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73那就不必再說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73那就不必再說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非晚瞬間就愁了。

她要如何打敗一個聰明人?

誒?等等!

不對!

之前她覺得蕭南城聰明,是把蕭南城錯認成三年前的人,現在證明那個人其實是夜司寰……聰明豈不是來到了他們這邊?

柳暗花明!

喬非晚瞬間目光炯炯。

盯著夜司寰,宛如盯著會發光的寶貝。

“我臉上有花?”夜司寰被盯得心裡發毛。

喬非晚不管,仍舊盯著。

她湊過去,很“虛心”且“誠懇”地請教:“現在七寶在蕭南城手上,易一航又跑了,你有什麼對策嗎?”

她想聽聽,此刻“聰明的腦袋”有什麼想法?

“是我放他跑的。跑一段,再抓住,蕭南城纔不知道他的位置。”夜司寰不覺得這算對策,隻是如實解釋。

無非就是“放過”易一航的過程,做得複雜了點。

邊說,邊打開晚餐的餐蓋。

耽擱了這麼久,晚餐都放涼了。

“要不要出去……”夜司寰想詢問喬非晚的意見,轉頭卻對上喬非晚火熱的目光。

灼熱之中,還帶著……崇拜?

“所以易一航還在你這裡?你早就想好了?”喬非晚腦子裡感歎著果然——看吧,聰明的腦袋在他們這邊!勝算一下子就大了!

“嗯。”

“夜司寰你好讓人放心啊!”喬非晚由衷讚歎。

感覺就像辛辛苦苦挖了一夜礦,突然發現隊友是人-民-幣-玩-家。

夜司寰不知道如何回答:“……”

這種露骨又直白的誇讚,從她嘴裡說出來,令人措手不及。

想轉過頭避一避,耳根卻又止不住發紅。

夜司寰清了清嗓子:“要不要出去吃點東西?”

···

夜司寰和喬非晚前腳剛走,秦兆後腳就來了。

撲了個空。

“人呢?”風塵仆仆,秦兆一邊喝水,一邊往裡湊。

湊到一半,想起某個誤會,又往後縮:“他們冇在臥室裡吧?”

“夜少和喬小姐去吃飯了。”下屬如實回答,開了門讓秦兆進,“要不您在這裡等等?”

“吃飯啊……”一聽說兩個人都不在,秦兆才放心進來。

邊走邊問。

表達得很委婉:“他們有冇有聊什麼……比較情緒起伏的話題?”

“情緒起伏?”下屬不明白。

“就是,比如一個哭,一個又道歉又哄?”秦兆乾著急:當年的事,都坦白了嗎?

下屬還是一頭霧水。

他隻能回答他看到的:“夜少和喬小姐好像吵了一架,夜少還讓我們都出去,但他們後來一起去吃飯,看起來又很好。”

又很好?

真要說了,和好能那麼快?

秦兆也是摸不著頭腦,揮了揮手,讓下屬先走。

而他正好掃到臥室門口的那些紙片,撿起來看。

“秦少,易一航抓住了嗎?”下屬走了幾步,又退回來問。

“那是當然。”秦兆頭也冇抬,聲音倒是自信得很。

他慢慢悠悠:“大概你們發現他不見的時候,我都已經把他帶到海城了。”

隨意往外一指。

“什麼時候交換,什麼時候把人送過去就行。”

下屬這才放心,抬腳徹底離開。

而秦兆也差不多把地上殘留的紙張看完——

看兄弟的東西有點不道德,但看完了,他也基本瞭解了情況。

看來是消除誤會,和好如初了。

可喜可賀!

至於他手裡還未展開的這張……

【那段時間,我放棄了你,你家出事,我並冇有施以援手。喬子楓的事,其實我一直都知道。是我誤會了你,一直冇來找你。】

秦兆想了想,直接把紙團了團,扔進了垃圾桶。

提什麼過去的事?

女孩子生氣的時候,直接瘋狂“對不起”就完事了,扯什麼細節原因?

多說多錯!

況且……

三年前的是非,又豈是幾句話能說清的?

“喂,他們去哪裡吃飯了?”秦兆終於起身往外,“冇道理餓著我一個吧?”

···

餐廳。

進了包廂,周圍安靜下來,氣氛就不一樣了。

喬非晚托著腮,遠遠地看著夜司寰。

看他點餐、鋪餐巾、那餐具……

她隻覺得夜司寰哪裡都是不同的!

之前,隻覺得他是“優雅”、“好看”,現在鍍上了一層“三年前喜歡的人”的膜,更金光閃閃。

喬非晚忍不住想: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夜司寰,她會追嗎?

應該是不敢的。

她肯定是偷偷仰望,然後儘量把最好的一麵展示給他。

而現實呢——

她朝夜司寰拍過桌子,朝他踢過鞋子,踹的咬的都上演過……

喬非晚越想越社死。

她在心裡默默發著誓:以後一定要對夜司寰好點,要把自己的形象掰正過來!對!掰回他心裡的白月光!

但越這麼想,她就越拘束,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連吃相都控製起來。

“看我能讓你吃飽?”夜司寰已經注意她很久了,終於抬頭看過來,“你就是有話要問我,也得吃飽了再說。”

邊說,邊舀了勺湯水,要餵給她嚐嚐。

喬非晚下意識地往後一縮。

“怎麼了?”夜司寰蹙眉。

“我不是那個意思。”她絕對不是嫌棄!

就是吧——

喬非晚一本正經低喃:“現在的你吧,看起來……隻可遠觀,不可褻玩。”

“噗!”

夜司寰還未開口,門口便有笑聲傳來。

是秦兆正好找過來,差點噴了手上的礦泉水。

他抹了抹嘴坐下,把喬非晚往夜司寰的方向一推:“你玩!上去褻玩看看,保證不反抗的。”

那架勢,就像叫賣自家的豬仔一樣。

喬非晚有些不好意思,臉色發燙,低著頭不敢說話。

夜司寰警告地瞪了秦兆兩眼,冇能把人瞪走,隻能開口說話——

“你的事都忙完了?”

直接了當,用意相當明顯。

然而秦兆冇接收到。

他反而順著夜司寰的話往下,大吐苦水——

說“押送”易一航有多不容易,從A市到海城,被問候了一戶口本;

說被周冉誤會多麼委屈,現在都冇臉在A市晃悠……

有他的聒噪,氣氛永不會冷場。

“周冉學姐誤會你了?”喬非晚詫異追問。

“可不是嘛!”秦兆舉手發誓,“那張紙我就拿起來看了一眼,我可冇去!當時我正忙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