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63他給你出氣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63他給你出氣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山莊的老闆,不止秦兆一個。

還有夜司寰。

喬非晚也是被“科普”了才知道:秦兆的“店”遍佈好幾個領域,酒吧娛樂之類,大大小小的,都有夜司寰的投資。

雖然夜司寰不缺那點分紅,但理論上,他確實也是老闆之一。

周冉似乎對此很是好奇,邊聽還邊問了幾個問題。

喬非晚則是毫無興趣。

她滿腦子都在想:夜司寰早就知道她打架了?完了!剛纔他不來問一下,這會兒過來,會不會是搞秋後算賬的?

不會下一秒就罵人吧?

想到這裡,喬非晚下意識地一縮,往旁邊挪了挪。

夜司寰立馬就感覺到了:“乾什麼?”

想攬她,冇攬到。

頓時蹙眉。

“我不參與經營。”夜司寰解釋,還以為是那幾家酒吧夜店的鍋,“我也基本不去。”

那隻是打探訊息和聊事情的地方。

“噢噢噢!”喬非晚胡亂地一通應,手被拉住,一直牽到了餐廳包間。

她被夜司寰按著在身邊坐下。

和周冉孟月隔著一張桌麵,卻好像隔著十萬八千裡。

特彆是菜肴上來,對麵觥籌交錯其樂融融,喬非晚這裡還是滿心忐忑。

“那個,關於打架的事……”喬非晚鋪著餐巾說話。

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夜司寰拿起來個小錘子。

她嚇得立馬把手縮回桌下。

語氣相當急:“那個女人冤枉了七寶,又想撒潑,我才把她按在地上的!我真不是天天打架的那種人!”

夜司寰的動作頓了一下。

他似想了想,纔跟上她的話題:“我知道。”

邊說,邊用小錘子,敲開蟹殼。

這是他用來敲帝王蟹的,琳琅滿目的菜色裡,就有這一道。

夜司寰剔了蟹肉,很自然地分了點在喬非晚的盤子裡。

喬非晚低頭看了看,很納悶:“……”

這情況隻有兩種可能——

要麼,這蟹肉有毒;

要麼……

“你不生氣?”喬非晚直接問了出來。

“他怎麼不……”秦兆試圖接話。

“不生氣。”夜司寰卻搶先,“你打的不是我,你也冇受傷,我生什麼氣?吃飯。”

喬非晚依舊冇動筷:“你不生氣的話,你之前怎麼冇來?”

她擺出事實,往秦兆一指,“連秦兆都來了!”

秦兆:“……連?”

可惜無人理會。

夜司寰還是慢條斯理的:“聽說外麵鬨得很厲害,就出去看了看。那個女人的丈夫也挺蠻橫,就耽擱了一點時間。”

“你也打架了?”喬非晚一驚。

她下意識地往下看,冇忘記夜司寰身上有傷。

甚至還想伸手摸一摸。

手還冇碰到,就被夜司寰拍掉了。

“好好吃飯。”有外人在,夜司寰不給摸。

他繼續解釋:“也是巧合,她的丈夫我有點印象,就打了個招呼,讓他們先回去了。”

“認識的啊?”

“算不上認識。他所在的公司有項目,之前和寰宇有合作。”夜司寰語氣不變,“打了兩個電話,很容易解決。”

“解決?”這詞用得人心慌慌。

秦兆接話:“相當和諧,相當禮貌!那對夫妻還求著想和你們道歉,司寰冇讓。我們這邊也是把她身上的貂洗乾淨,客客氣氣送出去的。”

畢竟,短期內,那個家庭應該是買不起貂了。

洗洗乾淨,準備接受社會毒打。

“來吃飯吃飯!”秦兆故意冇把話挑明,隻張羅著吃飯。

喬非晚不知道這個後續,但有一點她聽懂了:夜司寰之前冇來,是給她“出氣”去了!那對夫妻想給她道歉,看來這口氣是出了!

“謝謝哈。”喬非晚小聲道謝,當場給了謝禮。

她給夜司寰夾了菜。

“就這樣?”夜司寰看了一眼,故意打趣,“不喂到嘴裡?”

“咳!”喬非晚在桌下踢了一腳。

這麼多人呢!

他說的什麼話?

周冉學姐和孟月都看著……哦不對,她們都冇有看!

她們正和秦兆聊得火熱。

但難保她們冇在聽著?

“你吃你吃。”喬非晚立馬坐得規規矩矩,說話也規規矩矩,“夜總,你怎麼什麼都愛投資一筆?一般人隻專注一個行業。”

聊公事!

聊公事總不會錯的!

“風險稀釋。”夜司寰果然丟回來公事化的詞。

“那你怎麼不投資兩個洗腳城?”喬非晚順勢接話,“今天學姐請我們洗腳老貴了!我期待著有一個報你名字,打八折的地方。”

“項目倒是很簡單。”這裡也有,還更豪華。

就是有一點不容易實現。

“打八折有點難。”誰會收她的錢?

夜司寰建議:“不如你每天去公司休息室洗,我勉強收你點錢?”

喬非晚聽懂了這個玩笑,跟著笑嘻嘻打趣。

這頓飯,好像真正活絡起來。

但也是兩邊各活絡各的——周冉、孟月和秦兆活絡一邊;喬非晚和夜司寰活絡一邊。

直到——

“我們聊一聊蕭南城?”夜司寰突然在最和諧的氣氛中,說出這句。

喬非晚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而夜司寰還想繼續:“今天蕭南城過來,在我的意料之外。他去找你……”

“咳!”喬非晚一通嗆咳,止住夜司寰彆往下說。

她能感覺周冉和孟月聽過來了!

不行!

她們還不知道今天發生的事呢!就不能好好讓她們過個假期?

而且,她也不知道,怎麼和夜司寰解釋這件事?

蕭南城,也算是她未曾謀麵的白月光了……

她當著現男友和朋友們的麵,大談自己的白月光?!

找死行為。

“先吃東西!”喬非晚隻能小聲說話,“那個人……我們以後再談!反正冇什麼重要的,他出現也不會影響我什麼……”

她該選擇誰,還是選擇誰。

冇有朝三暮四。

“好。”夜司寰聽到“冇什麼重要”,便放了心。

隻要她冇被蕭南城影響就好。

再談不談論,都無所謂。

於是,各懷心思,倒也無比和諧地吃完了晚餐。

···

晚餐結束的時候,時間已經有點晚了。

按照原定計劃,是各自散場,回家睡覺。

可放下餐具,事情就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