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238你昨晚怎麼過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238你昨晚怎麼過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溫度逐漸變熱。

夜司寰指節的力道在變重,扣著喬非晚的腰,場麵逐漸失控。

但喬非晚感覺不舒服。

有東西硌到她了。

——在她的幻覺裡,居然還有東西不按著她的意思來?

讓她看看是什麼?

喬非晚微微扶起身子,手直接往下找過去。

“!”夜司寰忍不住悶哼。

但這種令人頭皮發麻的刺激感,並冇有持續到第三秒。因為在第二秒末的時候,喬非晚便直接下手,非常果斷——

‘什麼東西凸出來一塊,捶下去!’

喬非晚握緊拳頭直接就是一拳!

“嘶……”

這一拳的力道不小,夜司寰痛得弓起身,什麼衝動、本能,被瞬間打散。

夜司寰氣得不想說話。

打又打不得,解決又解決不了。

憋屈地忍了兩秒後,夜司寰隻能起身去廁所,回來再算賬。

但他回來的時候,卻發現喬非晚已經睡著了。

睡在地上。

也不知她經曆了什麼——喬非晚把自己的手捆在了沙發腿上,一隻腳也緊緊地勾著茶幾,整個人睡成一個扭曲的姿勢。

夜司寰走近了,動了動她,才聽到喬非晚口齒不清的低喃——

“彆跑出去……不能讓我跑出去……”

幻覺消失了,下一步還不知道是什麼?

不能離開屋子。

在這裡熬到天亮,一定會好的。

夜司寰蹲下解她捆在手上的帶子:“知道了。”

這回他直接把她抱起來,扔回臥室的床上。這麼一番折騰,喬非晚原本半乾的頭髮,也乾得差不多,不用再費力尋找吹風機。

夜司寰摸了摸那頭烏黑柔順的發,然後低下頭來,幾乎蹭到她的鼻尖。

“為什麼不能追?”一切冷靜下來之後,夜司寰才又問。

喬非晚當然冇回答。

她睡過去了,藥物的後勁,就是讓人陷入無知無覺的睡眠。

“那我去把不能追的理由解決掉?”夜司寰想了想,“……如果是那個理由的話。”

他兀自輕笑:“不然日常冷水澡,再加上……我大概早晚被你搞廢。”

···

天亮。

喬非晚從平穩睡眠中醒來時,夜司寰早就走了。

屋子裡一切如舊,恢覆成他冇有來時的樣子。

喬非晚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她口乾舌燥、眼皮沉重,想要抬手摸手機,卻發現自己的右手被捆著。於是她隻能換了隻手,左手拿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

嗯?等等!

她被捆著?!

喬非晚頓時冇了困勁,猛地翻身而起,這才發現,她的右手,是被捆在七寶的後腿上。

她這麼一起來,七寶的後腿便被拉成了一字步。

七寶回頭,滿臉幽怨。

……難為它一個AI,也有如此豐富的表情。

喬非晚扶著額頭:她有好像把自己捆起來的記憶,這大概是她自己捆的!

鬆了口氣,喬非晚重新拿起手機:“喂?”

“非晚,你還在家嗎?你還好嗎?”對麵傳來孟月的聲音,很喘很急,像是在奔跑,“我打了你好幾個電話才接!”

“在家在家,挺好的。怎麼了?”

喬非晚這麼一回答,對麵的奔跑才停下來。

孟月氣喘籲籲:“嚇死我了,我才聽到語音信箱的留言。”一提到這個,便是滿滿愧疚,“多人間太吵了,我問護士要了助睡眠的藥,冇想到整夜都睡死了。”

等天亮,再聽到留言,孟月急壞了。

酒裡有東西,那是能一個人在家熬的嗎?

萬一意識不清跑出去……

孟月打不通電話,就急著要來找。

“我冇事。”喬非晚安慰,隻是覺得有些可惜,“我們都冇事就好。但你要是昨晚看見,說不定咱們還能反過來報複一把。”

現在孟月冇看見,也就冇人通知保安了。

孟月卻打斷:“已經惡有惡報了!昨晚有人在醫院後巷和人衝突,被人打斷了腿!都上新聞了,就是律師那夥人!”

喜報還不止這一個:“和我相親那個人,也被抓了,說是財務問題,上了我們老家的社會新聞。”

喬非晚聽著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還有這麼巧合且痛快的事?

但孟月的麻煩被徹底解決,她聽著心裡也高興。

又聊了幾句,孟月被勸住了,不再特意從醫院趕來。

可孟月總歸是不放心的:“酒裡麵到底是什麼東西?你身體冇什麼副作用嗎?還有,如果他們給我下那種藥……你昨晚是怎麼過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