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371我餵你好不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371我餵你好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賭夜司寰是和周冉玩玩的,還是對周冉認真的?

這賭局讓喬非晚大為震撼。

她想了想,委婉表達:“我覺得,夜總和周冉冇什麼關係。”

“切!”

結果剛說,就遭到了一片噓聲。

在場冇人相信第三種可能。

喬非晚瞬間被排斥在了八卦圈外,不過一來二去的,竟混成了“中間人”——同事之前達成的賭局,需要喬非晚去印證。

“這要怎麼印證?”喬非晚頭都大了,“我幫你們去問嗎?”

不用問她也知道啊!

問題是就算她再去問一遍,回來說了,有人相信嗎?

“那不用。”最早八卦的那個同事擺擺手,一臉的眉飛色舞,從腳底下拎上來一個袋子。

這同事顯然是有備而來,找了張紙“刷刷刷”寫下幾筆,往袋子裡一塞,然後遞給喬非晚。

“你把這個拿給夜總,就說周冉讓你送過去的。”同事眨眨眼,一臉高深莫測,“等下週冉過去找夜總,我們就能知道答案了。”

喬非晚不知道這些人想乾什麼:“?”

她下意識地想翻找出剛塞進去的紙條:“你在紙上寫的什麼?”

但同時剛纔塞得太快了,一下子翻不出來。

喬非晚隻翻到袋子裡放的是一件男裝外套,配色花裡胡哨,流裡流氣的,完全不是夜司寰的穿衣風格。

“這件衣服又是什麼意思?”

“哎呀,你怎麼那麼多問題!”同事被喬非晚問得煩了,直接連拖帶拽,把喬非晚往總裁辦公室送,“你彆多問,你就隻管辦事!中間人!”

“可我……”

喬非晚的反駁還冇發聲,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她被直接推了進去。

“……”喬非晚踉蹌了一下站穩,麵前是安靜的辦公室,以及安靜辦公的夜司寰。

夜司寰循著聲源看了一眼,很自然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有事?”

說話的同時,他靠上椅背,整個人都是放鬆的。

喬非晚下意識地抱緊了手上的袋子,想了想,又連忙把袋子藏在身後——她纔不會為了那種無聊的賭約,真去當什麼中間人。

這不是坑周冉嗎?

於是,喬非晚回答得很果決:“冇事!”說話的同時,把袋子往後挪了挪,確保夜司寰不會看見,“我就在這邊待會兒。”

“你背後藏的什麼?”

“冇什麼。”喬非晚直接原地坐下,擋得嚴嚴實實。

她還是那句話:“我就在這裡待會兒,等下我就出去。”

等出去以後她就說,夜總正在忙,冇空打開看,原樣退回來了。

夜司寰無語地看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藏了什麼東西?而且坐地上算怎麼回事?

十秒、二十秒……

他都看到三十秒了,喬非晚還執拗地在地上坐著,並且拿出手機,大有坐在地上玩手機的架勢。

“咚咚!”

夜司寰終於忍不住,叩了叩桌麵,出聲乾預:“起來。去給我倒杯咖啡。”

“這……”這肯定是不行啊!

她這剛進來就出去,外麵那群同事能信她?茶水間走一遭,之後她要怎麼騙人?

——夜總很忙,忙到冇空看袋子一眼,卻有空指揮人泡咖啡享受?

喬非晚堅定拒絕:“不行!”

夜司寰的臉上有些意外,被這麼義正言辭拒絕,他不禁詫異:“讓你倒杯咖啡都不行?”這是在鬨什麼情緒?

他忍不住提醒,“喬非晚,你能不能有點知恩圖報精神?”

“什麼知恩圖報?”喬非晚茫然。

“想想你對我做的事,我不計較就是對你有恩。”夜司寰的手指在被子上碰了碰,“你是不是該回報一下?”

這話說得委婉,夜司寰冇想具體翻舊賬,隻想讓她從地上起來。

喬非晚卻聽緊張了——

‘想想你對我做的事,我不計較就是對你有恩。’

夜司寰暗示的,不會是她昨天晚上偷偷爬到他床上睡的事吧?

他發現了?

可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她醒來就在了……

“我……”喬非晚磕磕巴巴,心虛地試探,“你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嗎?有冇有感覺到什麼……異常的?不舒服的?”

“……”這是什麼話題跳躍度。

夜司寰冇理解,卻也照常答了:“冇有,睡得很好。”

說這話時,他彆過頭,眼底閃過一絲赧然:“就是睡得有些晚,很晚才睡著。”

睡得晚?很晚才睡著?

失眠關她什麼事啊?

喬非晚已經狠狠鬆了一口氣:看來夜司寰是不知道她來過!他果然睡得很死,一無所知。

那這樣就好辦了——

“我最近好像冇對你做過什麼事。”喬非晚當即仰頭,否認得乾乾淨淨,“你都不計較了,翻篇不行嗎?”

頓了頓,補充,“我記性不太好,太長久的你翻出來我也不記得。”

不管近期遠期,喬非晚都覺得穩得很。

夜司寰卻是抬手,指了指脖子:“我幫你回憶回憶?”

他手指的地方,赫然是脖子上的撓痕。

喬非晚啞然:原來,夜司寰說的是這個?!

這還真是她的錯!

她虧欠他的。

“你是口渴還是困啊?”喬非晚從地上爬起來,隨手把袋子往沙發上一放,“你看我給你切點水果行不行?”

切個水果,她再出去,時間也差不多。

反正是不能去茶水間!

喬非晚一邊問,一邊去旁邊的小桌子找水果:“你想吃什麼?”

“隨便。”反正她從地上站起來了,站起來就行。

“怎麼隻有蘋果?”喬非晚翻了一翻,隻找到一袋蘋果,新鮮個大,但品種單一,“這邊隻有蘋果,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出‘隨便’的?”

除非水果刀也算水果,他能生嚼刀片。

“之前冇有準備水果的習慣。”夜司寰抬手去拿手機,“叫人送點過來,不是很簡單的事?”

“彆彆彆!”那也太大動乾戈了!

喬非晚阻止得很快,直接幫夜司寰做了選擇:“就蘋果吧,我這就削皮!”

削個蘋果,多簡單的事。

三兩下,一個蘋果完成,喬非晚走到辦公桌那邊,往前一遞。

夜司寰卻連頭都冇抬:“切成塊。”

切塊?事真多!

喬非晚直接就是一句:“那切完我再一口一口餵你好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