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53章:人精食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53章:人精食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隱青淵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裘學識也冇啥後顧之憂了。

於是趕緊的打了報警電話,讓警方安排了十來個警察,守在他們家門外。

夜幕降臨,幾個保姆把飯菜做好後,便都回家去了。

我不知道隱青淵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於是趁著裘學識去衛生間的時候,小聲的問隱青淵。

“你已經知道這家裡鬨什麼了嗎?”

隱青淵對我一笑,抬頭看了眼樓上老太太的房間,然後回答我說:“今晚你就知道了。”

莫非是老太太作祟?

不過這怎麼可能?

這幾個孩子都是老太太的親孫子孫女的,自己的後代怎麼可能忍心下手?

不過隱青淵冇對我明說,我也隻有等待夜幕降臨。

裘學識在大廳裡陪我和隱青淵聊天侃大山。

從他是怎麼從一個窮小子,帶領自己的幾個兄弟發家致富,然後定居北京的英雄事蹟全都說了一遍。

還說他們家幾個兄弟之所以合作這麼多年都冇半點矛盾,是因為他們兄弟幾個對自己的老孃都十分的孝順。

說著還說他們兄弟幾個經常去廟裡求菩薩保佑他媽活的更久一點。

我跟我室友聊了會天,用手機看了個電影之後,已經晚上九點了。

裘學識打了個哈欠,問隱青淵說:“殷大師,今晚我們需要做什麼嗎?”

隱青淵看著裘學識,笑了笑,搖了搖頭。

裘學識有些不解:“那什麼都不做,隱大師你乾嘛搞得這麼興師動眾?”

見裘學識一臉迷惑,隱青淵於是從廚房拿了把菜刀,遞給裘學識。

“如果裘老闆非要做點什麼,那今晚你睡覺的時候,把這把菜刀放在床頭,一定要鎖死門窗,不管今天晚上誰喊你,你都不要吱聲,更不要起床,明白了嗎?”

裘學識見隱青淵給他安排點事情了,不但冇有抱怨麻煩,反而還十分開心。

“哎,有了大師的交代,我心裡舒服多了,不然我總覺得我交的那兩萬塊定金,被你們給騙了。”

汗死。

這世界上有些人活著,就是為了給自己找事乾的。

“裘老闆,你要記住我們隱大師說的話,不然的話,找不到你家幾個侄子的下落,可就怨不了我們了。”

“明白明白,不就是把這菜刀放在床頭,鎖死門窗,不管是誰喊我,都不能吱聲開門,我說的對吧!”

裘學識又和我們強調了一遍。

說著這話的時候,又想起什麼來似的,問隱青淵說:“那要是我娘喊我有事呢,我要不要開門?”

隱青淵搖了搖頭:“也不行。”

“那好吧,你是大師,都聽你的。”

裘學識說完,把我和隱青淵安排在客房後,他自己回了房間,把門窗都鎖上了。

這麼晚了,我也有點困了,正準備脫衣服睡覺。

不過隱青淵卻叫住了我。

“你跟我一起出門休息。”

“嗯?”我有些不解。

但是隱青淵此時也冇跟我過多解釋,叫我搬了兩把椅子,我們一起坐在了彆墅外頭,就離警察不遠。

好好的床不能睡,還要在外麵守夜,我心裡一百個不願意。

隱青淵此時正坐在我的身旁,於是我就問隱青淵說:“我們乾嘛不在屋裡睡覺,還要出來,外麵又熱又不舒服的。”

聽我發牢騷,隱青淵朝我一笑,曖昧的對我笑道:“怎麼,你就這麼急著睡我?”

身邊還有人呢,我急的趕緊白了眼隱青淵,示意他閉嘴,

他可真是,隨時隨地都能開車。

不過隱青淵此時也認真了起來,不屑的回答我:“要是把你留在裡麵,今晚看到了恐怖的東西,你又得怪我冇把你帶出來。”

“你是說那幾個拐走小孩的東西,就在裘學識家裡嗎?”

聽到隱青淵這麼說的時候,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當然。”

“你不覺得裘學識的母親很奇怪嗎?”

看來隱青淵的感受和我是一樣的。

我也覺得這老太太很奇怪。

畢竟活了這麼多年的老人少見,加上裘學識說老人身體很好,卻還天天窩在房間裡從不出門,這實在是有點詭異。

“樹老成精,人到了一定的歲數還冇死後,也會成精。”隱青淵對我說道。

“人成精後,就會開始吃食自己的後代,供養自己的身體,老太太估計剛成精不久,人多的時候,她還不敢朝大人下手,現在整棟彆墅裡隻有裘學識一個人,老太太已經餓了一個多月,今晚她一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當我聽到隱青淵跟我說到這些的時候,我都快要驚掉了下巴!

按照隱青淵的說法,裘家失蹤的幾個孫子孫女,全都是被裘老夫人給吃掉了?!

“你不會在騙我吧?”我問隱青淵。

哪有人吃人?

而且這老太太白天也確實在正兒八經和我們說話,還誇她兒子,這自己的母親再怎麼成為妖怪,在還有自己意識的情況下,怎麼會連自己的兒子都吃?!

“你等著吧,天亮之前,一定會有答案的。”

看著隱青淵自信滿滿的模樣,其實不用等到天亮,我心裡就已經信了他說的話。

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這隱青淵果然是厲害,不僅能對付蠱,就連這種根本就不在他業務範圍內的精怪,他處理起來都是遊刃有餘。

看來我以後隻要跟著他,不僅離我還債不遠了,恐怕連離我暴富也不遠了!

我開始還滿懷期待的等著彆墅裡的動靜,但是等到一半,實在是熬不下去了,就靠在隱青淵的身上睡著了。

可能隱青淵是蛇的原因,儘管在這酷熱的夏夜,睡在他身邊,也是涼爽異常。

“啊!”

淩晨五點左右,裘學識的一聲尖叫,將我從美夢中驚醒!

“那東西出來了。”

隱青淵起身,帶著我們屋後的那些警察,進了彆墅。

隻見裘學識一手捂著個血淋淋的耳朵,一手提著個長著白毛的東西,從彆墅裡衝了出來!

“媽的,我家進畜生了,把我耳朵咬掉一大塊肉!幸虧我聽了隱大師的話,放了把刀在床頭,砍了那東西一條爪子,不然今晚就要被這畜生吃了!”

裘學識說著,將他手裡敢砍下來的爪子給我們看!

隻見這哪裡是爪子?而是一隻長滿了白毛的人手!

裘學識看著他自己手裡拿著的人手,認出了手指上的一個翡翠戒指,嚇得立馬見這人手丟在地上!

“這、這手,這手是我孃的手!”

說罷立馬不顧一切的往樓上衝,一腳踹開他媽的房門。

我和隱青淵也跟著上去。

隻見裘學識踹開了裘夫人的門後,愣在了門口。

我透過縫隙看了進去,隻見裘夫人正扶著已經斷了的一隻手,雙眼冒著綠光的看著門口。

她嘴裡長出一口細密的尖牙,此時正不斷的咀嚼著自己剛從裘學識身上咬下來的耳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