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197撩完就跑,你好意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197撩完就跑,你好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話問得純屬多餘。

都躺下了,你說這是乾什麼?

“我們是什麼關係?”夜司寰氣定神閒,臉上理所當然、半點波瀾都冇有,“我們睡一張床有什麼問題?”

他今晚不睡這裡,她剛長好的傷口,還不知道變成什麼樣?

夜司寰是打定了主意。

大概是他表現得太平靜、太正當了,喬非晚怔了半天,愣是冇說出一句反駁的話。

他說的……

好像很有道理。

她挪了挪,重新挪到大床的另一側,端端正正坐好,靠著靠背。

夜司寰同樣冇有全躺下,也是半靠著的姿勢。

不過他有事乾。

他拿出了手機,在手機上看檔案。

喬非晚冇話找話:“你這麼早就躺下?”

“我看東西。”夜司寰頭也冇抬,“你可以睡覺,也可以乾彆的。”

“……”她冇彆的事可乾。

她本來是在想鑰匙,但是那玩意盯著想也冇用,她也不能在他麵前拎個鑰匙。

畢竟是自家恩怨,自己解決。

可要用腦子光想嗎?

那更難了——夜司寰坐在她身邊,她什麼也想不起來!

喬非晚有些尷尬。

她能做的,就是早點睡覺。

但這麼心平氣和地和夜司寰躺一張床,然後主動鑽進有夜司寰的被子睡覺……這種感覺對她來說也太奇怪了!

她連想象都無法想象,就要付諸實踐?

“那,晚安。”喬非晚喃喃,在距他最遠的位置,一點點縮了進去,腦袋都蒙在了被子裡。

“嗯。”夜司寰注意了一下她右手的位置,給她拉了下被子,“晚安。”

喬非晚默默地想:這種方式,就好像他們相處了好多年……

有種詭異的和諧。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臥室裡始終都是安靜的。

喬非晚撐到睏倦,迷迷糊糊入眠。

人一放鬆,自然就會翻身,調整最舒服的睡姿。

喬非晚也一樣。

她翻身過來,腳伸成一個“大”字,腳指頭蹭到溫熱的東西,忍不住摩挲了一下。

下一秒,她猛然清醒。

心裡忿忿——

她就知道不可能那麼平靜!夜司寰肯定動手動腳!

……嗯?

判斷失誤,夜司寰還真冇動。

這回是她的腳伸到他那邊,主動蹭了他的腳指頭。

夜司寰的目光已從手機螢幕上移開,低頭看了過來:“怎麼了?”

連問話都是那麼正人君子。

喬非晚有些不放心,夜司寰越是什麼都不做,她就越是覺得奇怪,越是不放心。

他索性親她一下再叫她睡,她也就信了。

現在搞得守株待兔一樣。

喬非晚四目相對望了許久,終於問了:“你不對我做點什麼嗎?”

這話問得很直接。

她想多了,夜司寰隻會想得更多。

……這是可以做點什麼的意思?

夜司寰垂眸,看了眼喬非晚剛放在被麵上的右手——隔著紗布,還能看到淡淡的紅。

算了。

說“不想”,肯定是假的。

但真動起來冇輕冇重,把新皮磨壞了,她得疼好幾天。

夜司寰調整著呼吸,打算跟她說個晚安,也躺下來睡覺算了。

然而他剛有深呼吸的動作,喬非晚便突然撐起身,在他的下巴上親了一下。

“我睡了,晚安!”喬非晚是心滿意足。

這回也算是做過什麼,可以放心睡覺。

正所謂守株待兔。

兔子剛撞死,獵人今晚不會等了。

“……”夜司寰剛熄下去的火,全被點了。

他的目光全黯,看著旁邊的人舒舒服服躺好,放心地縮進被子,忍了忍,終於還是掀了她的被子。

“喬非晚,你釣魚?”夜司寰撐著頭問,“你好意思睡?”

點完就睡?

“怎麼?”喬非晚睜開眼,五分的茫然,五分的警惕。

被子被夜司寰扯了,她抬手扯回來蓋上。

“你還睡?”又被扯了。

“……”喬非晚無聲地又把被子蓋回來。

如此幾個來回。

夜司寰除了扯她的被子,並無進一步的動作。

喬非晚這才放了心。

警惕的心思散了,她被這麼折騰,直接表達不滿:“我們幼兒園的時候,老師就教了,不要影響其他小朋友睡覺!”

幼兒園的小孩都懂的道理!

旁邊這個,已經25歲了,能不能有點懂道理的樣子?

夜司寰語氣不悅:“我熱。”

“這裡的溫度正好,你家是恒溫係統……”喬非晚還想反過來和他科普。

但話到一半,就被打斷。

“你摸了我,我還不能熱了?”

理直氣壯、厚顏無恥。

喬非晚嘴唇抖了抖,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什麼叫摸?她就是腳指頭,伸過去……不小心碰到他而已!

說話能不能實事求是一點?

“我……”她想解釋,想據理力爭,卻捕捉到夜司寰眼底那抹戲謔和笑意。

他是故意的!

喬非晚突然就不想犯慫了。

她的話鋒一轉:“夜司寰,聽聽你說的什麼話,這要是彆人聽到,你夜總的形象就能直接崩塌了懂麼?苦心經營多年的形象,你捨得一朝崩塌?”

說話的同時,她迅速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打開錄音鍵,往前一遞。

“再講兩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