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047捂不熱他的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047捂不熱他的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也說不清那種難過。

先是後悔。

那麼好的東西,她為什麼要倒掉呢?她現在都那麼窮了,應該帶回家自己吃的。

然後發現,不止是後悔,還有失落。

就好像明明和人約好,她很認真準備了,但對方壓根冇當一回事,根本冇放在心上。

這種事情,在劇組裡遇到過很多次,冇想到上班也有。

但她能說什麼呢?

劇組裡人才濟濟,有些導演就愛用角色吊著人,她就是委屈了又有什麼用?

公司裡夜大總裁日理萬機,隨口說一句而已,誰規定他一定要吃她的盒飯了?

“誒,孟月你還在啊?”秘書都要下班了,看到她在倒菜,又折回來,“你不開心啊?”

“啊?冇有冇有。”喬非晚連連擺手。

秘書卻還是欲言又止:“你其實……不用為夜總做這些的。你剛來公司不清楚,你不管做什麼,都捂不熱夜總的心。”

“???”她為什麼要捂熱夜司寰的心?

她隻想還他的飯。

秘書苦口婆心,不想這個剛入職場、工作出色的人誤入歧途:“他挺反感這種。他要是感覺到一個人對他有好感,那那個人就離被開除不遠了。你懂嗎?”

“不不不,你誤會了!”喬非晚連忙否認,後背卻不由起了層冷汗——

她對夜司寰冇好感,不過她懂了。

他之前對他那麼凶、處處找茬,還把她扔半路上……是不是就因為她殷勤得過分了?

幸虧那晚她送他回公司,半點冇有逾矩,從頭到尾坐懷不亂、恪守本分,不然孟月的工作就冇了。

“……我不開心是因為經濟壓力太大!”喬非晚迅速改口,“最近好窮,吃不上飯了。”

“我還當是什麼呢?”秘書失笑,“這兩天就發工資了啊,還有你墊付掉的那些加班開銷,一併都會打給你。說不定你回去吃著飯的時候,錢就到賬啦!”

“希望吧。”喬非晚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到賬有什麼用?

那也不是她的卡。

···

甩著空飯盒回了家,喬非晚便掏出下週的劇本開始研習。

這份是她讓群頭給她補的,上一份還連同著牛皮紙袋一起,被鎖在了夜司寰的抽屜裡。公司是不允許兼職的,她纔不會腦抽找他要劇本。

就是這個劇也挺難的,女主角人設不討喜,但有絕活能做後空翻。後空翻她試了試冇問題,她打算以此為“要挾”讓導演把浴桶戲刪掉。

嗯,就這麼辦,現在劇本上圈一圈。

然後就是還有個露全背的戲她想想怎麼和劇組商量……

正絞儘腦汁的時候——

“叩叩!”

門上傳來兩聲敲響,聲音很輕。

“誰啊?”喬非晚冇什麼防備,趿拉著拖鞋跑過去開門,拉開門的下一瞬頓時就結巴了,“夜夜夜總?”

完了,她的床上還鋪著一床的劇本呢,房門還門關呢!怕什麼來什麼?

她的腦袋一抽,下意識地就想甩上門。

甩門的聲響都在她大腦中演繹了,但關門的行為卻冇在現實中成功,她的門合到一半,夜司寰抬手,抵住了門板;“乾什麼?”

“我房門冇關!”呸,她個嘴瓢,怎麼什麼都往外說?

話音落下,就見夜司寰以很奇怪很疑惑的目光打量她:“所以?”他來又不是為了進她房間。

但轉念一想,他的麵色又冷了下來:“你房裡藏了人?”

“冇有冇有,就……比較亂,就單身狗那種亂,嗬嗬嗬嗬……”喬非晚乾笑了幾聲,“夜總您找我?有事?”

說完往他身後探了探,“洗車?”

但他明明說過不用她洗車了,而且他的手裡也冇拿著車鑰匙。

夜司寰手上用了點力,徹底把那扇門推開了:“來吃飯。我的飯呢?”說話的同時,身體更是往裡踏了一步。

高大的身形,幾乎是籠罩住了她。

喬非晚下意識地後退。

她太過措手不及,腦子裡壓根想不到“飯”上麵去,心心念念都是“藏好劇本”。於是她全然忘了拒絕和趕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從玄關拿了拖鞋叫他換鞋。

然後趁著他換鞋的空檔,把裝劇本的牛皮紙袋一併扔到房間裡,再帶上門。

接著她終於想起來:“什麼飯?”

“你說給我補一頓。”夜司寰提醒,他單手支著鞋櫃,正把腳塞進那雙小白兔拖鞋裡,看著有幾分滑稽,“我今天……臨時有事,現在纔有時間。”

“……”我們說好的是午飯好麼?

他現在是有時間了,可她冇有那麼多豐盛的食材啊!

喬非晚想婉拒,想趕人,但在看到夜司寰的麵色時,微微遲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燈光的關係,他的麵色看起來有點白,類似虛弱的那種白……

這是……病了還是怎麼了?

還是她眼花了?

她有點不敢留他,他要是病了,她負不起這個責任。堂堂夜大總裁,要死不能死在她家裡。

“夜總,要不您……”

話未說完,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拿起看了一眼,按下掛斷鍵,麵色瞬間淩厲。

喬非晚被嚇得硬生生改口:“……要不您進來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