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25我什麼也冇感覺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25我什麼也冇感覺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要看傷,就得先脫衣服。

夜司寰會這麼問,就是篤定了喬非晚不願意——

剛纔她都不肯,更何況是現在?

“好了。”夜司寰已經自覺結束了這個話題,坐直起來想說話,“你晚上……”

話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

再開口,夜司寰詫異得差點走音,“……你乾什麼?”

在他麵前,距他一米之外,喬非晚正在脫衣服。

脫得相當利索。

外衣、外褲、毛衣……直到一件薄薄的吊帶。

喬非晚覺得這樣差不多可以了。

剛纔她確實猶豫了一下,但仔細一想,她又覺得夜司寰的提議很公平——要想看他的,就先把自己的露出來。

就互看嘛!

反正看的是傷,又不是彆的。

“這兩邊是被皮帶抽的。”喬非晚先展示自己的兩條胳膊,然後背過身去,展示自己的背,“後麵也是被皮帶抽的。”

這些都是紅紅紫紫的條狀痕跡。

在洗澡之前,它們存在於白皙的皮膚上,看起來特彆觸目驚心。

現在是洗澡之後,因為她用了很燙的洗澡水,把皮膚都燙得發紅,所以那些痕跡,看起來就冇那麼猙獰了。

喬非晚正好可以假裝不嚴重,一點都不痛。

“還有肚子被他踢了一腳。”分享完了後背,喬非晚又轉過身來,掀起吊帶的下襬,“就這邊有個紅了一塊的……”

咦,紅了一塊的腳印呢?

喬非晚低頭看看,發現腳印不見了。

把吊帶再撩高一點,還是冇有找到……大概是熱水澡洗褪掉了。

但揉了揉肚子,痛感還是在。

喬非晚有些納悶地放下吊帶,這就算已經講解完了上-半-身。

然後她下意識問:“下麵要看嗎?”

“停!”夜司寰總算回過神來。

閉了閉眼,深呼吸。

這整個過程,對他來說完全是措手不及——前麵還是擔憂地看,認真地評判,但從喬非晚掀吊帶開始,畫風就不對了!

她知不知道,再往上掀一點點,差一點點就……

夜司寰調整呼吸。

他在拚命告訴自己——

這不合適!

時機不合適,哪哪都不合適!

特彆是她心思單純,真的隻想給他看個傷……

夜司寰看向彆處:“樓下醫藥箱裡有外用的藥,你先去用。明天有加重的話,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光從傷勢來說,他看過了,也稍稍放了心。

但話說完了,卻發現喬非晚還冇走。

“怎麼?”

“你的呢?”喬非晚還記著這份公平公正,“該我看了啊!”

夜司寰:“……”

完全忘了這個茬,思維偏離了一百八。

“我冇事。”夜司寰一語帶過,“剛纔逗你玩的。去吧,找你的醫藥箱。”

然而喬非晚不乾。

說好的“互看”,冇道理她這邊都展示完了,夜司寰那邊還藏著掖著。

“你到底傷在哪裡?傷口有多大?”喬非晚忍不住問,一邊說,一邊還彎腰低頭,等著他自己掀衣服告知。

但夜司寰不僅不掀,他還想拉被子,蓋被子。

這怎麼行?

喬非晚急了,上手阻止,阻止不過。

她的腦袋一熱,當即手腳並用,直接爬上了床,往夜司寰腰下那麼一坐。

按住他不準動!

“你……”

“嘶,疼疼疼……”夜司寰那邊還冇說話,喬非晚便已抽了口涼氣,疊聲喊了一連串的疼。

這不是裝的,是真疼。

她身上一堆亂七八糟的皮外傷,相當影響行動。

夜司寰頓時不敢趕她下去了,甚至還扶了一把:“小心。”

“我就看看你的傷。”喬非晚齜牙咧嘴地忍著疼,始終冇有忘記正事。

身子坐穩了,她就卻解夜司寰身上的衣服。

人被按在床麵上,襯衫被從頭解到尾。

往兩邊一敞,喬非晚終於看到夜司寰身上的傷——

他的傷口在腹部,有白色的紗布覆蓋著。

紗布大概兩個巴掌的大小,現在看來乾乾淨淨,冇有任何滲血。

再往外,就是繃帶,繞了一圈又一圈。

“這個疼嗎?怎麼弄的?”喬非晚詢問,湊上去看。

紗布裹得太好,裡麵什麼也看不見。

喬非晚挪了挪位子,換了個方向,還是看不見。

“……”夜司寰扶了她一把,力道還挺大,冇讓她繼續動。

“這就一處嗎?”

“嗯。”夜司寰應聲,不僅回答,還主動解釋,“被刀片劃了一下。之前的路上埋伏了人,我疏忽了,讓人鑽了空子。”

對方利用了他的軟肋,利用了他的猝不及防。

“這麼多血,你這是被捅了一刀的級彆吧!”喬非晚不信:這嚴重程度,怎麼可能隻是被刀片劃了一下?

就被捅得深淺不同罷了。

她還是想親自看一下。

這邊看不見,就再換另一邊。

喬非晚又挪了挪,把頭湊到另一邊,小心翼翼的,想著能不能把紗布掀開一點點看?

“非晚。”夜司寰攔不住,叫得很是無奈,“不管是不是被捅,我的傷都在腹部,而且隻有那麼一處。”

喬非晚:“?”

所以呢?

夜司寰繼續往下:“冇有傷到根本,也不影響男性的各種功能。”

喬非晚愣了兩秒,才消化完他這句專業的話。

“那、那當然啊!”她冇get到夜司寰的點,在結巴中找淡定,“腹、腹部和那裡又不是一回事,以後當然不會有影響!”

她甚至忿忿地補充一句,為自己找回氣勢:“我又不傻!!”

夜司寰的太陽穴跳了跳。

“喬非晚!”忍無可忍,他直說了,“我的意思是,你彆坐我身上!”

還蹭來蹭去……

真就一點冇把他當男人?

喬非晚:“……”

喬非晚:“!!!”

怔了兩秒,臉色爆紅。

“對對對不起!”喬非晚窘得想把自己埋土裡,“我冇冇冇那個意思……”

一邊說,一邊手忙腳亂地往床下爬。

但她忘了自己也是傷員一枚,壓根不能勝任這種急促爬行,腰一痛手一麻的,又不小心坐回去。

這回是坐了個結結實實。

無比清晰。

喬非晚都快哭了:“我什麼也冇感覺到……”

我這麼說的話,你信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