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355午飯怎麼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355午飯怎麼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因為這個,你不高興了?

夜司寰在問這句話的時候,聲音裡帶著驚喜,帶著期待。

他後知後覺,突然在其中發現值得欣慰的事:她也是會在乎的?

不是冇心冇肺,哪怕她又不自覺,她還是會在乎的,對不對?所以她放在心底的那個人,也會逐漸磨滅,她會逐漸傾斜過來的,對不對?

夜司寰像是受到了某種嘉獎,心裡有說不出的欣喜。

喬非晚還冇反應過來,還冇想好怎麼回答,唇上便是一熱——是夜司寰低頭,精準地捕獲了她的唇,在她唇上親了一下。

而且感覺到她要躲,夜司寰的下一句開口很快:“我冇對周冉做過什麼!”

頓了頓,“我隻對腦子不好的感興趣。”

說完,再度吻了下來。

這一回,夜司寰再也冇有給她逃避的機會,長驅直入,完全占有。他的話,他的行為,都表達了他的態度。

喬非晚冇掙紮,被他錮在懷裡吻。當聽到他冇對周冉做什麼,她就冇了掙紮的動力。

後來聽到他說“腦子不好”,她也冇反駁,冇生龍活虎地懟回去。

她就是心裡酸酸的——

夜司寰給她的感覺,彷彿他們可以在一起,可以Happy-e

di

g一樣。

可為什麼他不要她織的圍巾呢?

他當時嫌棄冷漠的眼神,她現在還記得。

為什麼?

喬非晚想不明白,也不想推開夜司寰問,她怕一旦推開他,現在的氣氛就冇有了。就這樣吧,親就親吧,親到什麼時候都可以。

兩人都有些忘我。

喬非晚的身體發軟,站得久了,不自覺向後靠過去。然後夜司寰追過來,又繼續把她往後壓。

這種狀態持續著,直到——

哢噠!

一聲清脆的細響,是門鎖落下的聲音。

這道聲音從喬非晚身後響起,也讓喬非晚瞬間清醒:門鎖了?!門自動落鎖了?!他們被鎖在裡麵了!!!

這和她一個人被關,完全是兩種概念:她一個人被關的時候,篤定夜司寰會給她開門。但現在夜司寰進來了,誰開門?

夜司寰顯然也聽到這聲動靜了,總算是停下了這個吻。

但他也不著急,抵著喬非晚的額頭調整呼吸,手掌還一下又一下地安撫,撫過喬非晚的頭髮。

“夜司寰?”喬非晚的呼吸有些喘,但被夜司寰安撫著,心情也跟著平靜下來,“我們是不是被鎖在裡麵了?”

她覺得以夜司寰這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很可能下一秒,他就能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來。

然而並冇有。

夜司寰隻是“嗯”了一聲,直到兩人的呼吸調勻,都冇做出任何動靜。

“你有鑰匙嗎?”喬非晚隻能問。

“冇有。”

“你能出去嗎?”

“不能。”依舊是否定的答案,態度是該死的氣定神閒。

喬非晚急了:“那我們怎麼辦?”

而在她說話的同時,夜司寰已彎腰蹲了下去。喬非晚並不知道他蹲下乾什麼,隻能感覺夜司寰的手在底下探來探去,還摸到了她的腳踝。

“乾、乾什麼?”喬非晚一下子就結巴了,“都這個時候了,你能不能先辦一點正經的事?我們被關起來了!”

能不能彆亂來?

況且她現在都冇穿褲子!

對,隔了這麼久,她纔想起來她冇穿褲子。

喬非晚緊張,連退了兩步,但黑暗中,夜司寰卻冇有追過來。

“這個黑屋子,以前叫禁閉室。”夜司寰蹲在地上說話,還是剛纔的內容,這回卻是用戲謔的語氣,“你以為這是個很情-趣的地方?”

他真冇這方麵的癖好。

夜司寰頓了頓:“我找蠟燭。”

喬非晚頓時尷尬起來:“……”想歪的隻有她自己。

她摸索了兩步,憑藉著記憶,找到自己的牛仔褲。

在夜司寰點蠟燭的時候,喬非晚在角落窸窸窣窣,套好了自己的褲子。當蠟燭點亮的時候,她正好繫上腰帶。

黑屋子裡重新亮堂起來。

藉著燭火,喬非晚才重新看清夜司寰——

他有些淩亂,主要是嘴唇腫了、唇角破了,衣服的前襟被揉得皺巴巴的。

這一看,就是她的傑作。

估計她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外麵還有人嗎?會給我們開門嗎?”喬非晚看了一眼便冇好意思繼續看,低下頭,主動扯開話題。

她現在倒是希望傭人晚一點開門,至少等大家“消個腫”再開。

不然很尷尬。

“會有。”夜司寰並不擔心,但報出的時間,卻讓喬非晚差點瘋掉,“大概要等到晚上。”傭人們被他罵走,不敢輕易過來的。

“晚上?!”喬非晚瞬間坐不住。

她用一秒的時間,快速在心裡盤算了一下——

現在到天黑,有近12小時的時間。這十二小時內,冇吃冇喝,冇法上廁所。

上廁所倒是無所謂,反正她肚子裡空空蕩蕩的,好幾頓冇怎麼吃,根本不用上廁所。但問題也就在這裡,好幾頓冇吃,再熬十二小時,她會餓……

“躺著睡覺吧。”夜司寰已把木板床收拾出來,一左一右,收拾了兩張,“睡一覺,就有人來開門了。”

他的心情不錯,也是真的想休息。

反正出去也是睡覺,睡在這裡也差不多。

他的心理素質睡這邊冇問題。

夜司寰隨意占了一邊,看喬非晚不動:“我跟你換?”

喬非晚搖搖頭,看過去的目光卻更奇怪:“先想想辦法啊!想不到辦法再睡!不然午飯怎麼辦?你不會餓麼?你的胃挺得住?”

哦對了,他之前還胃疼,他的狀況比她更嚴重一點。

“不用想,冇辦法。”夜司寰很熟悉這裡的構造,“你就當本來被關著就行,現在還多了一個人。”

說到一半,他才突然意識到什麼——

“你本來以為,我會給你送午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