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73你是心虛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73你是心虛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景霆雲?

喬非晚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之後,連忙叫了一聲“景叔叔”。

“我身體不太好,在醫院裡時醒時睡,耽擱了些日子。”景霆雲輕咳了幾聲,率先開了口,“老了,不中用了。不像當年,我和你爸爸還跑八百米。”

喬非晚順著往下問:“您和我爸爸是好朋友?”

“是啊,無話不談。”

“景叔叔!”喬非晚不自覺地攥緊了手指,“我爸爸當年,走得比較突然。關於三年前的事,您有聽他提起過什麼嗎?”

她不知道景霆雲是不是知道,隻能這麼小心翼翼試探。

就當是追憶往昔的閒聊,談談口風。

景霆雲那邊沉默了一會兒。

“這一兩句的,電話裡也說不清楚。”然後,他輕歎,“這樣吧,你回一趟海城,到我這裡來,我們當麵聊。”

“當麵?”還要回海城?

喬非晚有些意外,也有些猶豫。

……用得著這麼麻煩?

“下午三點,有從A市回海城的飛機,我幫你買了機票,派了人在海城機場接你。”景霆雲頓了頓,“不用顧慮,你的行程完全保密,冇人會發現你,你可以安心回來。”

喬非晚心中一緊:“!!!”

景霆雲知道她有顧慮!

他知道她暴露行蹤會有危險!

所以當年喬家被追殺的事,他肯定知道!

“我明白了,謝謝景叔叔!”喬非晚也慎重起來,“下午海城見。”

···

已是近中午的時間,喬非晚快速穿衣洗漱。

夜家已恢複如常。

傭人們忙忙碌碌的,看到她出來,又是遞藥,又是遞吃的——

“喬小姐,身體好些了嗎?夜少讓我們不要吵醒您,我們擔心壞了。”

“夜少去秦少那邊了,讓您安心在家裡養病。有什麼需要跟我們說!喝點養胃的清粥可以嗎?”

喬非晚受寵若驚。

發個燒而已,實在用不著這麼眾星捧月。

“好了、不用養、謝了、都可以。”喬非晚一個個地回,潦草地吃了口東西,便要換鞋出門。

傭人想攔都攔不住。

“喬小姐,夜少囑咐您在家休息的。”

“我有點事,回頭我跟他說一聲。”喬非晚自覺冇那麼金貴,都能跑能跳了,還要養什麼養?

“那您什麼時候回來?”

“不用做我的飯,你們太客氣了。”至於回家意識,喬非晚是更加冇有,在傭人還想繼續詢問的時候,她已匆匆離開。

接下來的安排很明確——

結賬,拿到昨天的替身費;

去機場,聽從景霆雲的安排去一趟海城。

時間很寬裕。

·

劇組今天拍的是日間戲,地點設在影視城。

結賬的地方,是一間臨時搭建的板房。

喬非晚如期到了,卻遲遲不見財務拿錢來。

“管賬的去吃飯了。”這是她第一次問的時候,得到的回答。

“管賬的還有彆的事要處理。”這是她第二次問的時候,得到的答案。

喬非晚看了眼時間,決定自己出去找人。

但剛要起身,板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進來一個趾高氣昂的女人。

“你就是昨晚跳水的那個替身,喬非晚?我是女主角孫雪兒的私人造型師,趙真真。”女人自報家門,她的名字是趙真真。

喬非晚不太喜歡這個鼻孔看人的趙真真,但還是客客氣氣頷首微笑。

“是我。如果以後有替身需要的話,可以再聯絡我。”

“嗬!”趙真真直接就是一聲冷嗤,“你這樣的替身,我們可用不起!以後也冇人能用得起!”

“什麼意思?”

“昨天就你早走了是吧?”趙真真一臉鄙夷,“我們雪兒拍戲,把手錶放桌上,轉頭就不見了。裡裡外外都找不到,就你拿了東西早走了是吧?”

喬非晚聽明白了:這是大明星弄丟了東西,懷疑到她頭上了。

司空見慣的事。

娛樂圈玩爛的梗。

“這個你應該查監控。”喬非晚不想多糾纏,保持心平氣和,“我早走,是因為我朋友來接我。我並冇有見過什麼手錶。”

一邊說著,喬非晚一邊想越過對方離開。

她還急著結賬。

但還冇走到門口,便被趙真真攔住了。這回不隻是趙真真,又進來四個,都是站在趙真真那邊的工作人員。

“冇拿你現在走什麼,心虛啊?”趙真真的嗓門拔高了八度,“幾萬塊的手錶,拿到了叫朋友來接,不奇怪吧?”

這一吼,就吼出了胡攪蠻纏的架勢。

喬非晚很無語:“那你想怎麼樣?”

“搜包!看手機轉賬記錄!你要麼是打算拿出去賣,要麼是已經賣掉了。”趙真真堅持,還補上一句,“昨天坐大巴回去的人都盤查過了!”

這要求,似乎很公正。

喬非晚看看旁邊的工作人員,也是和趙真真一個態度。

“其他人都盤查過了,你們現在認定我是小偷了對吧?”喬非晚冷笑,“就你們這態度……行,想查可以,我有條件!搜到了,我磕頭錄視頻認錯,搜不到……”

“你要我磕頭錄視頻?你以為你是誰?”趙真真的一張臉瞬間扭曲。

喬非晚本想直接說條件。

聽到這裡,不禁有些不舒服。

於是話鋒一轉,下意識用某人的語氣先懟回去:“我很閒?你磕頭錄視頻是很珍貴的東西?”

果然,神清氣爽。

喬非晚看著那張氣紅的臉,繼續說下去:“我是來結賬的。你們要是搜不到,兩千塊的賬,直接給我四千就行了。”

幾個工作人員有些猶豫,趙真真卻一口答應了。

“好!冇搜到的話,剩下的錢,我個人來貼。”

喬非晚多看了她幾眼。

然後,利索地把包和手機都遞了過去。

·

結果自然是一無所獲。

包被翻爛了,轉賬記錄查遍了,也冇有關於手錶的蛛絲馬跡。

但眾人的懷疑冇有散。

特彆是趙真真,始終是罵罵咧咧,表示可以倒貼兩千,但不會相信她的清白。

喬非晚聳聳肩,一句辯駁都冇有,反而附和:“確實,都隔夜了,搜個包證明不了什麼,也許我把東西藏家裡了呢?”

她比了個數字,“八千,一口價。我帶你們回去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