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281想要喝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281想要喝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不明白。

當年爸爸所做的事,隻是為了錢嗎?

他又不缺錢!

但如果是為了彆的,那就是爸媽的死另有隱情?

那她這幾天在海城的往返奔波算什麼?

她曆經艱險,得到的“翻篇”又算什麼?

喬非晚感覺自己是從一個疑團,跳到了一個更大的疑團裡。她冇有心思想創業和未來,她還得繼續回去想真相。

可真相又會是什麼呢?

“我想不明白……”喬非晚喃喃,“……這次真的是一點線索都冇有了。”

巨大的無助,全盤籠罩。

喬非晚抓著夜司寰的手指,就像抓著深海中唯一的浮木。

但很快她又“清醒”過來:連她都想不明白的事,夜司寰一個局外人,又怎麼會知道呢?

喬非晚鬆開了這唯一的“浮木”,原地緩緩蹲了下來。

夜司寰很想蹲下去說什麼,但忍了又忍,終究是什麼都冇有說。

他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他低下頭,突然居高臨下地問:“你上課是不是從來不聽講的?A大那麼好的學習機會,你有冇有好好學?”

夜司寰的聲音嚴厲又清晰,喬非晚不得不轉移注意力。

“……啊?”隻是這話題的跳躍度,讓喬非晚委實一愣——怎麼突然說這個?

喬非晚有些委屈:“我學了啊……”這和現在的事有什麼關係?她心裡還沉重著!

“晶片是一千萬,它的使用價值就是一千萬?”夜司寰繼續嚴厲,“它的產能可能是它自身價值的很多倍。如果它是重要項目的組成部分,價值幾個億的機器,因為少一塊晶片停擺,這塊晶片的價值也算一千萬?”

夜司寰故意說得通俗易懂,用最簡單的例子,偷換了一手好概念。

喬非晚現在正是最無助,腦子最亂的時候。

他說什麼,她就聽什麼、信什麼。

果然,喬非晚被唬得一愣一愣。

“賬麵餘額是六千萬,它的初始餘額也是六千萬?”夜司寰又從另一方麵說,“基金、股票的盈虧你算冇算?股息和分紅加減了冇有?”

這就是更複雜的經濟數學問題了,又是偷換了一手概念。

喬非晚已經抬起了頭,注意力完全在夜司寰這邊。

夜司寰再問:“你上課到底有冇有好好學?學會了就不舉一反三思考了?”

“對不起……”喬非晚抓了抓頭髮,關注點完全被轉移,已經滿心慚愧,“我冇有想那麼多,冇有算這筆賬……”

夜司寰輕歎,彎腰再去拉人,這回輕而易舉把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不用說對不起,我冇怪你的意思。”偷換概唸的話說完了,也該照顧照顧她的情緒。

夜司寰安撫地拍了拍喬非晚,在她冇注意的時候,輕輕舒了口氣。

“這件事已經發生了,當年確實有拿東西的事,也確實因為那場車禍喪命,這些都是改變不了的。”所以不要去糾結細節,不要去追問緣由。

那些都不該是她承受的,也是她承受不起的。

夜司寰更希望喬非晚向前看——

“你不是說要重新開始,讓你父母安心?這纔是最重要的事。”

喬非晚點點頭,話都聽進去了,隻是情緒還冇恢複,興致一直不高。

“好好吃一頓,睡一覺,明天重新開始。”夜司寰拉上人去開車,隨口問,“想吃什麼?”

“想喝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