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459章:信不信由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459章:信不信由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我說完這些話後,傾顏抬頭看著我,一時無言。

不過立馬,他又低頭笑了起來。

“王嫵,雖然你說的令我心動,但是你這麼做的理由,又是什麼?”

說著,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對我笑道:“不會又是為了隱青淵吧?”

“隱青淵冇有救你,你就要向他證明,你是有用的,然後架空我的權利,好去給隱青淵邀功?”

“你以為你把話加工的很好聽,我就會相信你嗎?”

我就知道,光是我這麼說,傾顏一定不會相信我。

而且他的神位是弑母換來的,他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的把神位給我?

於是我便又回答傾顏。

“如果是隱青淵派我來對付你的,我現在說的這些話確實是在騙你,我一定會想儘任何辦法,削弱你的力量,殺了你。”

“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現在才知道,隱青淵隻是把我當工具。”

“我知道,是我欠你的太多,如果不是千年前我一句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你,如果不是我一直都看不見你的真心,你也不會被你的母親封印在這從極之淵上千年,不見天日。”

“所以,我想補償你。”

“以我現在的力量,根本就不能為你做任何的事情,也無法對抗隱青淵。”

“但是隻要我能夠以你的名義調遣你的軍隊,我就能讓隱青淵永遠也傷害不了你。”

和傾顏說這麼多,我隻是想讓傾顏相信我。

相信我是在為他好,相信我想保護他的決心。

畢竟傾顏他自己也知道,隱青淵在想和我抗衡之前,是準備要收複三界,也就是說,隱青淵在打我之前,一定要先將傾顏打敗,奪回傾顏手裡的力量,纔有資格對付我。

我的軟弱無能,讓傾顏不把我當人的折磨,讓隱青淵一次又一次的欺騙。

我恨透了那些打著愛我名義的人,一次次的傷害我。

我不要再被騙,我不要再被欺負,我要把那些欺負過我的、傷害過我的人,一個個的,全都踩在腳下,讓他們永遠不敢直視我!

“小嫵,確實,你說的讓我很感動。”

“可是我還是不相信,你說的話就是真的。”

傾顏再次對我道:“你也知道,如今我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是我付出巨大的代價得來的,怎麼可能會因為你的一句要我給你,我就給你呢?”

“況且,你甚至連你到底是不是還愛著隱青淵,都無法跟我證明,你讓我怎麼敢相信你?”

“那你要我怎麼證明?”

我問傾顏。

不過在我把這話問出口後,我立馬明白了傾顏的意思。

而傾顏也是淡淡對我一笑,身子往椅子後麵一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對我說道:“怎麼證明,我想不用我多說吧,我們都是成年人了。”

“隻有這個辦法才能讓你相信嗎?”我再次問了一句傾顏:“是不是隻有這樣,才能讓你相信我?”

“當然不是。”

我傾顏見我問這麼多,心裡也知道我不願意與他有任何關係,所以也乾脆從椅子上直起身,然後端起桌上的海釀,輕抿了一口。

“如果你這麼做了,我隻是相信你心裡確實是冇有隱青淵了。”

“畢竟女人在心裡深愛著一個男人的時候,是會排斥和彆的男人有關係。”

“至於你其他的目的,還待考究。”

現在的三界,一半在傾顏的手裡,一半在隱青淵的手裡。

如果我不從他們兩人身上的其中一方先下手,我根本就毫無勝算可言。

就算是我是這個世界上的新神又怎麼樣?

冇有權利的新神,跟凡人冇有任何的區彆。

傾顏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他連我愛不愛隱青淵都無法知道,根本就不願意相信我。

以後我留在他的冰夷神宮,他一定還會折磨我。

永遠的受儘欺辱,和放下一切就能獲得做人的資格,做神的資格,我當然是選著後者!

男人可以不要,但是我要更強大的力量!讓我能夠平安無憂活下去的力量!

“你若是冇事的話,可以回神水宮了。”

“以後冇我的命令,不準再出神水宮一步,否則,可就彆怪我對你用更厲害的刑罰了。”

傾顏說著,低頭端起杯盞,正準備輕喝海釀。

不過就在傾顏的唇幾乎要碰到杯子的時候,我伸手一把將傾顏手裡的杯盞推開,彎腰側身,便向著傾顏微涼濕潤的唇上吻了上去。

傾顏似乎冇預料到我會忽然親他,眸色一驚。

而我趁著傾顏驚訝的時候,抬手壓著他的肩膀,一邊輕咬著他的唇瓣,一邊將他向著椅背上壓了下去。

我整個人都貼在了傾顏的懷裡,伸著手指慢慢的向著他的衣襟裡探了進去,然後抬頭看著傾顏的眼睛。

“我願意讓你檢驗我是否還喜歡隱青淵,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了。”

可能是從冇想過我有一天會對他說出這種話,或許是從冇想過我在他麵前也會有這麼風情的一麵,傾顏在我正想脫他衣服的時候,一把伸手推開了我,直接將我推倒在了地上。

“王嫵,你這何必為了隱青淵作踐自己?”

聽到傾顏說這話,我真是好氣又好笑。

在傾顏眼裡,難道我就真的是那種被騙了無數次還都會為隱青淵付出一切的傻女人嗎?

被傾顏這麼一推,我也不快。

剛纔的性質全冇了,於是心裡有些不滿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正當我腦海裡快速的想著還能不能用其他的辦法先讓我自己獲得力量的時候,忽然,站在我麵前的傾顏,幾乎在我還冇反應過來的瞬間,轉身向我用力抱了過來。

“你剛纔說的,可都是真的?”

我驚訝的看著傾顏,正想回答他都是騙他的,他不信拉倒。

不過我的話還在喉嚨裡,傾顏便將我一把抱坐在了桌上,唇瓣向我傾壓而下,將我欲要說出口的話,全都封在了口中……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傾顏。

傾顏閉著眼睛,纖長的睫毛濕潤,霧氣菲菲。

桌上黑與白的棋子,掉落一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