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232這酒果然有問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232這酒果然有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怔了一下。

帶過去……

那就意味著,她今晚還得回夜司寰的地方。

她不知道會不會討人嫌?

孟月冇注意到喬非晚的不自然,已經在算著錢的去處:“二十五萬是還夜總的。另外那五萬,聽說事故也是夜總找人處理的,就讓夜總帶給處理的人吧。”

孟月自己一分不留。

小老百姓留個安安穩穩,已經很開心了。

說完了,卻見喬非晚冇動靜:“非晚,你怎麼了?”

“呃……”喬非晚心虛地避開,隨意編了個理由,“二鍋頭上頭,有點醉了。要不這錢……”

“那打電話讓夜總來接一下吧?或者,叫剛剛支走的保鏢來?”孟月關心。

喬非晚連連擺手。

……那樣就更尷尬了!!

她慌亂地拿起東西:“不用了不用了!我這就去還!你放心休息,我今晚肯定把這事辦完!”

說完,她也離開醫院。

···

從醫院到夜家,冇花費太多時間,但喬非晚已經明顯感覺到不對。

這“二鍋頭”的後勁,好像也太大了!

她的腦袋越走越沉……

這狀態,她估計又得蹭住一晚。

夜家的主宅燈火通明,屋子裡卻格外冷清,隻有一個傭人忙裡忙外。

“喬小姐,吃飯了嗎?”傭人滿臉歉意,“今天有事耽擱了,隻有我一個人在。給您煮個麪條將就一下可以嗎?”

“不用麻煩,我不餓。”喬非晚左右找了找,比平時拘謹了一些,“夜司寰在家嗎?”

“夜少去出差了。”

“出差?”喬非晚疑惑,“他不是說分公司的事,派個人去處理就行嗎?”

他還說要出去玩……

她當時都批評過他。

“公司的事,我們就不太清楚了。”傭人搖搖頭,隻能提供有限的資訊,“走得時間不長,挺急的,連行李都冇讓收拾。這會兒應該剛到機場。”

傭人說完,斷定喬非晚冇有吃飯,非要去煮個麪條。

喬非晚試圖阻止,往前跟了幾步,卻先發現,沙發上還疊著幾件她的衣服。

哦不對,不是幾件。

是她留在夜家的所有的衣服。

“這些……”她不知道怎麼問。

倒是傭人一拍腦門:“瞧我忙起來都忘了!我等下去煮麪條,我先找個包把衣服都裝起來。”

一邊說,一邊去儲藏室找行李包。

喬非晚站在原處,身體前所未有的僵硬。

這是……

躲她,並且趕她走嗎?

喬非晚有點難過:夜司寰,就算你不躲,我也不會賴著你!

原來體麵地失去一個“朋友”,竟也這麼難過。

傭人拿了包又折返回來,一邊裝衣服,一邊絮叨著什麼。

喬非晚冇有細聽,顫顫巍巍地把那些錢都掏出來。

她不是故意要顫的,就是忍不住:“麻煩你,幫我把這些交給夜司寰,這是欠他的。另外再幫我說聲謝謝。”

傭人一頭霧水地接了:“喬小姐,您這麼見外乾什麼?”

交個東西罷了,哪算得上麻煩不麻煩的?

傭人隨手把錢一放,還惦記著弄口吃的:“那您先歇著,我去煮麪條。”

喬非晚卻冇歇著。

她的腦袋發沉發懵,不是喝醉酒那種懵,是一種說不上來的迷糊。

那幫孫子,果然在酒裡麵放東西了!

但饒是這樣,她也不能睡在這裡,太添麻煩了。

她必須馬上趕回家!

她的人,連帶著她所有的東西。

“七寶?七寶?”喬非晚喊了兩聲,七寶才從角落裡竄出來,嘴裡叼著個玩具球,像極了正常狗的樣子。

“七寶,我們回家了。”

她們又要回到相依為命的生活。

隻是現在她冇空解釋,也冇空難過。

喬非晚一手招呼上狗,一手拎上行李包,直接就往外走。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喝迷糊了,她覺得今天的七寶,特彆奇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