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11你不願意,就慢慢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11你不願意,就慢慢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一愣,錯愕抬頭——

冇斷片?!

那昨晚的事……

“我的確喝了酒。”夜司寰靠近一步,像是能聽到她心裡的問題。

他一字一句,又給她精準一擊:“可我冇喝醉。”

啪嗒。

喬非晚手裡的花茶掉在了地上。

她手忙腳亂地蹲下來撿,腦袋比手腳更亂——冇斷片,為什麼還能這麼淡定?冇喝醉,為什麼要抱她親她?

要不是她玩命掙紮,他們可能已經……

他是逞強說冇醉?還是真的全記得?

喬非晚正胡思亂想間,腦袋被輕輕碰了一下。

像是印證她的想法,夜司寰揉了揉她昨晚被撞到的地方,輕聲問:“還疼不疼?”

“……”他真的都記得!

喬非晚目瞪口呆,就這麼被粉碎了最後一絲希冀。

她完全是愣的,被夜司寰拉著走到車子附近,才反應過來。

“所以昨晚的那些……你都是故意的?”喬非晚感覺自己的聲音都微微顫抖。

“有些是,有些不是。”夜司寰答得坦然,都到這份上了,也不見他有任何尷尬,還反問,“你指哪些?”

喬非晚啞然:“……”她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回想,也不知道從那步開始細問?

但正猶豫的時候,竟是夜司寰低頭,在她唇角親了一下:“這些都是故意的。”

喬非晚猛地推開他,跌退了兩步。

“我們不是朋友嗎?”她脫口而出。

不是和以前不一樣了嗎?

之前說對她有“欲|望”,不是為了“以牙還牙”,讓她認識到錯誤嗎?

喬非晚無法理解——她覺得,夜司寰就算心底裡冇把她當朋友,也應該隻是覺得身份相差懸殊,冇辦法當平起平坐的朋友。他還冇到鄙夷她的程度吧?

他怎麼能把她當成可以“玩”的人呢?

外麵溫香暖玉玩得不儘興,回來正好看到一個女的,所以繼續玩?

“朋友?”夜司寰莞爾,最後掃了眼禮物盒,收回目光,“跟你做了兩天朋友,發現冇什麼意思。”

和她當朋友,她永遠不會有“這個朋友不一樣”的自覺性。

他也不想忍了。

夜司寰直言:“我對你有興趣,不想藏。”

喬非晚的腦袋嗡嗡嗡地響,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她也搞不清,他說的是“興”趣,還是“性”趣?畢竟這兩個字是同樣的發音。

她更不知道怎麼迴應?

這要是放在以前,要隻是夜大總裁跟她這麼說,她肯定立馬罵人,往上問候他三代,然後跑路;

要隻是妖妖跟她這麼說,她肯定苦口婆心,把他勸回正軌,並深刻反省自己。

但現在……

他們是同一個人。

怎麼辦?

夜司寰已拿出車鑰匙,他好像根本冇等她迴應的意思,隻是遞過鑰匙來問她:“你開車?”

那動作和語氣正常得……彷彿一分鐘以前發言的不是他一樣。

“我不開!”喬非晚忍無可忍,幾乎是吼出來——一個男人說對她有興趣,然後要帶她回家,她還屁顛屁顛主動開車?

她缺心眼?

夜司寰也不生氣,轉而走向駕駛座:“那我開?”開門以後,還頓了一下,催促她上車。

“……”喬非晚差點冇忍住罵人,但這裡畢竟是公司停車場,隨時會有人過來,“你覺得我還敢跟你回去嗎?前兩天謝謝你,我不會再住你家了。”

夜司寰輕笑:“你怕什麼?我冇打算對你用強,也可以向你保證。”他微斂神,認真了一點,“你不願意,就慢慢來。”

“你……”喬非晚氣得想跳腳。

不可能!

永遠不可能!

但現在她又罵不出他無恥,心裡都是恨鐵不成鋼,最後,她還是氣急敗壞地走過去。

喬非晚儘量冷靜:“夜司寰,你感興趣什麼樣的?是每天同一種口味,還是隔兩天換一種類型?”

“什麼意思?”

“就你昨晚玩的那種,什麼樣的?”喬非晚的語速已經開始不耐煩,這是她為這段友誼最後能做的,“我照著樣子給你去找!你也不是非我不可,就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