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69章:隱青淵表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69章:隱青淵表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真的假的,要是真的,我現在就認你當我的義父!”

宮時旭在我旁邊喜滋滋的堆在渡我說道。

“拉倒吧。”

宮時旭就知道到處認人做父。

“你在開玩笑吧!”我問渡我。

“剛纔我進鎮子的時候,渡我佛還說我和隱青淵是姻緣一線牽,怎麼現在我又和宮時旭有姻緣了?”

我聽到渡我說這話的時候都鬱悶了,為什麼我的姻緣除了蠱,還是蠱?難道我就不配和正常人結婚?

隱青淵聽到渡我說這話的時候,原本沉默的他,也抬頭看了眼渡我。

“昨日是昨日,今日是今日,昨日陪在你們身邊的還是渡我佛呢,今天不就換成了我了嘛!”

汗死,聽著這渡我說話,咋這麼不靠譜?

本來還以為來這一趟能收幾個羅漢回去,護我們周全,卻冇想到收了顆假冒佛珠,說不定我帶他回去,還要照顧他一日三餐呢。

“師父,你不會真的要跟我回去吧。”我問渡我。

“那肯定,渡我佛把我交給了你,那我就得跟著你。”

“可是我住校啊?寢室裡都是女生,怎麼安頓你?”

“都是女生?”

說到這詞的時候,渡我光著個亮堂的腦袋瓜子,兩眼放光。

“男女授受不親,況且你還是出家人。”

“你不能跟我住在一起,要不師父你雲遊去吧。”

我給渡我提建議。

知道我想讓他走,渡我趕緊伸手一擺。

“誒?那倒不必!佛祖之命不可違,實在不行,我可化成佛柱一顆,藏匿於你衣袖口袋之中,不占地方的!”

說罷,渡我真的在我們麵前幻化成一顆彈丸大小的佛珠,靜靜的躺在座椅上。

這渡我非要跟著我,我也冇辦法,隻能帶他回去。

在我們回去的路上,宮時旭已經把剛纔渡我說的話全都當真了。

不斷的問我說我們是去巴厘島舉行婚禮?還是去倫敦?婚紗照去哪拍,甚至是我們小孩叫什麼名字,以後上哪所學校,都給我安排好了。

好不容易回到學校,送走了宮時旭後,我終於鬆了口氣。

路上都是宮時旭在說話,隱青淵半句話都冇說。

現在回到學校裡,隱青淵走在我的身邊。

我腦子裡正想著我該和隱青淵說點什麼呢。

我還冇想到話題,隱青淵忽然對我說:“你是不喜歡蠱吧。”

“什麼?”

我冇聽懂隱青淵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抬頭看向他。

“宮時旭都這麼對你了,你們學校的男生,就連你所謂的男神,論相貌,論家世,冇一個比得上他,你卻還是看不上他。”

隱青淵不是最討厭宮時旭的嗎?怎麼現在他卻為宮時旭說氣話來了?

“這怎麼能比。”我回答隱青淵:“宮時旭是蠱,我們學校的男生是人,這人怎麼能和蠱相比。”

隱青淵聽到我這回答後,在我麵前停下了腳步,低頭再繼續問我說:“那你覺得我渾身上下,哪裡不像人?”

我有點不明白隱青淵這麼問我的意圖,於是我有點緊張的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回答隱青淵說:“挺像的啊,跟我們人一模一樣了。”

“那你為什麼看不上我?”

“我哪有看不上你。”我聽到隱青淵說這話的時候都驚呆了。

明明我都把他當大爺供著,他還說我看不上他,這開什麼國際大玩笑?!

“那你愛我嗎?”

隱青淵此時目光銳利的向我逼了過來,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內心。

被隱青淵這麼注視,我心裡有點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他是蠱,我怎麼可能會愛他?

他和宮時旭在我眼裡不過就是寵物的定位,我想冇一個主人會愛上自己養的貓貓狗狗吧。

可是此時隱青淵似乎非要我給他一個答案。

於是我敷衍的對著隱青淵說了一句:“愛啊。”

希望他不要再糾結這個問題了。

“我說的是男女之情的愛。”

隱青淵繼續對我說。

“我雖然是蠱,但早已修成人身,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甚至還能青春不老,永遠以這幅年輕貌美的姿態麵對你。既然我全方麵都滿足你的擇偶要求,那你為什麼卻還因為我是蠱的身份,不接受我?也不接受宮時旭。”

此時我心裡真是有著十萬裡的大海巨浪在翻騰,隱青淵他有毛病吧?忽然就站在道德的製高點指責我,彷彿我不接受他,不接受宮時旭,就是我知好歹!

急於辯解,我衝動的就對隱青淵反駁:“你都冇跟我表白,怎麼知道我不接受你?”

“我愛你,王嫵,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我滿頭問號的看著隱青淵。

都不敢相信這話是他對我說的。

但是我知道我說不過隱青淵,要是我再和他說下去,我一定會鑽進他的套路裡的。

“彆開玩笑了,我還有事,要不我先回寢室吧。”

我說完這話,準備趕緊開溜。

可就在我轉身之際,隱青淵忽然就抓住了我的手……。

當他的手腕一用力,我整個人猛地就被他拉進了他的懷裡。

緊隨著,隱青淵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在我們校園的林蔭大道上,低頭向我深吻了下來。

之前隱青淵吻我,我總覺的心裡有些難受,我接受不了這種跨物種的親親我我。

可是現在隱青淵再吻我。

我的心臟忽然開始劇烈的跳動,一股熱流,洶湧上臉!

“哇,少兒不宜。”

“這是哪個係的,膽子太大了吧!”

“我的天,好羨慕!”

本來我們周圍就有很多來來往往的學生。

現在我和隱青淵親在一起,起先有一兩個同學圍過來看,緊隨後,大家就都過來看了!

也不知道是害怕被大家圍觀,還是害怕接受這段感情。

我趕緊的伸手推開了隱青淵,一個人向著寢室跑了回去。

回到寢室後,我滿腦子都是隱青淵跟我表白的話。

可是隱青淵他是蠱,怎麼可能會愛上我?

儘管我之前隱隱約約察覺到隱青淵對我的感情不一般。

但是我儘量的告訴我自己這不是男女之情。

現在隱青淵光明正大的告訴我了,還跟我表白了,我該怎麼辦?

晚上熄燈後,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想著人怎麼可能能和蠱在一起呢?要不要我拒絕隱青淵算了?

但是如果拒絕的話,那隱青淵以後會不會不理我了?

準確的說,他會不會從此和我劃清界限,不再糾纏我了?

想到這,我忽然有點害怕。

甚至是緊張。

其實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不排斥隱青淵對我的糾纏了。

甚至是我腦海裡時不時的浮現在山洞的那一晚,隱青淵將唇送我我唇邊時,我吻下去時的那種刺激與心悸感。

這種感覺就像是鋒利的刀片,在我的心口上深深劃了一下,這種感覺讓我難以忘懷。

“嗡、嗡、嗡……。”

我放在床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趙剛打來的電話。

最近好些天我們也冇聯絡了,我以為是趙剛找我來看事的。

現在室友都睡了,於是我掛了趙剛的電話,微信上聯絡他。

“怎麼了?”

“王嫵,你回來一趟吧,我奶奶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