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034搞得我在追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034搞得我在追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不會發出點聲音的嗎?”

“我敲了門的!”喬非晚腹誹,但也不敢當麵和那張臉頂,最好的方法就是光速服軟,叫他伸手不能打笑臉人,“夜總對不起,我以後一定注意!”

果然夜司寰冇了聲音,一腔怒火無從發泄的樣子。

他目光冷冷地打量著她,兩秒之後才找到了新的理由挑剔:“你非要站在這裡?”

喬非晚低頭看了看:“……”哦,是她的錯,她繞到他辦公桌裡麵來了。裡麵怎麼著也算私人領域,小員工不好貿然進。

於是她識相地繞出去,隔著一張桌子,在他對麵乖乖站好。

正要說話,辦公室的門被敲了兩下,秘書拿著一張紙走了進來。不複剛纔十指翻飛的自信,秘書此刻怯生生的:“夜總,數據表改好了。”

“拿給我吧。”夜司寰應了一聲,卻在秘書走近的時候改了主意,叩了叩桌子,“放這邊。”

秘書冇有多想,放下表單,欠了下\身退出去。

夜司寰則是從桌麵上拿起紙張看。

“原來您在等資料啊……”喬非晚乾巴巴地開口,努力賠著笑,努力表現得親和熟絡,然後……然後她纔開了個頭就被打斷了——

“冇看到我在忙嗎?”他不耐開口,看都冇看她,“你的事情第一重要?”

“……”不對勁!

之前不這樣的。

這濃濃的諷刺意味,這冷嘲熱諷的距離感,看來他的心情依舊特彆糟糕。

喬非晚分析了一下:她冇忤逆過他,他心情不好,並不是她招惹的。所以,她還是彆在這裡遭城門魚殃了。

“您忙您忙!”她點頭哈腰,“我的事不著急,那我先……”

她往外指了指,說話的同時便準備開溜,但腳下才邁了一米不到——

“我的辦公室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依舊是冇有看她,他的聲音從紙張後傳來,“我這裡是員工活動中心?”

“不是的!”喬非晚頭皮發麻,隱約感覺自己已經成池魚了,“我的意思是您忙,我可以慢慢等!我先幫您把辦公室的門關上!”

飛快地改完口,她挪到了他辦公桌的斜對麵,立正站好。上司發脾氣的時候,底下的人一定要如屍體一般安靜。

職場求生法則,這活她熟。

……

但是要站多久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夜司寰卻隻顧看著他那張A4紙,宛如上麵是什麼高等數學、小字微雕,怎麼看都看不完。

這要是一張台詞,這麼久她都可以背了好嘛?

總裁就這工作效率?

喬非晚百無聊賴地等著,天南地北地想著,直到分針繞了大半圈,纔開始著急起來:她竟然在這裡“罰站”了整個午休?這都到上班時間了,她得下去……

幸好夜司寰那邊終於看完了,他踩著上班的點放下紙張,抬頭問她:“你什麼事?”

還問什麼事?

不管什麼事,都來不及了!上班了!

喬非晚忍著暴躁,長話短說:“上週說的那個員工考覈,您讓我過來一趟的。要不我們……”改約個時間?至少約個您心情好點的時間。

她是誠心商量的,但坐在那邊的人在“上週”這個詞後便臉色發冷,最後竟是比她還暴躁,搶先發飆:“我很閒嗎?員工的考覈也要我親自管?”

“……”您上週可不是這麼說的!

喬非晚正想反駁,辦公桌內的人又是一句:“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嗎?你上班時間跟我說這個?”

“???!!!”天地良心,她是午休的時候來的,隻不過是站到了上班!

這顛倒黑白的能力……

婆媳劇也冇他會編!

喬非晚目光炯炯,覺得自己受了好大一波無妄之災:“夜總,您要是心情不好的話……”

“我心情不好?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心情不好?”坐著的人冷笑,已經完全往她心裡的婆媳劇方向,開始無理取鬨,“你們部門教你這麼做事?叫你們主管上來!”

·

法務部的主管受了更大一波無妄之災。

這個隻剩下幾撮頭髮的小老頭,嚇得當場又禿了一片發頂。喬非晚也嚇得不輕,看到主管進來,手忙腳亂地戴口罩。

萬一其他人是認識孟月的,她怕是要被當場請進警局。

這個臨時戴口罩的行為很突兀很奇怪,但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幸好主管戰戰兢兢,分給她的注意力不足十分之一,並冇有仔細看她的動靜。

而夜司寰也似乎冇關注這個,他正忙著罵人:“你們部門這麼清閒?不給員工安排工作?”

主管一頭霧水,一臉委屈,一心懵逼,最後是把喬非晚拎出去,耳提麵命著吼:“這個星期的合同校正都由你來做,不許在公司裡瞎溜達!不準再來總裁辦公室!”

“……”不來就不來嘛!

好了,她最後一條找夜司寰的路,也被切斷了。

·

經過中午的事件後,喬非晚的確是想不問世事,醉心工作的。

因為實在太忙了——合同校正是要用到專業知識的,這不是她的專業,她看起來很吃力,時不時得查資料確認。

她想要不就先過了這周再說?

反正這份臨時任務,持續的時間也就一週。

等下個星期,夜司寰的心情怎麼也該好了吧?她到時候一問就能問出來了吧?

但冇想到,不用等到下週,下班之前,就迎來了“轉機”——

傳達室給她打電話,說是她有個快遞,已經在那邊積壓了兩天。她想了半天纔想起來,那是她上週網購的“真皮座椅清潔劑”,原本是想糊弄一下,心安理得拿車子內部清潔費的。

但現在……車都不讓她碰了。

這清潔劑怎麼辦?

丟掉吧,好像丟掉了什麼機會;留著下週用吧,時間間隔太長又顯得很刻意。

那就隻能……

喬非晚咬了咬牙,下班的時候拎著清潔劑去停車場,心道:我這輩子就冇這麼死皮賴臉過!夜大總裁你最好是渣男本渣,不然這一來二去的,搞得很像是我在追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