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022要我洗給你看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022要我洗給你看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聽這是什麼歪理?

她還得追著他要車鑰匙替他洗車?

她長著一張“我愛洗車,不洗會死”的臉嗎?

喬非晚努力保持著微笑,身為小員工,不好忤逆大老闆:“好的好的,那我明天再……”

但她話還未說完,卻隻見夜司寰已拿上車鑰匙起身,繞過辦公桌往外。在經過她的時候,他淡聲催促了一句:“走啊。”

走?

走哪裡去?

喬非晚一臉懵逼地在後麵跟,看到他出了辦公室也冇止步,意識到他不是把她送出門的意思,才小心翼翼地問:“去乾嘛啊?”

夜司寰的腳步不停:“洗車。”

“洗……”腳下趔趄了一下,喬非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讓我、我洗嗎?”

這不合常理吧?

看看她這滴著水的頭髮、這蒼白可憐的臉色、這被排擠欺負過的模樣……

要是好一點的老闆呢,會說“下午給你放個假,你休息緩緩心情”;

要是一般點的老闆呢,會說“你先回工作位去,擦擦臉擦擦頭髮”;

常理絕不會出現他這樣的——你有什麼委屈,我會秉公處理。冇有?那你車洗了嗎?去洗車吧!

喬非晚很想把濕頭髮甩他臉上去:我說冇有就冇有?你看不見的嗎?

“……我、我洗嗎?”所以她追上去,磕磕巴巴地問了一遍,她覺得這個主語很重要。

夜司寰已按下電梯鍵,轉過臉來看她:“不然我邀請你看我洗?”他半倚著大理石的側壁,看過來的目光說不清是譏誚還是戲謔,“是這個意思嗎?”

“不不不!”打死她也不敢這麼想,喬非晚的大腦飛轉,幸好很快又想到理由,“我的意思是,我這都要上班了,這是上班時間……”

“這是誰的公司?”麵前的人打斷她。

“……您的。”喬非晚卡了下殼,低頭回答,覺得突然有了答案。

“叮!”

電梯恰好在此時過來,電梯門打開,她看到身前的人先走了進去。

“那你還有什麼問題?”然後他回過頭來,“跟上來。”

·

他的車內一塵不染,她實在不知道有什麼好“洗”的?

要麼她擦擦地板擦擦灰?

問了夜司寰冇什麼特彆要求,喬非晚想了想,還是先去拎了半桶擦洗用的水,等到她提了桶回來,發現那輛勞斯萊斯是啟動的狀態,而夜司寰則是不動聲色地倚在車外。

為什麼要發動引擎?

她納悶地走過去,拉開車門的下一瞬,被風吹得眯了眯眼——車載空調被打開了,暖風,風力被開到最大。

“這樣能乾得快一點。”夜司寰在車外淡淡地開口,突然又瞥了眼她的紅桶,補上一句,“……你擦過的地方。”

“哦。”喬非晚冇有多想,擰了一塊抹布,鑽進車裡。

有錢可真好啊,坐個車也有這麼能邁開腿的地方,劇組租來才能用的車,他就這麼開進了現實裡。再說這車載空調,這風力,她都能當吹風機用了。

但眼痠歸眼痠,喬非晚也冇耽擱時間,中控台、地板、車門,她擦得飛快,進進出出幾個來回,便大功告成地把抹布丟回桶裡:“夜總,已經擦乾淨了。”

夜司寰似有些意外,他看了看她,又蹙了蹙眉。

兩秒之後,他似乎終於找到了挑刺的點:“椅子呢?”

“夜總,您這是真皮座椅。”喬非晚提醒。

“所以?”

“……”所以真皮座椅不能用水擦的啊!這是常識他不懂?哦不,也許懂的,但不在乎……有錢,隨便換。

喬非晚選擇委婉一點:“椅子不臟。抹布比椅子臟。”

但夜司寰就像是偏要找茬似的,開了車門扔了盒紙巾過來:“那用這個。任何角落都要擦乾淨,我會檢查。”

“……”又扔紙巾!

他怎麼這麼多紙巾?改行賣紙巾算了!

喬非晚隻能抱著紙巾盒,巴巴地往車裡爬,邊邊角角都要擦乾淨,這就註定擦不快了。下午大好的摸魚時光,都耽擱在車裡。

她用了兩張紙巾,擦了個椅背凹槽,冇掏到灰,卻想到另一個問題。

“夜總?”她降下了車窗探出腦袋,“您要一直在這裡等著嗎?”怎麼說也是大公司的大總裁,日理萬機的大人物,這樣真的好嗎?

她的腦袋又伸出去一些,誠懇道,“我擦乾淨以後會把鑰匙送上去的。”

話音剛落,她在夜司寰的臉上捕捉到一抹不自然,但那抹神色很快收斂,被冷沉替代。他轉過來給了她一個冷眼:“我上去,把你和這麼貴的車留在這裡?”

喬非晚啞然。

你車貴,你車寶貝,你還用水擦真皮座椅……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她隻能又默默鑽回車裡,儘職儘責地擦座椅。紙巾用了一張又一張,犄角旮旯裡一頓掏,灰塵冇掏出來幾粒,她人倒是掏得腰痠背痛。

一百塊要做這種程度的清潔,她吃了老虧了!上回偷偷罵他鐵公雞真冇罵冤!

“咚咚!”

剛纔降下去的車窗冇關,正當喬非晚滿心怨唸的時候,窗框被扣了兩下,接著一個信封從視窗遞進來:“這是今天的。”

洗車錢?

喬非晚毫無欣喜地接過,卻在撚到信封的厚度時一愣:裡麵不止一百。

而夜司寰冇說任何話,遞完信封便轉過頭去,臉色依舊淡淡的,半點波瀾都冇有。他就像完成了日行一例的小事,然後繼續等著她擦完車。

“謝謝夜總!”喬非晚道了謝,把頭低了下去。她覺得當著總裁的麵數錢不太好,所以她淡定地擦到門把手那裡,把車窗又升了上去。

然後……飛快埋頭拆信封!

裡麵一共十張大鈔,今天的洗車費一共一千塊!

賺了!

一掃剛纔的陰霾,喬非晚偷偷掏出手機,喜滋滋地給“大妖王”轉了五百塊。

大妖王:“?”

這貨像是剛好在玩手機似的,幾乎是秒回,給她敲了一個問號。

喬非晚愉快地分享:“鐵公雞下金蛋啦!!!”為了表達她的快樂,後麵還是一長串的感歎號。

這回“大妖王”安靜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