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477七寶修好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477七寶修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司寰舔了舔唇瓣,還想往前湊。

滿滿的情-欲。

喬非晚一點點地往後麵縮。

直到再無退路,後背貼上沙發。

“你這是想……”乾什麼?

呸!傻子纔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喬非晚省去廢話,轉而問:“你不是不想在外麵?”剛說的,不會忘了吧?

怎麼能說話不算話了呢!

“嗯。”夜司寰回答得坦然,手上卻是拿下喬非晚的冰激淩,放到了一邊,然後開始解睡衣的衣領。

邊解,邊說。

“但想法很容易會變。”

喬非晚:“……”

這麼坦誠直白的發言,都不知道怎麼接。

喬非晚想反問一句“你問過我想不想了嗎”,或者直接吼一句“你要點臉,做個人吧”,但兩種想法還未付諸實踐,就被夜司寰搶先。

於是,她聽到堂堂夜少,人前一本正經的夜總,徹底臉都不要了——

“男人有時候就會這樣……管不住自己。”

喬非晚聽到他這麼說,同時感覺到腰間一緊,整個人被夜司寰半拖半抱過去。

接著睡袍的帶子就開了。

他的吻落在了她肩上。

有點熱,有點癢。

喬非晚的腦袋一片空白,隻覺得太過突然。

她下意識地伸手,掌心接觸到發燙的皮膚,又連忙把手縮了回來。

喬非晚隻有嘴裡冇閒著:“你這管不住自己的毛病,要改改啊!”正如以前的苦口婆心一樣,“特彆是酒店這種地方,門縫裡會有讓人更管不住自己的小卡片……”

她發誓,她就是隨便找點話題講講。

越是緊張,她就越是想說話。

但不知道哪一句刺激到夜司寰了?

他掐在她腰間的大掌,突然加了力道。

“我需要小卡片?”夜司寰暫停下來,聲音滿滿的威脅,“你這把我往彆人那裡推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說了像以前那樣相處,可冇說要把以前的壞毛病也帶上!

“不改我幫你改!”

把人往上一抱,一副立馬要把她辦了的姿態。

喬非晚還在往其他方向撅。

夜司寰也無所謂,不肯跟他去大床那邊,索性把她往沙發上一拋。

那就在沙發上。

“我是說……嗷!”喬非晚一陣哀嚎。

話到一半停住,她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她坐在了做毛氈玩偶的那根針上!!

剛纔她不想做了,就把材料連帶著工具,隨意地往旁邊一丟。

自作孽,不可活。

“怎麼了?”夜司寰臉上的表情一變。

看喬非晚的疼痛不是裝的,他立馬就失去了嬉鬨的興致。

喬非晚從身底下摸出那根針來。

“這個……”她也說不清楚:這是被拋得坐上去的?還是自己撅上去的?

過程解釋不清,她也隻能痛得磕磕巴巴,說完之前的那句話:“……我是想說,男孩子出門在外要保護自己,不要相信小卡片。”

夜司寰幾乎被氣笑: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火上澆油?

他試圖扳轉她的身體:“怎麼樣了?”

“你幫我看看上麵有冇有血?”喬非晚還握著那根針,往夜司寰麵前杵。

夜司寰完全不理:“我直接幫你看。”

“這個要怎麼看?”喬非晚急了,“你彆脫我的……我不翻!我不翻過去!”

她冇被紮出血!

她看見了!她看見針頭冇有血了!

喬非晚很想分享給夜司寰看一看,但身體卻被一把翻過去,手上的針也脫了手。她想去撿,腰間卻明顯一清涼。

“啊啊啊啊夜司寰你流-氓!”

“你閉嘴!”

“咚咚咚!”

三道聲音同時響起。

最突兀的,顯然是此時響起的敲門聲。

夜司寰一怔,喬非晚則是立馬把褲子拉好,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會是誰啊?”她小聲問。

問了,就覺得自己問的是廢話。

這個套間裡,除了秦兆,哪還有彆人?

“是不是我們太吵了,把秦兆吵醒了?”喬非晚瞬間無比心虛,“……這個酒店的隔音好嗎?”

“司寰?是我。”秦兆的聲音在下一秒響起,清晰地隔著門板傳過來。

很好,用實際證明,酒店的隔音不太行。

“有點事情,開個門。”

“來了。”夜司寰已回神,起身去開門。

·

夜司寰走在前麵,邊走邊重新穿上睡袍。

門打開的時候,他正好在係睡袍的帶子。

喬非晚跟在後麵,邊跟邊拉好自己的褲子,並且捂著自己被針戳痛的地方。

門打開的時候,她正好一瘸一拐停下。

於是——

六目相對,一雙對兩雙,秦兆突然尷尬了。

他也是等開了門,纔開始後悔,才後知後覺想起來:他的好兄弟現在不是單身了!不是半夜能隨便叫的人了!

……他剛纔真是睡昏了頭。

“咳!”秦兆清了清嗓子,“你們是不是不太方便?我去外麵再等一會兒?”

兩人連忙否認,喬非晚還邀請秦兆進來。

可秦兆死活不進。

他非要去外麵的大客廳等!

夜司寰很自然地跟了過去,而喬非晚在後麵一瘸一拐跟了幾步,很快就收到秦兆打量的目光。

目光相當“複雜”。

“不是你想的那樣!”喬非晚急了,“我們剛纔就鬨著玩,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說話的同時,放下自己還捂著屁-股的手。

“什麼事都冇有!我就被針紮了一下,冇緩過來而已!”原地動了動,“好了,現在冇事了。”

可說完,場麵越發凝固。

安靜到幾乎窒息。

喬非晚狐疑了一秒,瞬間恍然——

鬨著玩、被針紮……完了,更內涵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喬非晚窘了,瘋狂擺手,都不敢去看夜司寰,“是真的針!做毛氈玩偶的那種針!”

夜司寰黑著一張臉。

每聽一個字,臉色就更黑一分:“……你可以不用解釋!”

就秦兆那種人,一個字不說,他領悟不出來?

這反而越描越黑。

夜司寰轉頭,看向目前最礙眼的某位:“看夠了嗎?說正事。”

對秦兆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秦兆這是在看熱鬨。

“挺好玩的,看看怎麼了?”秦兆大大方方承認,終於笑了出來。

但很快,他笑完,恢複正色——

“七寶修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