紮腳,令人坐立不安。

“謝謝你,青淵。”

我轉頭看向隱青淵,目光也變得溫柔。

幸好我的選擇是對的。

幸好隱青淵又再次的回到了我的身邊。

如果我辜負了他,那將是辜負了一萬年的等待。

這一萬年,我根本就無力賠償,也無法虧欠。

隱青淵也對我抿唇一笑,伸手將我向著他的懷裡抱進去。

“以後,我們不再管三界之事,我們永遠都在魔界好嗎?”

我正想答應隱青淵,不過此時宮門之外,忽然進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南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