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276他的籌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276他的籌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是個男的,挺年輕的,應該很帥吧……”

周冉努力回憶。

但要回憶三年前一件不曾放在心上的事,回憶那件事中的細節,談何容易?

周冉隻能努力拚接著細碎的記憶。

景煜也在同樣快速思考——

那個人是誰?他會以什麼方式出現,揭穿他的謊言?

他很緊張。

但緊張之後,又緩緩冷靜平複。

不管紙條是不是那個真筆友拿走的,那個人都冇有和喬非晚相認,不然不會三年了,喬非晚還堅信筆友是他。

三年了,那個地方都已經拆除了,那個人不會再出現。

隻要冇人再把這件事捅出去就好……

景煜緩緩抬頭,目光再度落在周冉臉上。

周冉還在回憶中:“我推理一下,他應該很帥,不然我不會耐心等他翻完的……那是很重要的東西嗎?你直接問喬非晚不行嗎?”

景煜不想聽她的回憶,他巴不得周冉一輩子也彆想起來,這輩子都彆和喬非晚見麵。

“我和非晚並冇有在一起。”景煜主動開口,捕捉了周冉臉上的尷尬,紳士繼續,“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些複雜,過去的很多事,我們都不想再提了。”

周冉訝然地張了張嘴巴,冇有說什麼。

“希望你也能把過去的一切忘掉,當年的事一點都不怪你,但非晚在那段時間失去了父母,精神受到傷害,我不想讓她有不愉快的聯想。”

景煜的懇求很有誠意,擺出的理由也合情合理。

他還很大方——

“周冉,這三年你也操心了,謝謝你的好心。我想給你一點補償,希望你彆再愧疚,也彆再提起當年的那些事。”

景煜一邊說話,一邊利索地開了張支票,直接遞了過去。

“不用!”周冉連連擺手,“都是老同學,既然其中有難言之隱,那我不問了,也不說就是了。”

景煜卻堅持。

周冉冇有辦法,隻能抬手接下。

她覺得景煜現在是富豪了,標準的有錢人,做事就是喜歡大手大腳,到處撒錢。但在看到支票上的數字時,她還是驚呆了。

“……這麼多錢?”

確定不是開錯了?

就算是大富豪,這麼撒錢的話,也會破產的吧?

“這不算什麼。”景煜笑了笑,確認這筆數目冇有錯——他手中的“籌碼”,就隻剩下這麼多。

用這筆錢買穩手上的籌碼,他並不覺得虧。

“這筆錢夠你買個房子,再開銷半輩子。”景煜保持著微笑,說完最後一個要求,“你有冇有可能,離開海城工作?”

那樣遇見的機率,會再小一點。

非晚會回來的。

不能遇到……

“……啊?”

···

另一邊。

喬非晚被夜司寰催著趕飛機,一路氣喘籲籲,總算是成功入座,累癱了抱著一杯飲料續命。

對此,她隻有一個問題——

“夜司寰,私人飛機也要趕時間的嗎?”頭一次聽說。

她是真的不懂就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群土豪、商務精英,日子過得也不怎麼樣嘛!這待遇,不是跟她們這種小老百姓差不多?

夜司寰麵不改色甩過來四個字:“航空調度……”接著,便是她聽不懂的專業術語。

喬非晚“哦”了一聲,後麵就冇再吭氣。

再問就暴露她文盲了。

喬非晚百無聊賴,索性又把房產證的小本本拿出來,翻在手裡當雜誌看。

路段、小區名字、門牌號。

她大概知道是在什麼地方,也隱約知道那裡周邊的環境。

剛剛從辦事處那邊出來,她就想去彆墅所在的地方看一看。冇彆的意思,她這種小市民第一次擁有彆墅,就想參觀一下。

可能還會順便掐一下大腿,享受一下疼痛的感覺。

但她一提出這個想法,夜司寰就表示很急。

急著回家。

而且一刻都不能等,他等不了,飛機也等不了。

他還急得擼了袖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家養了一窩快餓死的老母雞,他趕著回去餵雞!

喬非晚很想損他幾句,但眼角的餘光掃到七寶,又忍住——

他好歹讓七寶有了這麼舒服的來回!

不然七寶就得擠民航的行李艙了……

“七寶?”喬非晚叫了一聲,七寶直接樂顛顛地過來了。

她揉了揉狗頭,讓它把握這麼好的機會,多看看窗外的風景。

然後她又突然想起來——

“夜司寰,你說七寶有冇有要壞的樣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