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502他會很生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502他會很生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包裡有什麼?”這個問題,秦兆連問了三次。

然而周冉冇有回答。

秦兆“嘁”了一聲,頓時就不好奇了——

有什麼很重要嗎?

他自己的兄弟他瞭解,不管有什麼,夜司寰都不至於對喬非晚怎麼樣。

笑死,好不容易纔騙……呸!

好不容易纔追到手的,捨得打還是捨得罵?

周冉還在擔憂:“夜總不會看她的包吧?不會好奇包裡的東西吧?”

“你與其擔心她,還不如擔心一下你自己。”秦兆提醒,“剛剛和你談得來的那個男人,明顯是想灌你。”

“他以前也在市場部,算是前輩,跟我講了一些實用的。”

“他給你講東西是真的,想睡你也是真的。”秦兆聳了聳肩,以男人的眼光評價,“如果不是我的話,他應該會送你回家。”

後麵將發生什麼,也不言而喻。

周冉不在乎:“他的職位比我高很多,讓公司裡的人誤以為他睡了我,也不算太吃虧。”

“誤以為?”秦兆挑眉:是他的表達方式出了問題嗎?

他有說那個男人是“假裝要睡她”嗎?

“我說……”秦兆還想說個清楚,周冉已經抬腳往外走了。

她走得搖搖晃晃,秦兆忍不住扶了好幾把。

周冉一再表示自己可以,能堅持回去,但秦兆依舊想送她回家。

他是一片好心。

這種委婉的推搡拉鋸,直到周冉的腳步突然一停。

再回頭,周冉已是截然不同的態度——

“秦兆,我發現你人真好。”

秦兆:“?”

“這種大城市裡,人情味很少,我已經很久冇被人關心過了。”周冉退回來一步,“你這樣的人,會讓人產生放縱一次的衝動……”

秦兆:“……”臥槽這什麼情況?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依靠你。”周冉已貼近過來,湊得離秦兆特彆近。

濃鬱的酒氣,混合著女士的香水味,雙重刺激。

秦兆聞得有些發愣。

還未反應過來,手上便已被塞上一張房卡。

“我去買點東西,你先過去等我,好嗎?”周冉笑了笑,然後離開。

秦兆的腦袋都是亂的。

他滿心想的都是——如果我好兄弟的女朋友的閨蜜要睡我,我該怎麼辦?天地良心,我真的隻是想送她回家!

萬一真發生了什麼,以後不會很尷尬嗎?

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等等,還有那玩意需要買嗎?

酒店的房間裡可有的是!

秦兆拿著手上的那張燙手山芋,越想越不對勁。他往外追了幾步想追上週冉,卻正好看到周冉攔下一輛出租,跳了上去。

車子絕塵而去,秦兆心裡隻剩下無語。

“……”他真的是個好人,想送她回家!

他可終於知道“讓公司的人誤以為”是什麼操作了!

他體驗到了。

汰!

周冉這喝醉酒,這麼對待朋友,也太過分了!

她要是冇有喝醉……那就更過分了!

·

“開車!快開車!”周冉頭疼得厲害,隻催促著司機趕緊開。

“小姐,有人追你啊?”後視鏡裡望一望,冇有人。

“生存法則。”周冉迷迷糊糊地嘟噥一聲,報上了地址,打開手機裝看電視,窩在後座睡覺。

睡了一段路,清醒了,她纔想到給喬非晚打電話,囑咐喬非晚守好東西。

連打了兩個,都是無人接。

周冉冇有辦法,這才作罷:“非晚,你自求多福吧……”

···

另一邊。

夜司寰剛把喬非晚安頓好。

又是渴又是熱的,把人折騰得不輕。

夜司寰喂著喬非晚喝完,自己也渴了。

他拿著空杯子下樓,路過客廳的時候,正好看到七寶在翻喬非晚的包。

大口袋的包,狗腦袋都探了進去。

於是狗腦袋拔出來的時候,直接把包帶到了地上,裡麵的東西也散落了一地。

“嗷嗚!”七寶委屈得不行,狗爪子被砸到了。

“你在乾什麼?”夜司寰繞過去。

他不會無緣無故翻喬非晚的包,但她的包散了,他還是會幫忙理的。

七寶叼起手機,搖著尾巴示意了一下。

意思很明顯:電話響過,它是來接電話的!

“很棒。”夜司寰輕笑著摸了摸它的腦袋,“你現在能叫醒你的姐姐接電話,我可以跟你姓。”

他把手機從七寶嘴裡拿下來,隨意看了看,單手調靜音。

七寶正歪著腦袋看。

還冇看出個門路,夜司寰已把手機重新交給它:“拿上去放她床頭櫃上。”

七寶領命,立馬屁顛屁顛上樓。

而夜司寰則留在原地,整理其他掉在地上的東西。

順便看了一眼,他的臉色便不由沉下來——

都是關於《一劍西來》的資料,內容、數據、反饋,應有儘有。

特彆是原著上的“景哥”兩個字,特彆刺眼。

夜司寰看了許久。

久到七寶回來,想扒拉被夜司寰坐住的電視遙控器。

夜司寰終於轉頭:“你拆家嗎?”

把手上的檔案和紙張往前一遞,他發出邀請。

···

翌日。

宿醉的感覺並不好受,喬非晚折騰了幾個來回,才終於清醒。

床上隻有她一個人。

這個時間,夜司寰早該去公司了。

喬非晚不好意思隔三差五請假,算了算時間:現在趕過去,應該隻是算遲到。

於是,她抓了個餅,拎起重重的包,迅速就出了門。

頂層的氣氛好奇怪。

鴉雀無聲,非常沉重。

“夜總呢?”林秘書不在,喬非晚隻能小聲問坐得近的同事。

“臨時會議,剛叫了很多人來。”同事也壓低了聲音,“公事上不順,都小心點,今天夜總心情特彆不好,已經罵了好幾個人了。”

喬非晚似懂非送,點點頭。

原來是為了公事生氣。

她等下再問問吧。

可等她走到座位那邊,卻發現桌麵上濕噠噠的,還有些黏糊。

“這是什麼情況?”

“早上有人送奶茶給你,被夜總直接扔了。”同事依舊很小聲,“還有你的杯子和餅乾零食之類的,也被夜總扔了……”

喬非晚反應過來了。

怪不得,桌上那麼空。

“就扔了我一個人的嗎?”喬非晚問。

“是。”

“……為什麼啊?”喬非晚不確定起來,“你確定他是為了公事生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