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324吃了藥的關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324吃了藥的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司寰叫住她的聲音有些突兀。

至少,和他們之間剛纔劍拔弩張的氣氛,格格不入。

又像是退讓。

又像是狂風暴雨前的忍耐。

“你問。”喬非晚止步,等了好幾秒,夜司寰也冇問出一個字來。

她不想等了,肚子疼得受不了。

喬非晚繼續往門口走,拉開被鎖住的門時,趔趄了一下,險些摔倒。幸好那個小助理還站在門外,扶了她一把。

“誒,你……”

“我很好。”喬非晚忍著額頭的冷汗,冇讓小助理繼續說出來。

她迅速帶上身後的門。

畢竟剛剛纔說了一番豪言壯語,要是被夜司寰看到這副樣子,太過打臉。

門關上的時候,她聽到夜司寰的怒喝,大體是——

“讓你走了?”“翅膀硬了?”

諸如此類。

好在辦公室的門隔音效果很好,門一關,他就是在裡麵咆哮也聽不見。

“不好意思,打擾了。”喬非晚還記得朝小助理禮貌頷首,“我不會再擅闖辦公室,你回去安心工作吧。”

說完,走向電梯那邊。

電梯那邊冇有人,整個大理石的牆麵地麵,讓周圍的空間冷了幾度。獨自等電梯,成了一種度秒如年的折磨。

喬非晚繃直脊背站著,一直到進了電梯,才堅持不住,靠著扶手緩緩蹲下去。

電梯門關上之前,似又打開了一次。

有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喬非晚冇放在心上——

大公司每個人都忙忙碌碌,大家管好自己就行了,很少會管彆人的閒事。

她又不是躺著,她蹲著,這姿勢就像挨批評難受,冇人會問。

進來的那位的確冇問,但電梯下行兩秒之後,他竟然直接上手拉她。

“說走就走,現在公司你最大了是不是?”

喬非晚蹙了蹙眉,這才發現拉她的人是夜司寰。然而,她的力氣都已經用完了,現在痛得連話也說不出來。

夜司寰隻拉了一下,就發現了喬非晚的異常——

她蹲在那裡,並不是因為情緒。

她的臉色白得厲害。

額頭和碎髮間,有清晰的冷汗。

“你怎麼回事?”夜司寰半跪下來問。

“和你冇有關係……”喬非晚有氣無力,好不容易纔蹦出這幾個字。

夜司寰直接聽火了:“你就是欠收拾!”

說完,直接站起來,摁掉了喬非晚的層數,改去了地下停車場。

電梯門一開,他直接撈上人,三兩步到達車邊,把人往裡一丟。

“去哪兒?”喬非晚想問。

無人回答。

也不知道她是躺在後座上聲音太小,還是夜司寰裝作冇聽見?反正他就是冇理她。

她想問,問不出來;

她想下車,不被允許。

就這樣,喬非晚被強行帶到醫院,全程VIP的待遇,隻為了治個痛-經。

這不算什麼病,就算再VIP,也不需要住院。

醫生給開了止疼藥,再加上萬能良方——“多喝熱水。”

冇彆的方法,就熬。

再不行就——“多喝熱糖水。”

喬非晚謝過了醫生,扶著牆從診室出來,冇走幾步便又被夜司寰帶走,塞回車裡。

夜司寰帶她回了夜家,照樣是嘴上不理人,動作卻不粗魯。他把她放回客房裡後,還指揮著傭人做這做那的,好一通忙活。

這場景很“奇怪”,惹得喬非晚好一通感慨——

這就像兩軍休戰,暫時修生養息。

難得的和平纔是最珍貴的!

喬非晚感動地把臉埋進被子裡,把冷汗擦在被子上。

“你每次都這麼疼?”床邊有人問。

誰?

原來夜司寰還冇走。

喬非晚努力從被子裡探出來,睜開一隻眼睛。

“不是。”她實話實說,保持著心平氣和,“這次很疼,大概是昨天吃了藥的關係……真的不關你的事,我休息一會就可以走。”

“什麼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