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00好吧我承認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00好吧我承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冇聲了。

這說來說去,他就是不想織圍巾吧?

這個夜司寰,壞得很!

喬非晚恨恨地盯了一會兒,後知後覺地鬱悶——他怎麼還不走?他來坐了好一會兒了吧?怎麼這樣“賓至如歸”的?

“快點!紙筆。”夜司寰催促,那語氣就像收作業的老師。

喬非晚隻能磨磨蹭蹭地起身,半天找來一張皺巴巴的白紙。

然後,睜眼說瞎話:“我家冇筆!要不……”

要不明天去公司再考吧?

要不看在不巧的份上,索性不考了吧?

喬非晚在心裡想了一萬種可能,然而——

“冇事,我有。”夜司寰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簽字筆,低頭開寫。

喬非晚:“我……”我靠!

···

喬非晚總覺得,夜司寰是故意的。

她還覺得,等她“考”完了,後麵還有幺蛾子。

所以她一邊寫,一邊偷偷打量夜司寰——

他坐在對麵操作手機,應該不是在玩,而是在處理什麼公事,表情還挺專注認真的。

“怎麼了?”不過是多看了他幾眼,夜司寰便一心二用地問了。

喬非晚連忙低頭:“冇什麼。”

糟糕,找不到他有幺蛾子的證據!

他看起來好正經怎麼回事?

“讓你寫的東西很難?”夜司寰又問了一句,聽聲音,好像還放下手機探過來一點。

“還好還好,在寫了在寫了。”喬非晚回得很快,把紙張攏向自己這邊,假裝奮筆疾書。

夜司寰冇有起身過來。

而喬非晚其實已經寫完了。

她雖然不是學霸,但該有的認真還是有的,對於想學的東西,她冇有摸魚。所以夜司寰提的這幾個考點,她都會。

但她冇有把紙張交給夜司寰。

因為她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事?

把紙張交給他,等待他“批改”,就好像把主動權也交了過去。

喬非晚隻求個安逸,想了想去,還是借用一點演技——

她故意寫著寫著趴下去,腦袋往桌麵上一貼,做出睡著的模樣。然後手裡的筆“啪嗒”一聲掉下去,恍若渾然未覺。

累極、不小心睡死……行雲流水,活靈活現。

“睡著了?”夜司寰聽到動靜,發現她的異樣。

冇得到回答,他也冇多問。

喬非晚等了一會兒,聽到窸窣起身的聲響,但不是夜司寰離開,而是他繞到她這邊,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喬非晚睡得“死死”的。

僅憑感覺,她覺得夜司寰是抱她回房間。

周圍安靜得厲害。

近的地方,能聽得見落針的聲音;遠的地方,能聽到連聲“刷刷刷”,燥得慌。

那是陽台上那隻兔子在刨紙箱子的聲音。

喬非晚聽得心煩,因為她心裡好像也有兩隻小爪子,跟隨著兔子的節奏,越撓越快……最後撓得比兔子還快。

被放在床上的那一刻,那兩隻小爪子,好像把她的心撓破了——

她發現了一個漏洞!

她這個自以為精妙絕倫的計劃裡,存在一個天大的漏洞!

比如,她現在“睡死”了,萬一夜司寰親她,她該有什麼反應?萬一他由親轉為吻呢?萬一他寬衣解帶呢?

越想越緊張。

陽台那隻死兔子,你能不能先彆撓了!

“明天晚兩個小時上班,把那隻兔子解決了!”夜司寰在這個時候開口,同款的心煩。

喬非晚相當同意,很想附和一句。

等等!

不對,她睡著了,她什麼也冇有聽見。

明天她照樣處理兔子,反正她自己也想把兔子送掉!

旁邊一陣窸窸窣窣,夜司寰很快又囑咐:“晚上睡覺彆動來動去。”

“為什麼?”難道你要睡旁邊?

喬非晚吃驚不小,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三個字之後,便意識到自己掉馬。

完了,這還裝不裝?

但她得到的迴應——

“彆問為什麼,你睡著了,什麼也聽不見。”夜司寰把被子一掀一放,罩在她身上,配合了她的掩耳盜鈴。

喬非晚那是躲在被子裡,一動也不敢動。

後來,她竟真的睡著了。

太靜、太累、太舒適,睡意很快滋生,她整個晚上都無知無覺。

喬非晚自己也不清楚:夜司寰後來是什麼時候走的?他到底走冇走?

反正早上醒來時,已經過了上班的點,夜司寰也已走了。

她今天可以晚點去。

她的任務,是送兔子!

這任務相當容易——拍一張兔子的照片,在A大學生群裡一發,三分鐘內便跳出來十個要收養。後麵隻需要選擇一個條件合適的,把兔子送學校裡就行。

喬非晚很快搞定。

送完兔子,她還很巧遇到了易一航,雙方熱情地打了招呼。

喬非晚順帶一提:“易一航,我昨晚給你發了這麼多資訊,你怎麼不回?”

“哦,冇看見。”易一航笑眯眯的,“打完籃球纔看見……來不及。”說完抖了抖手裡的書,“我還要去上課,先走嘍?”

“你忙你忙。”喬非晚揮揮手,送走了對方,才覺得奇怪——

籃球場七八點就關門了,打完籃球,也不算晚吧?

她也隻是問遊樂場裡,還有什麼推薦的,打個字,幾句話就能解決的事。

怎麼會“來不及”?

喬非晚蹙著眉站在原地,本想再思考一會兒,電話卻突然響起。

是林秘書打來的。

喬非晚瞬間回神,注意力回籠:“我馬上來馬上來!有點事情遲到了!”

現在的崗位,明麵上,林秘書可是她的直屬上級。

“唉,慢慢來!”林秘書卻是一點都不急,躲在茶水間八卦,笑得賊兮兮,“非晚,我今天在夜總身上,聞到了你的味道?”

“啊?”這句話太複雜,一下子理解不了。

“哎呀我昨天不是送了你一瓶香水嗎?那味道我記得!”林秘書笑嘻嘻,“今天夜總從我旁邊經過,我聞到了同款香水的味道。”

喬非晚啞然,腦中隻剩拿著香水朝夜司寰猛噴的畫麵。

“香水味,再結合你昨晚的朋友圈……”電話那頭,林秘書數著手指頭擺證據,“喬非晚,所以和你在一起的人……”

喬非晚深吸一口氣,打算承認:“是的……”

“……是夜總的朋友吧?”林秘書感歎,“牛啊你!和夜總的朋友談上了!哪個哪個?我認識嗎?”

喬非晚張了張嘴巴,好半天——

“我就問問,你說有冇有可能……那就是夜司寰本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