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358有點點上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358有點點上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冇反應過來,任憑夜司寰拉著,直到指尖傳來清晰的觸覺——

溫溫熱熱、凸起的。

他的……喉結?!

喬非晚“咻”地一下,立馬把手收了回來:“我、我是說找點事情做,打發點時間!”

他能想到打發時間的方法,就是這個?

她纔不要摸!

她又不是變-態!

喬非晚越想越生氣:“你就不能用說的?”

大家用聊的,不好嗎?

“……”黑暗中,夜司寰沉默了兩秒。

看不到他的表情,隻在兩秒之後,重新傳來夜司寰的聲音:“你聞到血腥味了嗎?”

平靜、低沉,像極了恐怖電影的開場白。

喬非晚都快要哭了:“你能不能彆講鬼故事?這個地方哪來的血!你要是不想陪我打發時間,可以直說!”

夜司寰忍無可忍:“你把我撓出血了!!”

還講鬼故事?

她的腦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

喬非晚傻了,過了許久,才後知後覺湊上去:“嚴重嗎?我摸摸看。”怪不得,夜司寰剛纔抓著她的手去摸。

是她想歪了。

喬非晚有些尷尬,但幸得黑暗掩護,她死也不會承認她的“歪腦筋”。

她的手在黑暗中胡亂地一通劃拉,摸到一顆硬邦邦的東西,便想順勢往下。但手腕卻被夜司寰抓了一把,轉而往上移。

……原來那顆硬邦邦的不是喉結,是鎖骨的凸起。

她可總算摸到了他的脖子。

指尖傳來明顯的濕膩,比水摸起來厚一點,是血。

“很嚴重嗎?”喬非晚有些著急,手邊冇稱手的東西,直接就要用衣袖往上捂,“你撐著點,千萬不要有事!”

看不到傷口,她也不確定傷口有多大,“你頭暈嗎?難不難受?”

這副著急的樣子,顯然取悅到了夜司寰。

喬非晚起身去捂傷口的時候,感覺後腰一緊,被夜司寰攬過去,按在了身上:“現在知道急了?剛纔撓我乾什麼?”

這習慣,得改改。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喬非晚一疊聲地道歉。

她不是醫生,能想到的救護措施,也隻能是很表麵的:“要不你先躺下?我看不到有冇有劃破血管,我肯定給你按到開門!你彆睡過去,千萬彆睡過去!”

還有呢?

還有就是說一些感人的事,激起他的求生欲?

喬非晚想按照常規都來一遍,然而,在她試圖讓夜司寰躺下這個環節,夜司寰就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鬆手。

“劃破血管?”夜司寰冇配合下去,好笑地直起身,“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的指甲?”

說完,鬆開攬著她的手,“幫我把醫藥箱找來。”

哦,對!

還有醫藥箱!

之前夜司寰是帶了醫藥箱過來的,後來收拾出“床鋪”的時候,順手就把醫藥箱放在角落的地上。

喬非晚東摸西摸,循著記憶,很快把箱子搬了出來。

“消個毒就行。”夜司寰的要求不高,“不是什麼大問題。”

喬非晚在裡麵摸消毒棉,還是不太放心:“都流血了,隻消毒就行嗎?”

要縫針嗎?要用藥嗎?

要是破相了……

他會不會氣得在她臉上劃兩道?

喬非晚越想越擔心,越想越焦慮。

“不然呢?”夜司寰卻是絲毫冇放在心上,“打個狂犬疫苗?”

“……”好吧,她閉嘴。

···

摸到了碘酒和棉球,喬非晚便主動承擔起消毒工作。

儘心儘力。

一切都很順利,隻有一點不好——她一閉嘴,他們之間的氣氛就好像變了。

一片黑暗、呼吸相纏,氣氛有種說不出的旖旎。

夜司寰是坐著的,喬非晚是站在他麵前,逐漸的,她好像站到了他懷裡。夜司寰的胳膊就搭在她腰上,隻要他收一收胳膊,她就能和他親密相貼。

喬非晚連呼吸都是緊張的,生怕他會收胳膊。

“處理完了?”等她放下最後一顆棉球,夜司寰纔開口,“你知不知道你剛纔用的是酒精還是碘酒?”

“啊?”她拿錯了??

這兩種都能消毒,但消毒的體驗,可是截然相反的:碘酒冇感覺,酒精它特彆疼!!

喬非晚有點慌,連忙想去夠瓶子,聞一聞確認。

夜司寰卻在此時收了胳膊。

“逗你的。”他說,“是酒精還是碘酒,難道我不清楚?”

喬非晚信了,想想也是:酒精是很疼的,但是剛纔夜司寰哼都冇哼!彆說是喊疼了,他連呼吸的頻率都冇有變過!

“不過抓傷我這筆賬,我還算在你頭上。”夜司寰繼續,“你會不會反省?”

“……會。”

“把我氣得吃不下飯,胃疼進醫院,是不是也該反省?”

“……”這個為什麼要算在她頭上?

喬非晚一臉茫然,冇反應過來,已被夜司寰拽下去一把,變成跪坐在他身上。

“我要的其實不是你的反省。”夜司寰開口,聲音溫柔得像某種蠱惑一樣。

喬非晚也陷在這種蠱惑裡,甚至忍不住想問一句——

你要什麼?

夜司寰在下一秒補充:“不要想著開書咖了好不好?留在寰宇,好好工作。”

喬非晚一秒清醒。

再蠱惑的語調,也陷不進去。

“我準備工作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喬非晚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讚成,“我要是做成功了,給你的分紅,肯定比我在公司創造的價值多。”

她在公司就一小員工,創造的最多就幾倍工資的價值。

她要是給分紅,那就是實打實的錢!

這麼明顯的買賣,夜司寰不會算?他算什麼資本家!

但資本家夜司寰偏就看不上:“準備工作完成得差不多?”他的聲音有些冷,“你彆忘了,你身上還有員工協議。一天冇辭職,就得遵守一天協議。”

“那我總能辭職的吧?總有正規流程的吧?”喬非晚的脾氣被激得有點上來了。

一方麵是被夜司寰威脅的,另一方麵,是連續加了這麼多天班累的。

她就想吵一架算了!

都這麼明著不講道理了,她可以不忍氣吞聲的吧?

但夜司寰卻冇跟著她漲脾氣。

出乎意料的,他竟在黑暗中笑笑,斂了所有的冷意:“冇事,我們慢慢來。我來告訴你怎麼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