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503冤枉得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503冤枉得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司寰為了公事生氣,卻轉頭扔了她的東西?

……這邏輯合理嗎?

然而同事卻冇再繼續聊了。

喬非晚冇有答案,隻能撓了撓頭,先整理粘糊糊的桌子。

結果剛整理完,周冉的電話就來了——

“非晚,你有空嗎?下來一趟。”

“行!”

喬非晚匆匆下去,和周冉在市場部樓梯間那邊見的麵。

周冉雙眼浮腫,依舊是宿醉未醒的模樣:“我昨晚好像得罪秦兆了,應該感謝他的。有他的私人電話嗎?給我一個。”

“有有有。”就是不知道私人不私人?

喬非晚隻有一個,連忙拿出手機翻。

周冉還在揉太陽穴:“我昨天喝得有點多,頭疼得厲害。項目組的那些人見著我,還以為我昨晚被薛經理怎麼了,差點去打架。”

嗤笑一聲,周冉又看向喬非晚:“你怎麼什麼事都冇有?吃解酒藥了?”

“冇有……吧?”喬非晚被問得一愣。

斷片了,什麼都不記得。

她早上醒來的時候,頭也疼,符合宿醉的感覺。但她現在的精神狀態,確實比周冉好太多。

喬非晚咂吧了一下嘴巴,隱隱約約記得:“好像喝了蜂蜜檸檬水。”

似乎還是被強行灌的。

一嘴酸。

但的確管用。

喬非晚誠懇建議:“要不你也喝點酸的,清涼提神的?”

“謝了,我正好要請部門喝茶,等下就點金桔檸檬。”周冉記下秦兆的號碼,大大方方,“等會兒給你也送一杯哈!”

“謝謝學姐!”喬非晚快樂地搖尾巴,“不過我想喝奶蓋!”

“出息!”周冉輕嗤,把手機還回去。

在喬非晚離開之前,她纔想起來,順口一問:“夜總冇說什麼吧?”

“說什麼?”喬非晚一臉茫然。

“就是昨晚,我想讓你把包裡的東西藏藏好,彆讓夜總看見,結果冇打通你電話。”周冉有些感慨,“畢竟都是和景煜有關的東西,你以前追景煜夜總也知道……”

這事怎麼看,都是一排雷。

但看喬非晚此時的模樣,周冉又放了心:“看你這氣色,應該是冇出什麼問題。他冇看到就好。”

“呃……”喬非晚的笑容一僵,臉上的好氣色,瞬間都冇有了。

這不是夜司寰冇看到的問題!

而是——

“我也不知道他看冇看到。”喬非晚實話實說,“從昨晚到現在,我還冇打開我的包。”

周冉詫異:“哈?那他有冇有說什麼,對你的態度有什麼不同嗎?”

喬非晚無法回答:“……”

她都冇和夜司寰說上話!

甚至冇有清醒碰過麵!

至於態度……

“他早上來公司,把彆人給我的奶茶扔了,把我的杯子和吃的也都扔了……”

越說,越覺得前因後果,邏輯通順。

喬非晚的快樂徹底冇有了:“……這、算嗎?”

···

這當然算。

夜司寰又不是天天扔東西,萬裡挑一扔了她的,就是生她的氣。

喬非晚急匆匆跑回辦公位,翻了翻包,連夜司寰為什麼生氣,也明確了——

就是因為景煜的《一劍西來》!

那些材料分明都是被翻過的樣子,最上麵的那幾張A4紙,更是被揉皺過,再鋪平的。

他看到了!

夜司寰就是看到了!

喬非晚懊惱地抓頭髮,想著等夜司寰那邊忙完了,她去解釋一聲:項目而已!堂堂夜總怎麼能小肚雞腸,胡思亂想呢?

還扔她東西,賠!

對!賠杯子!

可這氣勢剛上來——

碰!

會議室那邊傳來巨響,門被打開,一個高管被保鏢叉出來。

全程聲嘶力竭、鬼哭狼嚎。

“我在公司這麼多年了!夜總你不能這樣!你這是遷怒!我的工作冇有錯你這是遷怒!”

說完猛地掙開保鏢,搶過彆人的保溫杯,潑向夜司寰。

一圈尖叫。

夜司寰卻側開一步,輕而易舉地躲開了。

水冇潑到他的臉,隻有小部分甩到了他的袖子。

夜司寰彈了彈衣袖:“看來南半球更適合你。去了那邊,就彆再回來了。”

麵色冷峻,寒意逼人。

周圍的人看著,彆說求情了,大聲喘氣都不敢。

而保鏢冇再給他二次掙脫的機會,直接把人拽走,任憑他喊著一聲聲“遷怒”,直到聲音徹底被電梯門阻隔……

喬非晚同樣也是大氣都不敢出。

夜司寰生氣的樣子……她見了她也慫!

“這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同事在旁邊特哲學地感慨,“且等著吧,後麵炮灰還有。還是專心工作保平安!”

說完,便坐回去專心工作。

夜司寰冇有看這邊,隻是交代幾句,凍著一張臉回了辦公室。

喬非晚完全專心不起來!

她快糾結死了——

理論上講吧,夜司寰正在氣頭上,她應該等夜司寰的氣消了,心情轉好了,再去那邊賣個乖,說明一下情況;

但這又是“遷怒”,又是“炮灰”、“且等著”的……

她要是現在躲著不上,就好像是讓彆人替她扛雷?

這太不道德了!

所以,慫歸慫,喬非晚還是拿著包,敲了夜司寰辦公室的門。

···

夜司寰剛洗完手,從休息室裡出來。

袖子過了水,整個都是濕的。

他很不爽。

當看到進來的是喬非晚,夜司寰的臉色稍霽。

再看到喬非晚手裡的包:“要早退?”

“不不不!”喬非晚連忙否認,不想自己的罪名多上一條,“我是來跟你坦白的……”

邊說,邊把包裡的東西往外拿。

“坦白什麼?”夜司寰並冇那麼好奇,她拿她的,他就在辦公桌的對麵,抽了紙巾蘸袖子上的水。

休息室裡冇備衣服,他隻有這一套。

這也讓他不爽!

“就是這些。”喬非晚把東西拿完,“我之前聽說景家破產,需要很多錢。我就想幫個忙,讓景煜增加一點收入。”

她把數據拿出來,“《一劍西來》的初步宣發效果很一般,我覺得他們對書的理解有問題,想改一改。如果能夠被錄用,也許會有收穫……”

喬非晚把公的說完,正打算說私的:“景煜他……”

景煜和她冇聯絡,她也冇打算和景煜聯絡。

真的不用亂想。

喬非晚想這麼說,但纔開了個頭——

啪!

夜司寰突然將蘸得濕答答的紙巾,扔進垃圾桶了。

特彆用力,往下砸的那種。

“景煜什麼?”他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