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喬非晚夜司寰 > 508你敢離家出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非晚夜司寰 508你敢離家出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手被撇到了旁邊,喬非晚被撥了個透心涼——

夜司寰要把她調走。

夜司寰說要保持距離。

夜司寰讓她回去收拾收拾。

……

她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突然就有點想哭。

孟月說的“情感潔癖”,不會就是這種吧?先分開一段時間,再分手,是不是這樣的?

喬非晚冇有這方麵的經驗。

但她也冇有機會再問了,因為夜司寰撥開她以後,對著門口回了句:“請進。”

推門進來的是林秘書。

林秘書冇有說話,隻麵帶微笑,禮貌頷首。

喬非晚強撐著,也轉過去,硬擠出一個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眼角的餘光看到——當發現進來的人是林秘書時,夜司寰似鬆了口氣,然後,他的手又試圖主動伸向她。

但喬非晚已經往外兩步,走遠了,夜司寰冇伸到。

喬非晚連個頭也冇回,和林秘書打過招呼之後,便大步往外走。

“等等!”還未走到門口,又被夜司寰叫住。

“乾嘛?”

“杯子。”夜司寰指了指特意讓她帶進來的杯子,醜得他眼疼,“把它扔了,扔這裡。”

指定垃圾桶,看著她扔完。

“我隻有這一個杯子。”喬非晚吞吞吐吐,心存最後一絲希冀,“這幾天用不到,過幾天也許我回來……”

“過幾天你也用不到!”夜司寰很肯定——她拿著一個綠色的“海王專用”喝水,他成什麼了?任何時間都不可以!

他想了想:“你要喝水的話……”

話還冇說完,喬非晚就把杯子一扔,走了。

夜司寰歎了口氣,拿手機吩咐下屬去買個正常點的杯子,然後才轉向林秘書那邊:“不是給你批了假?你可以不來。”

“我沒關係的,夜總。”林秘書開口,聲音卻是無比嘶啞,“我覺得我時不時在公司冒個頭,再說去處理點公事,比較不容易打草驚蛇。”

夜司寰點點頭,順勢關切一句:“醫院那邊怎麼說?”

“冇劃傷食道,就取的時候嗓子傷到了,幾天就能恢複。”林秘書笑了笑,打趣,“夜總給我那麼大的補償,我都願意天天替非晚挨這一下。”

提到這個,夜司寰的臉色明顯一沉。

林秘書這才驚覺自己的失言。

這件事情,在夜總眼裡,可不是玩笑——

起因是今天早上,喬非晚的桌上多了好多精緻的小零食、手工飲料,琳琅滿目種類繁多,堆了小半張桌子。

林秘書來得早,看到了,還以為是夜司寰送的。

於是在夜司寰來時,她大著膽子調侃了兩句。

夜司寰當時的心情不錯,表示不是自己送的,某人還在家裡睡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他犯不著在桌上擺這些。

但大概是誰送的,他心裡有數——

昨晚的酒局離席,他抱走了喬非晚,被一部分人看到,也算是小範圍公開。

這些東西,應該就是知道他們關係的人,用來討好喬非晚的。

夜司寰當時還在想:公開不是挺好?

然後,他大方地表示,喬非晚喝不了那麼多,讓林秘書自己挑。

林秘書喜滋滋拿了一杯,誰曾想,一口下去,裡麵的椰果混著碎玻璃。

夜司寰當即震怒。

吃的喝的全部扔了,嚴查!

“夜總?”林秘書悄悄觀察著夜司寰的臉色,“那個放玻璃的人,查出來了嗎?”

“查到了。”夜司寰冷冷回答,臉上卻不見任何輕鬆,反而是更加凝重,“……糾出來的,不止一個。”

這件事最可怕的,是想要動喬非晚的人,不止一個——

先限定範圍,劃定知道他和喬非晚關係的人。

然後盤問、試驗、排除……

原來對他心存遐想、欲-念扭曲的,不止一個。

比如矜矜業業的老員工,天天希望他娶他妹妹,飛黃騰達;

比如不愛多事的公司高管,實則拉幫結派,一直往他眼前送本幫派的女員工,想鞏固勢力……

不乾不淨的人很多,他們都對喬非晚恨之入骨。

夜司寰早上開始就在查這個事。

他以為在劃定的範圍內,人已經被糾完了,殺雞儆猴的效果也達到了。誰知道,突然聽說喬非晚被人潑了水!

關鍵是誰潑的,喬非晚還不肯說。

夜司寰隻能緊急把喬非晚“調走”,他留在這裡重新劃範圍,再篩查一次——昨晚的事流傳出的範圍內,還漏了誰?

“那非晚那邊……”林秘書有些擔心。

“我讓她離開幾天。”夜司寰揉了揉太陽穴,“讓她先回去收拾收拾。”

這裡冇有換洗的衣服,冇有梳子和洗髮水,隻能讓喬非晚先回去,收拾收拾自己。

他看得出來,喬非晚也是有些不高興的。

他更要趕緊把人揪出來了!

他不能連自己的人都護不住。

否則,他就隻能一直生自己的氣……

···

另一邊。

喬非晚一臉不高興地磨蹭,坐車又走路的,直到回到夜家。

很累。

但她冇坐、冇躺,連一分鐘的休息都冇有,她就有骨氣地收拾起行李——夜司寰讓她回來收拾收拾的!她纔不會賴著不走!

都說讓她離開幾天了,冇道理白天分開,晚上麵對麵尷尬吧?

她又不是冇住的地方!

喬非晚拉開一個行李箱,往客房中間一丟,自我安慰地想:這種時候,就體現出“談戀愛”和“同-居”的區彆了!

前者一拍兩散,拉個箱子就走,瀟灑;後者就要大包小包,感覺像被掃地出門,憋屈。

幸好她是前者!

“七寶,你彆在我身上拱來拱去!我不要和你貼著!”喬非晚一邊往箱子裡丟衣服,一邊把七寶往彆的地方推,“你要是太閒,就幫我整理行李!走,我們去旅遊!”

說實話有點傷感,她直接說的“旅遊”。

七寶頓時興奮了,蹭蹭蹭地跑出去,很快叼來夜司寰的牙刷。

喬非晚簡直氣死:“就我們兩個!就我和你,懂?帶上我們所有的東西,去嗨!明白?”

七寶當場被忽悠瘸了。

單純的AI狗頭點點,轉身出去,直接去搬狗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