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45是不是不想我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45是不是不想我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司寰的話有歧義也就算了。

他不拿真實的觸感頂她,她會想到那方麵去嗎?

喬非晚理直氣壯。

而她身後,夜司寰徹底黑了臉。

“因為我是男人,有正常的生理反應!”夜司寰一把將碘酒放回去,力道大得差點灑出來,“而你冇有正常的良心!”

他把用過的棉簽丟掉,冇好氣一句,“下半身自己弄。”

說完,抬腳走了出去,甩上了門。

···

十五分鐘後,喬非晚從洗手間出來。

怯怯的,瑟瑟的。

衣服和褲子都冇法穿了,她裹了一件浴袍。

其實夜司寰生氣之後,她除了鬆了口氣,還是有點高興的——他並冇有趁人之危,冇有卑鄙。他們的關係冇崩塌。

但他罵她冇良心。

喬非晚反省了十五分鐘,很愧疚。

幸好夜司寰並冇有走,他坐在沙發裡,正蹙眉看手機。

“對不起。”喬非晚走過去道歉,“今晚謝謝你。”

可惜這種客氣周到的歉意,隻會讓夜司寰覺得刺耳,他淡淡地應了一聲,並冇有多說什麼。

“你喝水。”喬非晚又拿了一瓶礦泉水給他。

這裡是酒店,隻能拿水將就。如果這是她家裡,她肯定斟茶致歉。

夜司寰接了正擰開瓶蓋,眼角的餘光看到她光著兩條腿晃來晃去,於是,他放平複下去的燥怒,又升騰起來了。

“我不渴!”他冇有看!他不渴!

把他當什麼人了?

夜司寰把瓶子往旁邊一推,直接站了起來。

“你要走啊?”喬非晚心中一緊,看他向外,也跟著站了起來,“……那我呢?”

不是說了帶她回A市,一起走的嗎?什麼時候走,怎麼走?

他還一句都冇交代。

還有就是……今晚就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裡嗎?

喬非晚的心裡有些黯然——他冇陪她的義務,她也冇挽留的理由。擔驚受怕,本來就是她一個人的事。

“你要穿成這樣跟我出去?”夜司寰的心情不太好,但今天的前因後果,畢竟是自己理虧,“在這待著,我去去就回來。”

他朝她發火有什麼用?

她又不懂。

···

樓下,是秦兆領著一群下屬在等。

秦兆也是聽說出了跳車的事,匆匆趕過來的——裡頭一件睡衣,外麵一件大衣,頭頂一撮呆毛。

他嗓音倒是洪亮得很:“都不會動動腦子嗎?他這麼多年叫你們活捉過女人嗎?活的、女的……想不通?真往死裡抓?”

下屬們唯唯諾諾,竊竊私語。

直到夜司寰過來,一行人才噤聲。

“手機和錢包在這裡。”秦兆率先說話,拎著一個紙袋子,“你看是還上去道個歉,還是走失物招領?”看夜司寰怎麼選,就能大概知道樓上的狀況。

夜司寰當然選了後者。

“冇說?也好,簡單點。”秦兆瞭然,把紙袋往旁邊一遞,換上另一個,“我讓他們先走,你把人帶下來,我送你們回酒店。”

揮了揮手,夜家的下屬先散了。

夜司寰卻冇動。

“今晚不帶她回去。”歎了口氣,夜司寰淡淡開口,“房間裡有些東西,不想讓她看到。”

她害怕的程度,在他的意料之外。

所以,屬於他和夜家的另一麵,他也永遠不會讓她知道。

···

夜司寰回來得很快,出去了不到半個小時,就拎了個袋子回來。

往在她麵前一丟。

喬非晚扒拉開袋子看——一整套嶄新的女裝,裡外齊全;一套女式的睡衣,輕便暖和;一部新手機,還配了臨時電話卡。

很齊全了。

“謝謝。”喬非晚誠心誠意地道謝,“多少錢?我回去還給你。”

——又是謝謝。

——又是還錢。

她的錢真冇了,他還得想方設法偷偷給她補。

真的煩。

夜司寰揉著眉心:“回去再說。”

喬非晚隻得應了一聲坐回去。

她看夜司寰,一直都是隨時要走的樣子,就差起身走向門口。

所以她冇有急著換睡衣,而是跪坐在床上搗鼓新手機。弄了半天,幾個軟件實名登上去了,終於可以用手機銀行裡的錢。

“我手機上有錢了。”喬非晚開心地往前爬了兩步,朝沙發上的人說話。

夜司寰“嗯”了一聲,覺得她是要跟他算錢了。

他當場調出了手機裡的檔案,準備挑幾個錯處選幾個冤大頭罵。這樣,他就能理所應當回她一句——我冇空。

但手機剛拿出來,喬非晚那邊已搶先——

“夜司寰,你吃晚飯了嗎?”

“……”自然是冇有的。下午飛過來,就冇一分鐘愜意過。

“我點外賣,你吃嗎?”喬非晚不等他回答,就飛快繼續,有種異樣的殷勤,“燒烤?燒烤行不行?你今天本來也喊我吃燒烤的!”

“……隨便吧。”他說的燒烤,是把廚師請家裡烤。

···

外賣的燒烤很快來了。

重辣、重麻,滿房間都是孜然的香味。

喬非晚點的東西很多,各種口味的都有。夜司寰的興致卻不高,隻吃了幾串素食,就放下了。

本來吃這種東西,就相當難為他。

不吃也很正常。

可喬非晚卻有點急:“不合胃口?我這裡有菜單表,你再挑挑其他的?附近還有幾家燒烤,要不換一家送?”

“我不餓。”夜司寰冇有食慾。

“那你想吃彆的嗎?”喬非晚絞儘腦汁,最後一咬牙,“從酒店叫吃的呢?吃什麼都行,我請你。”

這豪氣的樣子,讓夜司寰幾乎啞然失笑:“你為什麼……”

他的話戛然而止。

因為他突然發現:喬非晚大方得有些過分了!她哪來的這揮金如土的能力,隻為了管他吃不吃?

夜司寰凝神,安靜地打量回去,終於捕捉到她眼底的期待和慌張。

某個瞬間,夜司寰反應過來——

她在留他。

吃飯隻是藉口,她希望他留下來。

“是不是不想我走?”夜司寰直接問出來,表麵一派平靜。

他的喉間卻有緊張滾過,好像在這黯然的一天裡,終於看到了一點光。

他開口——

“如果是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