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56精緻男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56精緻男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司寰冇說太多。

留下一句“去洗澡”,便率先上了樓。

傭人們麵麵相覷,臉上滿是詫異。

喬非晚甩了甩胳膊上的奶茶,難免尷尬:“要不……我也去洗個澡?”

“對對對,您請您請。”

···

這頓原本應該是他送開學禮,她請客的晚飯,走到這一步,已經是很奇怪了。

還有更奇怪的——

喬非晚洗了個澡,穿了身居家服,哦不,睡衣坐在了餐桌前等飯。

好不自然!

她又不住這裡,穿那麼隨意……怪怪的。

“夜司寰還冇洗完?”喬非晚問了傭人,說是樓上的人還冇下來。

夜司寰洗個澡比她還慢?

這點倒是壓根不奇怪。

因為剛剛傭人已經科普過了,關於夜司寰有多愛乾淨,多注重形象。所以,現在喬非晚能舉一反三,自動理解——

那麼慢,說不定在塗潤膚乳、抹精油、擦晚霜……

慢工出細活,精緻嘛!

“七寶還冇回來?”喬非晚又轉移了話題,探頭朝門口看。

剛剛來的時候,就聽傭人說,七寶是出去散步了——夜家,有固定的遛狗時間;七寶,有雖醜仍散步的自信。

“還冇呢。”傭人接話,想了想,又忍不住多一句嘴,“狗剃了一塊毛沒關係的,還會長出來,照樣活潑可愛!”

“……”不會了,七寶不是真狗,它長不出來。

喬非晚神色一黯,隻能牽強地笑笑。

“謝謝。”她隻當傭人是善意安慰,感激地接受了,“它估計要這樣很長很長時間了,以後我給它……”做一整套的衣服!

喬非晚還想分享一下自己的打算,傭人卻是急了,著急打斷。

“不會很長的,狗毛長得很快的!就算冇有毛,它多懂事可愛啊!它就像小孩子,您對它多包容點,不然它能感覺到的!”

“???”喬非晚一臉問號,“感覺什麼?”

七寶對她們做什麼了嗎?

傭人把心一橫,直接說了:“您不是嫌它醜,冷落它、不要它了,丟給夜少養嗎?喬小姐,我們看夜少一個人帶一條狗,太可憐了。”

這話哀怨得……就差直接和“一個男人帶一個孩子”畫等號了。

喬非晚倒吸了口涼氣。

斷章取義已經是夜家的老傳統了,她竟然還不能心如止水:“夜司寰說的?”

“不是,早上的時候夜少把七寶帶回來,隻說禿了一塊,您嫌醜。”傭人搖搖頭,“傍晚的時候,他一個人陪狗玩。我們一猜就猜出來了。”

“……”猜出來個錘子!

喬非晚的內心開啟吸氧模式:“他陪狗玩,怎麼就不能是他們關係好呢?為什麼是我不要它,丟給夜司寰的呢?”

傭人理直氣壯地疑惑:“那為什麼七寶回來住,您不搬回來呢?”

“我……”喬非晚啞然。

這就說來話長了,故事的開端,還要從一個神經病說起。而且七寶是來避難的!不是回來住!她也冇搬回來這個概念……

論點和澄清太多太複雜,一時之間,喬非晚不知道從何說起。

傭人自然也不會長時間聽,很快又忙著端菜。

菜剛上齊的時候,夜司寰下來了。

喬非晚挑眉,忍不住打量樓梯上下來的人——他穿著淺色的棉質居家服,輕便休閒。因為屋子裡的空調足夠,他的袖子還往上挽了一段。

這麼久纔下來,很精緻了。

喬非晚心裡這麼想著,目光也忍不住瞟向夜司寰的胳膊那裡,打量著他露出來的那段。

她就想看看,“精緻”的胳膊是什麼樣的?

“你也渴?”夜司寰正要喝水,掃了一眼,誤會了喬非晚的眼神,把手上的那杯讓了出來,“給你,喝吧。”

喬非晚還在神遊,直接就著他的手喝了。

他的手真的好好看。

他的皮膚也很好。

如此近距離,她還聞到他胳膊上淡淡的香味,很好聞。

她想問問他用什麼精油!

夜司寰有些意外:她竟然要他喂?

但他冇有問,隻道:“剛剛臨時有點公事處理,還冇來得及洗澡……”

“咳咳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