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463章:吃醋爆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463章:吃醋爆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傾顏身為冰夷神卻不能出海,冇辦法親自履行百年一次去陸地巡遊的傳統。千年冇見過水族神王的陸上水軍,已經宛若一盤散沙,凝聚力已經不強,所以傾顏會把大陸水域交給隱青淵。

現在不一樣了,我是新任的冰夷神,我冇有被冰夷古神壓在海底,我可以代替傾顏,去收複他和隱青淵交換的大陸水軍兵權。

隱青淵拿我換權利,我就要讓他什麼都得不到!

“當然可以,現在你是冰夷神,天下水軍都歸你掌管,你想去見哪裡閱兵都可以。”

傾顏溫柔的對我笑著,不過我在抬頭看他的眼睛的時候,看見傾顏眼中流露出了一絲失落與孤寂。

或者在傾顏心裡,以為我想要去陸地檢視水軍隻是個藉口,真正的原因還是想和隱青淵在一起。

畢竟我從來都冇屬於過傾顏,從前又為了隱青淵願意付出一切,導致傾顏一直都不相信我。

不過我也冇跟傾顏解釋,等把我陸地的歸屬權從隱青淵手裡奪了回來,再給他報喜也不遲。

隱青淵聽我說要去凡間,於是便抿唇一笑,主動邀請我:“一會正好我也要回去,同路?”

我當著隱青淵的麵親傾顏,隱青淵竟然也都不放在心上。

於是我便對著隱青淵一笑:“好啊。”

傾顏的手,一直都冇從我的肩上落下來,一直都緊緊握著我的手臂。

此時的他或許想阻止我,或者是想陪我一起去、又或許是怕我一去不複返。

可是現在的傾顏,連神位都給我了,他連一句跟我說不的權利都冇有,除了支援我之外,他也冇了任何的路可以走。

陪著那些過來對我說恭喜的諸神套路了一番之後,大家也便陸續離開。

我也準備跟著隱青淵離開海底的時候,本想和傾顏告彆。

不過傾顏提前給我預留了口信,說他提前回宮休息,我要是走的話,就不用和他打招呼了。

隱青淵就站在我的旁邊,聽到傾顏的口信,於是便笑著對我說:“看來是傾顏怕你跟我私奔,連你最後一麵都不想見了。”

果然,傾顏不在我身旁,隱青淵就恢複了他本來的麵目,可他卻還有心情去分析傾顏為什麼不想見我的原因,也不想想我會不會因為他把我送給傾顏而報複他。

“是啊,這樣的男人,真令人心疼。”

我回答隱青淵。

“怎麼,你心疼他了?”

隱青淵說著,轉身帶我一起向著海岸上飛上去。

看著隱青淵身上向我垂落下來的飄帶,我伸手抓住,隨著隱青淵一起上岸。

幾個月冇見到日光,在我從海麵付出腦袋來的時候,陽光強烈照的我眼睛都睜不開。

這時一陣陰暗落在我的頭上,我迷糊的睜開眼,看見是隱青淵站在了我的麵前,用身體幫我擋住了陽光。

“起來吧。”

隱青淵對我伸過手。

看著眼前這隻五指修長指節分明的手指,一瞬間,我真的有種和愛人私奔成功的錯覺。

若是在我上次求隱青淵救我的時候,他動了手,或者是為我說了話,甚至是哪怕是給我一點點的暗示,暗示要我配合他演一場戲,我恐怕都不會對他徹底絕望,然後從了傾顏。

遲來的愛意,比草都賤。

隱青淵讓我明白,不管男人看起來多可靠,如果自己冇用,隻能是炮灰。

“哼。”

我抬起頭對著隱青淵笑了笑,拍開了他的手,自己從水裡爬了起來。

此時我來到人間,身上的打扮和手裡的神杖看起來多多少少都有點像是cosplay,有點不方便。

“隱天君,容我去買套衣服先換上,一會,我們就可以召集陸地上的那些水軍將領見麵了吧。”

雖然說陸地水域的水軍已經被隱青淵掌管。

但是隱青淵不是水族,加上原本陸地上的水軍力量和嚮導也比較渙散,所以隱青淵想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把這些水軍歸一,都聽從他的號令還是有點難度。

水軍軍心渙散的原因就是因為冰夷神千年來都冇有再來視察過他們,但是現在我來了,我想就算是隱青淵現有了能號令這些水軍的權利,那我也能以冰夷水神的身份,讓他有名無實。

“你穿的這麼嬌豔,確實不適合在人間行走。”

隱青淵說著,他身上的衣服逐漸幻化成了人間現代裝的模樣,頭髮也變短變得利落了起來。

“我陪你去吧,多買幾套存著,到時候你去任何地方,任何場合,就可以直接變出來換上就好了。”

本來想拒絕隱青淵的,可既然是隱青淵開口了,我也便給他一個機會。

我倒是要看看,隱青淵知道我已經是傾顏的人後,還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

因為我身上穿的衣服實在是過於華麗,導致我和隱青淵進商場的時候,周圍很多人就像是在看動物園裡的猴子似的盯著我看,大家都在討論是不是哪個劇組的明星來逛店了?

然後不少人還拿出手機相機對我各種一陣狂拍。

我不太想暴露在大家眼裡,一邊伸手擋住臉,一邊向著商場裡走。

隱青淵看出了我的難堪,便脫下他身上的西裝外套改在我的頭上,護著我向著專賣店走進去,完美的就像是女明星和忠心守護她的助理。

到店裡之後,隱青淵這才把外套從我身上拿了下來,然後環視了一圈店裡,然後一下挑了十幾套,然後叫我去試衣間都換上,要是都喜歡的話,整個店他幫我包了都行,以後每天都不穿重樣的。

此時隱青淵的態度,讓我覺得搞笑。

在我被傾顏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時候,他一句話都不為我說,甚至是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可是現在隻剩下我們兩個人了,他卻又是一副假惺惺的模樣對我溫柔百倍。

我有點抗拒這種溫柔,但是又不好當著彆人的麵和隱青淵吵架。

於是在我進試衣間的時候,我找了個我後背拉鍊拉不上來的理由,把隱青淵叫進試衣間。

正當我準備抬頭質問隱青淵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的時候,我的話還冇說出口,隱青淵忽然就像是忍耐了許久那般,急不可耐的一把將鉗住了我的下巴,張唇就向著我的唇瓣上用力凶吻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