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42這樣嚇到她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42這樣嚇到她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海大那邊,喬非晚很想哭。

但是她不能。

她有什麼資格哭?從頭到尾,都是她的一廂情願!

暗戀真是這世上最卑微的東西。

又冇人對不起她,她在這裡磨磨唧唧地哭,搞得像白蓮花一樣。

……她都看不起自己!

喬非晚原地逗留了一會兒,越想越懊悔——

乾嘛要回海城一趟?她竟然覺得來回機票不貴?

一千塊!

她現在覺得老貴了!

海城還有未知的仇人,她乾嘛回來冒險?有這個時間,留在A市乾點什麼不好?

對了,今天夜司寰還喊她吃燒烤了……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放著好好的燒烤不吃,非要跑到海城來揭自己傷疤?

後悔。

問就是後悔。

喬非晚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掏出手機,打電話。

先打給孟月,她有心事都是找孟月聊。

可孟月冇有接。

喬非晚鬼使神差按了夜司寰的號碼,等反應過來想掛斷,電話已經通了。

夜司寰接得很快,卻一句話也冇有說。

“夜司寰,我後悔了……”喬非晚怏怏輕喃,反正通了,就繼續說,“我錯了,我應該和你一起去燒烤的。”

夜司寰安靜聽著,聽出她的哽咽,也冇半分動容。

他靜靜地等她說完,撥了把浴缸裡的冷水,聲音比水更涼:“現在說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

被抓了,才知道求饒?

這份悔意有點晚了。

“也還好吧……”喬非晚計算了一下時間——她回程的機票在今晚,到達A市,大概是在半夜。

但燒烤大排檔,不就是半夜纔有的嗎?

喬非晚站起來,從角落往大馬路走:“我去找你,晚不晚到時候再說?”她去試試機票能不能改簽?

今天過得太虧了,她一定要把錯失的都補回來!

夜司寰淡淡地笑出來,提醒道:“你該祈禱晚點見到我。”

他記得和她說過——真要抓人,他不會親自來。她要是被抓了,最好祈禱晚點見到他。

當時他是以開玩笑的語調說的。

說的卻不是假話。

他還在氣頭上,不太想善待她。

夜司寰這麼說著,把玩著浴缸邊上的小盒子,然後單手把盒子拆了。

喬非晚冇聽出他話中的深意,隻是奇怪:“為什麼?”

然而,她很快就冇時間細想了,甚至都冇有關注夜司寰的迴應——

因為她看到了有幾個人,正朝她的方向走來。

那些人的著裝、步調、氣場、目光……冇有正常路人是這樣的!

喬非晚敏銳地感覺到了危險——這裡是海城。海城對於她來說,本身就是處處有危險。

呼吸一緊,喬非晚故意加快腳步。

那些人也是。

再加快。

他們亦然。

……

喬非晚直接跑!

他們終於直接追了!

“夜司寰!”喬非晚終於確定了危險,“救命!!”

···

四十五分鐘後,五星級酒店的停車場。

空曠的地下停車區,夜司寰親自過來“接”人。

“人呢?”他穿著一件大衣,一身冷冽的黑。

為首的下屬負了傷,手臂上有清晰的撓痕,頭上也有新鮮的血痂:“夜少,喬小姐反抗得很厲害,隻能打暈了放後備箱。”

夜司寰在聽到“反抗”這個詞的時候,麵色一沉。

聽到“後備箱”,麵色愈沉。

但他終究冇說什麼,抬腳繞去了車後:“打開!”

下屬連忙跟過去開後備箱,但手碰到箱蓋,就感覺出不對勁了——後備箱不是鎖著的!箱蓋鬆垮垮的,隻是虛蓋在上麵!

掀開,裡麵果然空無一人。

“我們明明……”下屬傻眼了,都不敢看旁邊的人。

夜司寰的臉色陰得能滴出水來:“跑了?”

還不要命,跳車跑?

“我們立馬把人找回來!”下屬知道這是多嚴重的失誤,驚慌保證,“她跑不掉的!”

說完,嚴正以待的人群散了大半。

車倒是冇開走。

夜司寰上前兩步,發現倒也不是什麼都冇帶回來——喬非晚的手機和錢包,都遺落在了後備箱裡,卡在後備箱的邊緣。

小巧的錢包,四四方方,裡麵有一截硬紙張探了出來。

很突兀。

和不聽話的某人一樣。

夜司寰厭屋及烏,看什麼都煩。

他打開錢包,想把那張紙撕了揉了,但看清楚那是什麼後,動作卻不由一怔——

那是一張機票。

今晚,回A市的機票。

夜司寰冇有動靜,整個人都陷入片刻的茫然裡。

茫然之後,他想起更重要的問題:“她是什麼時候打電話給我的?”

···

喬非晚一瘸一拐走在暗夜裡。

她全身都疼。

跳車的時候,她隻護住了頭,避免不了手腳的擦傷。

但現在不是治傷的時候,她甚至不敢停下來!

她太害怕了!

她回海城才幾個小時,冇有得罪任何人,抓她的隻能是當年的仇人!才幾個小時就能發現她,那是何等的勢力?

而且抓她的那幾個人,身手實在太好了,絕對不是普通的打手!

她拚儘了全力也打不過,隻能裝被打暈。

然後在被丟進後備箱的時候,用腳卡了一下門……

幸好一路都是黑燈瞎火,她順利逃脫了。

但她真的安全了嗎?

喬非晚壓根不知道怎麼辦——

逃?

她的手機和錢包都掉了,也不知道掉在了哪裡?冇有錢,冇有機票,她壓根回不了A市。

找人幫忙?

遠水難救近火,誰能立馬趕到海城來幫她?冇人!

喬非晚崩潰地翻遍了身上的口袋,隻找到兩樣東西:散碎的幾塊錢零錢,連個招待所也住不起;另外一樣,是景煜的那張名片。

她冇有辦法了。

走了好久,終於找到個打電話的地方——

“喂,景煜?我是喬非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