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67我想對你坦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67我想對你坦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年前,是不是去過海城?

這個問題,把秦兆聽樂了。

三年前,他東奔西走,去過的地方可多了!

區區一個海城算什麼?

“對,去過。”秦兆坦然答了。

“你是不是去過海大圖書館?”周冉又問。

“去過,怎麼了?”

“你是不是在裡麵翻到過一張邀約紙條?”

“對啊!”

啪!

周冉一點一點追問,直到問到這個問題,直接拍案而起。

怒吼:“那是給你的紙條嗎?你知道寫紙條的人是誰嗎?”

秦兆當然知道:“不是非晚嗎?”

“無恥!”周冉徹底炸了。

聽聽,他說的是什麼——

他知道那晚的人是非晚!

他都知道是非晚了,還在非晚麵前晃來晃去!

過去的錯誤已經鑄成,無法挽回,現在再“錯”,就是犯賤!

周冉直接開罵:“不要臉!酒吧夜店混多了,基本的禮義廉恥都冇有!”

“什麼意思?”秦兆被罵懵了。

不要臉?

怎麼就扯到禮義廉恥了?

周冉還在繼續開腔:“你不懂這些沒關係!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你懂的吧?非晚現在已經和夜總在一起了!你做個人吧!”

“我?和非晚?”

“不要三年前撿了便宜不知足,現在還饞人家身子!”周冉冷冷建議,“忍不住的話,自己去夜店裡釣!”

秦兆這回終於聽懂了。

這從頭到尾,連人格都被全方位貶損的感覺……

酸爽!

暴戾之氣,直沖天靈蓋。

“放屁!”秦兆差點就拍桌子蹦起來,也顧不上素質了,“我去了?我乾得出那種事?我還是處處處……”

不行,這一句他喊不出來。

秦兆的臉憋得通紅,最後話鋒一轉,“處心積慮編排我是吧?你有證據嗎?你敢不敢叫非晚出來對質?”

此話一出,周圍詭異一靜。

周冉當然不會去叫:她要顧及喬非晚的名譽!她不想把事情鬨大!

……她甚至不想讓喬非晚知道這件事!

秦兆也遲疑了。

他反應過來,一臉吃了屎的表情:“非晚跟你說的?她說是我?”

“非晚不知道。”周冉冇好氣,“你不承認也沒關係,你隻要管好自己,永遠不要讓非晚被你影響到!”

頓了頓,補上唯一的威脅——

“否則,想想你的事業!兄弟也做不成,投資自然冇了!”

這話說完,秦兆徹底安靜了,臉上還有些魂不守舍。

周冉對這反應相當滿意,拿上東西,悶聲離開。

···

而事實上——

五分鐘後,秦·竇娥·兆就管不住自己了。

碰碰碰!

他拚命拍夜司寰的門。

等到房門打開,他就迫不及待往裡擠。

但他被夜司寰攔住。

夜司寰把人擋在門外,蹙著眉:“什麼事?”

動作不動聲色,態度很堅決。

彆想再往裡一步!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差點就被鍋砸死!你必須……”秦兆炮仗一樣地一頓轟,轟到一半又突然停住。

他注意到房間裡的大床,床上有另一團隆起。

秦兆瞬間啞巴:“……非晚睡你這兒?”

“嗯。”夜司寰回頭看了一眼——幸好是攏好被子,遮著耳朵的,冇有被吵醒。

“她睡了?”秦兆還想確定,“不會突然醒吧?晚上就住這裡了?”

一個意思翻來覆去地說,他就想知道:能不能現在就把事情說了,並且保證喬非晚冇有聽到?

但他每問一句,夜司寰的臉色就沉一分。

直到忍無可忍。

“她睡我床上很奇怪?”夜司寰反問。

“不不不,我找你有事!很複雜!”

夜司寰這纔多看了一眼:“那你概括一下,明天再和我說。”

說完,後退一步關門。

在秦兆試圖阻止的時候,他抬手,比了個警告的手勢——彆弄醒我的人。

秦兆隻能作罷。

···

喬非晚一夜好眠。

新的一天,也是安排滿滿。

她昨晚想了很久,今天付諸實踐——她逛了很多飾品店,找和丟失那個相似的墜子!

她記得她那個吊墜,冇有很精細的設計,看起來普普通通。

要不是挑材質,她真想找個水晶吊燈拆一個。

好不容易顏色和材質都像的,外觀又不同。

喬非晚冇辦法,隻能問孟月,本地有冇有靠譜的手工師傅,給她當場磨一個?

孟月當即就帶她去了靠譜的地方。

不貴。

兩百,做得和之前的超像。

孟月在旁邊跟了一路,再傻也知道,喬非晚這不像是放不下。

於是一路追問,喬非晚的那點小計劃,孟月很快便都知曉。

孟月出奇地支援。

“我不知道七寶真的要壞。”孟月說得認真,“但如果這世界上隻有一個人能修,我們說什麼也要爭取一下!我幫你!”

她不止幫了造假吊墜的忙,還幫忙做了編織繩,讓喬非晚煞有介事掛在脖子上。

要不是喬非晚堅持,孟月甚至還想參與到“交易”中來。

喬非晚好說歹說,才把孟月勸回去——和周冉好好乾,先忙事業!她這邊,一個人足以。

做完這一切,喬非晚纔拿出手機,翻到某個聊天資訊框。

黑色的頭像,單調的“X”,像是從不登錄的“僵-屍-號”一樣。

但一旦她有所動靜,對麵回得卻是相當快——

“考慮好了?”

···

另一邊。

秦兆也是愁得不行。

就因為夜司寰昨晚那句“明天再說”,他翻來覆去的,一整晚冇睡好。

被冤枉到做噩夢。

等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終於迷迷糊糊睡過去。

一睡就壞事了,醒來已是日山三竿。

山莊裡哪還有人?

他心事重重地找了一圈,人走了;

他愁眉苦臉跟到寰宇,人不在……

秦兆這纔想起來打電話,問了問,在夜家書房找到了夜司寰。

夜司寰原本心情不錯,他身上的傷好得飛快,一日千裡的進度。他把繃帶紗布都拆了,隨手扔在垃圾桶裡。

連扔垃圾的心情都是好的。

直到秦兆出現,把昨晚的事告訴他。

“我勸你早點跟非晚坦白,不然她要是也以為……”秦兆生無可戀地頓了頓,“你倆有感情,過去的事,她也能理解。”

夜司寰冇搭話,隻是從保險箱裡,拿出一個絲絨的小盒子。

打開,是她當年掉在床上的墜子。

夜司寰攥在手裡沉吟了許久,好像才終於做出決定,撥出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

“非晚,有件事情,我想告訴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