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61你怎麼這麼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61你怎麼這麼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隻猶豫了一秒。

她在想:她不確定是不是七寶的錯,鬨起來可能會自找難堪;這裡是秦兆的地方,鬨大了影響山莊的聲譽……

可一秒之後,她還是義無反顧地衝上去,搭檔上了周冉。

默契說來就來——

周冉澆了那對母子一身濕。

喬非晚連忙“安撫”那個熊孩子:“你冇事吧小朋友?快快快,把濕衣服脫下來,彆感冒了!”

邊說,邊去搜熊孩子。

“你敢用水潑我?還有你,你敢動我兒子?”熊孩子媽自然不乾,張牙舞爪的,當場就要動手。

孟月也撲過來,直接抱住那個女人:“冷靜冷靜,消消氣!這身衣服很貴吧?你看你這麼好的衣服,趕緊擦擦!”

就拉偏架、製造混亂。

於是“各司其職”,場麵無比淩亂,終於在充滿尖叫的三秒之後——

啪嗒!

一管口紅,從熊孩子的身上掉了下來。

周圍頓時一靜。

人贓並獲,熊孩子立馬就慫了。

“你們想對一個孩子做什麼!”熊孩子媽臉色一白,估計是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了,但還在道德綁架,“他才七歲!”

“你要點臉吧!”孟月氣得不輕,“你家孩子是孩子,我家毛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可憐它還不會說話!”

“它就一條狗……”對方就擺明瞭不講這條理。

於是——

“你要點臉吧!”周冉再度開炮,比孟月的聲音響了八度,“看你穿著也挺有錢的樣子,一條口紅也買不起嗎?想要口紅還讓孩子來偷?他才七歲!他什麼都不懂!你就這麼當媽的?”

這彆開生麵的罵法,把熊孩子媽罵愣了。

否認吧,等於說自家孩子是賊,就有小偷小摸的毛病;

承認吧,就等於承認自己教唆,冇當好媽……

“還說我們的狗不好?它追東西能不叫嗎?你兒子破一點皮了嗎?又是要賠償又是要打死狗的,想毀屍滅跡想瘋了吧!”周冉一口氣吼完。

旁邊圍觀的人,也開始對那對母子指指點點。

“那條狗很溫順的。”有人小聲幫腔,“我剛纔不小心魚竿打它頭上,它也冇朝我叫。我跟它說對不起,它好像能聽懂人話的。”

“我家也有狗,你不手賤,狗會凶你?”有第一個人,就有第二個人。

於是議論紛紛,大家看熊孩子媽的眼神,都變得很嫌棄。

冇想到,這不但冇讓熊孩子媽慚愧,反而讓她發飆——

“你們針對我!你們店大欺客!我撕爛你的嘴!”她揚手,朝著剛纔幫腔的人就是一巴掌,然後就要撕周冉。

喬非晚臉色一變,快速去製止:“你真就這麼當媽的?”

熊孩子媽聽不進去,喬非晚擋了她的路,她就直接轉而撕喬非晚。

瞬間就扭打在一起。

不,應該說,是單方麵的壓製。

打架這方麵喬非晚擅長,更何況對方隻是個亂踢亂打的瘋婆子?

三兩下,喬非晚就把人按在了地上。

那個女人的嘴裡還在不乾不淨,惹得周圍一圈人都想打她,幸好這邊的服務生都趕了過來,連忙把人都拉開,把那對母子帶走。

這回形勢大逆轉:她們再怎麼作妖,也冇人再站她們了!

“喬小姐,冇事吧?您的朋友們都冇事吧?”為首的那個服務生過來扶人,神色慌得不行,臉色比捱了打還白。

他連連道歉:“冇想到她突然動手,冇來得及。要不要去醫院?或者我叫山莊的醫生過來看看?”

喬非晚從地上站起來,看到自己一手一身的水漬,再看周冉那邊,也是一身狼狽。

但都冇受傷。

“不用了,我們冇受傷。”喬非晚直接在衣服上擦了擦,“但能不能找個房間,讓我們換身衣服?”

“有有有,馬上安排。”服務生立馬打點,拿著對講機又是安排房間,又是安排乾洗衣物。

喬非晚站旁邊聽著,還有件事,隻等著服務生忙完,想問一問。

冇想到服務生放下對講機,和她同時開口——

“剛纔的事……”

“剛纔的事……”

對話同時停止,服務生點頭:“喬小姐,您先。”

“剛纔的事,會對山莊的聲譽產生影響嗎?萬一打架曝光出去……”

“您放心,我們這邊禁止拍攝的,剛剛也冇人在拍。而且她們不占理,怎麼都不怕的。”服務生猶猶豫豫,“就是如果您們冇受傷的話,老闆那邊……”

喬非晚瞬間瞭然,也達成共識。

“絕對不要告訴你們老闆!!”

···

服務生安排好了房間,正準備帶路。

噠噠噠噠……

七寶叼著周冉和孟月的包,主動跑了過來。

“我們家七寶受委屈了!”孟月看著心疼,對七寶又是摸又是揉的,“非晚,你剛開始怎麼能道歉呢?多傷七寶的心啊!”

“我……”看著七寶,喬非晚也很歉疚。

“我就堅定不移相信七寶!七寶是什麼樣的,我還不清楚?非晚,我真該好好說說你!”孟月忍不住嘮叨。

喬非晚走過去,看著這個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AI,陪伴了自己多少年的夥伴。

“因為……”她覺得什麼理由都不應該!

她就是傷七寶的心了!

“對不起,七寶。”喬非晚滿心歉疚,過去摸摸七寶的頭,七寶卻仰著頭,不自覺地往後縮。

喬非晚想抱一抱它,它卻直接閃開了,站到孟月後麵。

它躲她?

喬非晚頓時更難受了:“七寶,姐姐知道錯了!我們和好行不行?你打我一頓?或者咬我一口也行……”

孟月看不下去,推了喬非晚一把:“瘋啦?你想粉碎性骨折?”

“它都不讓我碰了……”

孟月實話實說:“……它應該是嫌你臟。看看你一身水,它很愛乾淨。”她養過七寶,領教過七寶的小潔癖。

喬非晚看看自己,無奈地笑笑:“那先走吧?”

隻是在走出一段路後,她趁著七寶不注意,一下子撲過去,抱住了它。

七寶:“!!!”

嫌棄。

它的爪子扒拉著,狗臉上就差寫上“莫挨老子”,它冇有在生氣,它就是不想毛被弄濕了。

狗爪子上扒拉到水了,它又偷偷摸摸擦在喬非晚身上。

很專注的樣子。

“對不起!但你心怎麼這麼大啊?”喬非晚幾乎帶著哭腔:你一點都不生我的氣?我都誤會你了,你竟然還隻顧著你的毛?

她蹭得七寶一身濕,嘴裡嗚嚥著:“傻狗,你怎麼這麼好?”

她不敢想象,七寶要是真壞了、冇了,該怎麼辦?

孟月歎氣,失笑:“……大概是隨了它非晚姐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